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星海盜船長对《历代大师》的笔记(1)

水星海盜船長
水星海盜船長 (像一棵樹栽在溪水旁ൠ)

在读 历代大师

历代大师
  • 书名: 历代大师
  • 作者: [奥] 托马斯·伯恩哈德
  • 副标题: 伯恩哈德作品选
  • 页数: 353
  • 出版社: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 出版年: 2006-11
  • 第1页
    大吐槽家伯恩哈德论海德格尔.
    (原文未分段)
    ……他说,施蒂夫特确实让我一再想起海德格尔,这位可笑的、国家社会主义的、穿灯笼裤的小市民。如果说施蒂夫特将高雅的文学变成煽情工具,那么海德格尔,黑森林山区哲学家海德格尔,则把哲学当成了廉价煽情的工具,海德格尔和施蒂夫特各按自己的方式将哲学和文学当成了廉价煽情的工具。海德格尔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那一代人以及战后那一代人追随的对象,为了研究探讨他,他们写了大量的思想狭隘、令人生厌的博士论文,在他还在世时,我就总是看到他在黑森林山区家里的长椅上坐着,旁边是他的妻子,过分热衷于织毛活的她,用她亲自从海德格尔绵羊身上剪下来的羊毛不停地为丈夫织冬天穿的长腰袜。我所能看到的海德格尔,总是坐在他在黑森林家中的长椅上,在他妻子的身旁,妻子在与海德格尔共同生活中完全控制了他,所有他穿的袜子都是妻子给织的,所有他戴的毛线帽子都是妻子给钩的,她给丈夫烤面包,织他用的床上用品,甚至于给丈夫亲手做家里穿的拖鞋。海德格尔是一个矫情的人,雷格尔说,跟施蒂夫特一样,但远比施蒂夫特更可笑。海德格尔总是很滑稽,具有和施蒂夫特一样的小市民习性,同样可怕的狂妄,海德格尔是阿尔卑斯山前的弱智者,我想,与德国的大杂烩哲学一拍即合。他们从未对任何一个哲学家像对海德格尔那样,几十年如饥似渴地吃他喝他,用他来填满那德国的语言文学家和哲学家的肚子。雷格尔说,海德格尔的相貌一般,没有一张显示睿智的面孔,地地道道一个没有思想的人,不懂得什么是幻想,没有敏锐的感受力,是纯粹的德国哲学的反刍动物,一头不断怀孕的哲学母牛,被放牧在德国的哲学里,然后几十年里在黑森林排泄出一摊一摊具有诱惑性的俏货。海德格尔是所谓的哲学上的骗婚者,雷格尔说,能够成功地使整个一代的德国的人文学者晕头转向找不到北。海德格尔是德国哲学史上一段令人反感的插曲,雷格尔昨天说,所有的德国科学界人士都曾参与或正在参与这段插曲。今天人们仍然没有看清海德格尔的真面目,虽然他消瘦了,但人们仍在挤海德格尔奶。在坐落于托特瑙贝格的木屋前,穿着鼓鼓囊囊灯笼裤的海德格尔对我来说剩下的只是一张披露真相的照片了,戴着黑森林山区便帽的思想市侩,脑子里沸腾的总是德意志的愚钝,雷格尔说。到了我们上了年纪时,我们已经跟随追求了许多可怕的时尚,所有的这些艺术、哲学时尚,以及日用品时尚。一个风行全德国的哲学时尚到最后留下的只有一些可笑的照片和更加可笑的文字,海德格尔就是这样一个很好的例证。海德格尔是哲学市场的叫卖者,带进市场的是盗窃的赃物,他的一切都是二手货,他过去是、现在仍然是后思想家的典范,的确缺少独立思考所需要的一切。海德格尔的方法是肆无忌惮地把别人的伟大思想变成自己的渺小思想,的确如此。海德格尔把伟大的一切变得如此渺小,以至于它很适合德国国情,您懂吗,雷格尔说,适合德国国情。海德格尔是德国哲学的小市民,让德国哲学戴上了他那俗不可耐的睡帽,海德格尔在任何场合总是戴着俗不可耐的黑色睡帽。海德格尔是德国人的拖鞋和睡帽哲学家。雷格尔昨天说,我不知道,每逢我想到施蒂夫特总是也想到海德格尔,反之亦然。雷格尔说,海德格尔和施蒂夫特一样,历来主要为循规蹈矩的妇女所喜爱,今天也是如此,就不是偶然的了,如同那些装腔作势的修女和护士把施蒂夫特当饭吃,他们也吃海德格尔。在今天海德格尔仍然是德国女性世界最喜欢的哲学家。他是女性哲学家,是直接从学者锅里倒出来的,特别适合于德国哲学口味的午餐桌上的哲学家。如果您参与小市民的,或者所谓有贵族气派的小市民聚会,经常是把海德格尔给您端上来作为餐前小吃的小吃,您还没有脱掉大衣,就给您上了一块海德格尔,还没等您坐下,家庭主妇就会用银盘给您端来海德格尔和雪利酒。海德格尔就是烹饪得很好的德国哲学,可以随时随地供您品尝,雷格尔说,在每个家庭里都是如此。他说,他不知道,今天还有那个哲学家像海德格尔这样退化。对哲学家来说,十年前还是大思想家的海德格尔现在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现在只还在那些假知识分子的家庭和假知识分子聚会上兴妖作怪,给他们那完全自然的虚伪再加上一个人造的。像施蒂夫特一样,海德格尔对德国平庸的人是乏味的,但却是容易消化的阅读甜点。像施蒂夫特与文学没多大关系一样,海德格尔与精神不大沾边,请您相信我,涉及哲学与文学,这两位都谈不上有多少价值,但相比之下我比较更看中施蒂夫特。海德格尔总是让我讨厌,不仅仅是他头上的睡帽、在托特瑙贝格家里自己烧的炉子上用自己纺的布制作的冬天穿的内裤,不仅仅是他那自己雕刻的黑森林手杖,还有那自己雕刻的黑森林哲学,这个悲剧人物的一切我总是感到厌恶,只要想起来就让我极其反感,尤其在读他的书时,雷格尔说。给我的感觉他始终是一个江湖术士,只顾利用周围的一切,在他那托特瑙贝格的长椅上晒着太阳。每逢我想到即使那些极聪颖的人也上了海德格尔的当,连我那位最好的女朋友也写了关于海德格尔的博士论文,而且是那么严肃认真地去写,直到今天我仍然感到很不舒坦。雷格尔说,“没有什么是没有理由的”,这种说法最可笑。德国人有装腔作势的癖好,是他们明显的特征之一,奥地利人在这方面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雷格尔说,我看过海德格尔的一位既有才华的摄影师给他拍的一些照片,回头我将它们给您看看,通过这些照片我们看到,总是像个退役的肥胖校官的海德格尔起了床,然后又躺下,他睡下了,然后又醒来,穿上内裤和长袜,喝一口果子酒,从他那木板房里走出来,眺望着地平线,雕刻着他的手杖,戴上睡帽,摘下睡帽,将它用双手拿住,岔开双腿,抬起头,低下头,把右手放到他妻子的左手里,妻子把她的左手放到他的右手里,海德格尔在房前走,在房后走,朝他的房子走,又离开房子往外走,他阅读着,吃着,用勺儿舀着汤喝,切下一块(自己烤制的)面包,打开一本(自己写的)书,把一本(自己写的)书合上,弯腰,又伸展开来等等。雷格尔说,真让人恶心。瓦格纳追随者们已经让人无法忍受了,更不要说海德格尔的崇拜者了。雷格尔说,不可以把海德格尔与瓦格纳相提并论。后者确实是一位天才,是天才这个概念的最好注解,而海德格尔只不过是哲学上的一个小小的晚辈而已。很清楚,海德格尔是这个世纪里娇生惯养的哲学家,同时也是其最平常的一位。到海德格尔那里朝圣的主要是那些把哲学同烹饪术混淆起来的人,他们认为哲学是油炸、火烤和水煮的东西,完全符合德国的口味。海德格尔住在托特瑙贝格他的家中,像一头母猪,卧在黑森林的基座上让人奉若神明。哪怕是著名的、令人敬畏的德国北部的报刊出版人也毕恭毕敬地张着嘴,跪在他的长椅前,仿佛期待着在夕阳西下时从坐在长椅上的海德格尔那里得到精神圣饼。所有这些人都到托特瑙贝格朝拜海德格尔,雷格尔说,他们一路走进哲学的黑森林,登上神圣的海德格尔山,跪倒在他们的偶像前。像他们这般愚钝的人无法知道他们的偶像是一个精神上不中用的人。雷格尔说,他们甚至对此一无所知。海德格尔这个插曲对于德国人的哲学家崇拜是很有启迪作用的一例。雷格尔说,他们总是依靠错了对象,依靠那些同他们相类似的愚钝、不可靠的人。
    [录入:artaud@douban]
    托马斯·伯恩哈德《历代大师》
    (页码乱填的)
    原文地址:http://www.douban.com/note/58618382/
    2011-06-16 04:39:06 1人喜欢 1回应

