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过  · · ·  ( 135本 )

  • 尘土
  • Orange Is the New Black
  • 望春风
  • Dying to Meet You
  • 东京物语
  • The Arrival
  • 背叛
  • 雪隐鹭鸶
  • 世界语在中国一百年
  • 北去来辞

想读  · · ·  ( 30本 )

  • 源泉
  • 基地
  • 命运的内核
  • 流吧!我的眼泪
  • 少有人走的路
  • 健介的王国
  • 到黑夜想你没办法
  • 夜半撞车
  • 剩下的都属于你
  • 华北的农村

蓬茅下的书评  · · ·  ( 1篇 )

望春风
蓬茅下   评论: 望春风

手边有全书和收录了本书上半部的《收获》杂志。 《收获》上第一句诗是刘禹锡的“唯兔葵、燕麦,动摇于春风耳”,在全书扉页上已经被换成《诗经·小雅》中的“我瞻四方,蹙蹙靡所骋"。兔葵一句出现在书里最后一章.........

蓬茅下的笔记  · · ·  ( 1篇 )

西西弗神话 (1)

  • 第51页
    乍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东西反对荒谬的精神。思想的这种表面谦虚仅限于描述它拒绝解释的东西,这种唯意志流派致使大量丰富经验奇怪地聚集在一起,世界就在漫长的经验聚集过程中获得新生,这就是荒谬的推理步骤,...

最近阅读  · · ·

  • 2019年6月4日
  • 想读 源泉
  • 2019年3月27日
  • 想读 基地
  • 2018年12月27日
  • 想读 命运的内核
  • 2018年12月26日
  • 想读 流吧!我的眼泪
  • 2017年6月26日
  • 想读 少有人走的路
  • 2017年3月18日
  • 想读 健介的王国
  • 2016年12月1日
  • 读过 尘土
  • 2016年10月10日
  • 读过 Orange Is the New Black
  • 2016年8月20日
  • 写了望春风的评论 断的章与取的义
    手边有全书和收录了本书上半部的《收获》杂志。 《收获》上第一句诗是刘禹锡的“唯兔葵、燕麦,动摇于春风耳”,在全书扉页上已经被换成《诗经·小雅》中的“我瞻四方...
  • 2016年7月8日
  • 读过 Dying to Meet You
  • 2016年7月3日
  • 读过 东京物语
    太宰治简历的自杀部分看到笑出声……sorry; but you made it! 我苦难的朋友。
  • 2016年6月13日
  • 读过 The Arrival
  • 2016年5月1日
  • 想读 到黑夜想你没办法
  • 2015年12月25日
  • 读过 背叛
  • 2015年12月10日
  • 读过 雪隐鹭鸶
    看得一下亲切,一下疏远。 格非受的文学影响阶段性很明显。年轻的时候偏好西方文学,年长后更钟爱中国传统文学。这是个人喜好,只是这个趋势太想的到,对我的那什么来说。 书里有的文章其实并不高明,我不是说不好,只是太像普通读后感,描述上也未能确切表达作者的欣赏或对人物真正的判断,例如《途中风景》一篇,评六十八回玳安找路的段落:“完全可以与前后《赤壁赋》相提并论。其质朴与邈远……”,可看出斟酌过用词,从意上来讲,也没有错误,可是还不能说做到了好评论带来的身临其境(他自己倒是写“有身临其境之感”,萌);而且枝节处能省则省,虽然源处确实都交代清楚,读者可以自己去查,但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如果能细细阐述,文章会更有意思的枝节内容。可能作者也太忙。
  • 2015年10月5日
  • 读过 世界语在中国一百年
  • 2015年9月2日
  • 读过 北去来辞
  • 2015年8月6日
  • 读过 黑羊
    翻译水平太堵心了
  • 2015年3月12日
  • 读过 知性改进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