素履之往 (2)

  • 第141页
    弱而愚者,不知谁看得起他、谁看不起他。弱而智者,最在乎谁看得起他,谁看不起他。强而愚者,以为无论是谁,都看得起他。强而智者,看得起他、看不起他,一样,他对别人也没有看得起看不起可言。
  • 第81页
    区区人情历练,亦三种境界耳,秦卿一唱,尽在其中:初艾-新晴细履平沙。及壮-乱分春色到人家。垂暮-暗随流水到天涯。

和我们的女儿谈话 (1)

  • 第2页
    她的理想就是尽快念完这四年大学,然后回北京找一个小学教英语,然后每天混,写剧本或者小说。 刚开始读就戳中人心,这就是为什么我这么爱他。

胡吃乱想 (1)

  • 第184页
    不爽的是,青花椒的品相和滋味受到嚴格的地域限制,正如我在開篇的時候所寫,除去川、渝、黔、滇、陝及其周邊部份地帶,全國大部份地區出產的青花椒都不在川菜的味覺帝國之內。在北京,我只在餐館吃到過兩次加有青花...

傾城之戀 (1)

  • 第40页
    薇龍上樓的時候,底下正入席吃飯,無線電裏樂聲悠揚。薇龍那間房,屋小如舟,被那音波推動著,那盞半舊紅紗壁燈似乎搖搖晃晃,人在屋裏,飄飄蕩蕩,心曠神怡。薇龍拉開了珍珠羅簾幕,倚著窗臺望出去,外面是窄窄的洋...

今生今世 (1)

  • 第155页
    我与爱玲只是这样,亦已人世有似山不厌高,海不厌深,高山大海几乎不可以是儿女私情。我们两人都少曾想要结婚。但英娣竟与我离异,我们才亦结婚了。是年我三十八岁,她二十三岁。我为顾到日后时局变动不致连累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