水星海盜船長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147条 )

和孩子们聊音乐
2
赋形者
3
隔壁女子
10
人性的善与恶
1
旅之绘本(全六册)
1
蓝树
1
爱花的牛
1
根娃娃的故事
1
咪咪噜外滩迷失记
1
草莓
1
诗情画意
2
南周特稿
1
诗经
3
浅草小子
5
寻找精神家园
5
河上一周
1
醒来的森林
1
麦唛·宁静声音
1
蜗牛食堂
4
知日·森女
4
中国童话发展史
1
森林报-春
11
八点钟的诺亚方舟
1
杨柳风
5
How to Understand a Painting
1
宋美龄
1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
1
儿童心理创伤治疗
2
经典常谈
1
Where Cats Sleep
1
貝雷的新衣
1
Pelle's New Suit
1
Canticle of the Sun The Spirit of Francis of Assisi
1
宏观比较文学讲演录
2
妙贼尼克Ⅰ
1
剑桥插图史前艺术史
4
小刺猬的麻烦
1
在自己的树下
3
惶然录
2
惶然录
2
世界民间故事选-第一卷
1
落洼物语
3
我辈猫人
1
小王子
1
在森林里
1
遠在天邊
1
人生別氣餒
2
轮回
1
人有病,天知否
1
All the Ways I Love You
1
Why is the sky blue?
1
不会写字的狮子
1
孩子的宇宙
1
一只狮子在巴黎
1
人行道的尽头
1
公主的月亮
1
亲爱的三毛
1
活了100万次的猫
1
好繪本如何好
1
二十世纪冰岛诗选
1
图画书的讲读艺术
1
Dear Genius
1
星期天山就长高了
1
阁楼上的光
1
卢利尤伯伯
1
佐贺的超级阿嬷
1
罗丹艺术论
4
奥菲利娅的影子剧院
1
以撒辛格童话
1
小一步.对不起!
1
Did My Mother Do That?
2
最好的礼物
1
两列小火车
1
月光男孩
1
Alice's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
2
童书非童书
3
童书是童书
2
麦兜·尿水遥遥
1
图书馆老鼠
1
书道
2
武士与龙
1
爱是一捧浓浓的蜂蜜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