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通纳 (2)

  • 第334页
    他感觉已经从一次漫长的睡眠中苏醒过来。整个人焕然一新。这是晚春或者初夏—从各种东西的样子看,更可能是初夏。后院的那棵大榆树的叶子染上了绚丽和光泽,投下的影子有种他熟悉的深深的冰凉感。空气里有一种厚...
  • 第29页
    你是什么样的人?一个单纯的土地的孩子,像你对自己假装的那样?噢,不是。你也在弱者之列——你是个梦想家,一个更疯狂世界的疯子,我们中西部本土的堂吉诃德,但没有自己的桑乔,在蓝天下欢跳。你足够聪明—只...

胚胎奇谭 (1)

  • 第8页 胚胎奇谭
    许多人为享受温泉而出门远游,没想到就连胎儿也喜欢泡澡。为防它沉入水里溺死,我以指尖托着它的身体。“喂!”只要我一声呼唤,它便蜷曲起来勾住我的手指。我轻轻挠它的痒,它则觉得好玩似的,啪嚓啪嚓扑打着水面。

黑羊 (1)

八百万零一种死法 (1)

  • 第38页 潘多拉的盒子
    在我认识的人之中,最古井不波也最少欲望的人可能是小说家钟阿城,但阿城曾告诉我,他每回去纽约,“他妈的一待就半年,走不了”。原因是阿城喜欢博物馆、喜欢艺术品和画,看不完——纽约连阿城这样的人都叫得来...

日本味道 (2)

  • 第1页
  • 第12页 高傲顽固 寂寞晚年
    任何食材都有其他食材不可替代的原味。因为那都是天地创造的自然的力量使然的。如果说料理就是有效活用食材的原味,那么只有把能利用的部分全都利用,才值得称之为料理,制作者才有被称作料理人的资格。这就是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