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一条道路是重复的 (5)

  • 第80页 别人的城市
  • 第183页 文学中的现实
    但丁在诗句里这样告诉我们:“剑中了目标,离了弦。”但丁在诗句里将因果关系换了一个位置,先写箭中了目标,后写剪离了弦,让我们一下子读到了语言中的速度。仔细一想,这样的速度也是我们经常在现实生活中可以...
  • 第143页 说是我们共同的母亲
    然而很多人拒绝了这只跳蚤,他们指责了跳蚤,也指责了莫言,指责跳蚤是因为跳蚤自身倒楣的命运,指责莫言是因为莫言选择了跳蚤。 莫言为什么要选择跳蚤?在这个问题之前应该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欢乐》的叙述为什...
  • 第142页 谁是我们共同的母亲
    莫言讲述的正是这样一个令人悲哀的事实,一个正在倒塌的形象,然而这时候的母亲恰恰又是最有力量的,正像一位英国女作家所说的那样:“时间和磨难会驯服一个青年女子,但一个老年妇女是任何人间力量都无法控制的。”
  • 第141页 谁是我们共同的母亲
    为什么一定要抬头才能看到天空呢?低着头时同样也能看到天空,不管他是用想象看到的,还是用别的更为隐秘的方式看到的,总之他看到天空的方式与众不同。而更多的人往往是在流鼻血的时候,才会被迫抬起头来去看天空。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1)

  • 第1页
    这是欧维学来的,要是找不到话说,提问是最好的方式。要是有什么方法能让人放下敌意,那就是给他们机会自夸一下。 一个人的品质是由他的行为决定的,而不是他说的话。 这是一个还没过期就已经过时的世界。整个国...

红手指 (1)

  • 第1页
    1、人怎么个死法,全由他的活法来决定。那个人这样死去,也是因为他就是这样活过来的,除此以外没有别的解释。建立了一个温暖家庭的人,死时也会受到那般照顾。而一个没能建立起像样的家庭的人,偏偏在临终时需要...

早晨从中午开始 (12) 更多

  • 第113页
    一开始写字手就抖得像筛糠一般。竭力想控制自己的感情,但实际上是徒劳的。为了不让泪水打湿稿纸,将脸迈向桌面的空处。 百感交集。 想起几年前那个艰难的开头。 想不到今天竟然就要结束。 毫无疑问,这是一生中...
  • 第162页
    如果说创作还有那么一点甜头,那么,这种甜头只有在吃尽苦头以后才能尝到。
  • 第146页
    我平时记不住许多重要的日子,但1988年5月25日这一天,我会永远记住的,这是我按计划完成作品的日子。当地的县委书记和我是朋友,他们给我摆了一桌饭等着我完成作品后一起庆贺,可下午6点钟时,我的手像鸡爪一样抓...
  • 第138页
    要求自己写作时的心理状态,就像教徒去朝拜宗教圣地一样,为了虔诚的信仰而刻意受苦受罪。工作中由于艰难而难以忍受之时,闭目遥想那些衣衫褴褛、蓬头垢面而艰辛地跋涉在朝圣旅途上的宗教徒,便获得了一种力量。
  • 第135页
    所有作家都追求。所谓追求,就是不满足自己已有东西,力图在生活和艺术中有新的发现。但关键的问题是追求什么。关于这一点,不同的作家有不同的理解,我不喜欢利用生活中的一些偶然的事件而制造故作惊人的作品;...
  • 第134页
    有时候,一个作品到了关键的时候,需要更大的力量才能搞好,而这时候往往是作家最感吃力的时候。这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好比登山到了最后几十米,每一步付出的代价比当初不知要大多少倍。没有比这更惊心动魄的了。...
  • 第33页
    为了寻找总的“终点”和各种不同的“终点”,为了设置各种渠渠道道沟沟坎坎,为了整体的衔接,为了更好地衔接而不断“断开”……脑子常常是一团乱麻纠缠在一起。走路、吃饭、大小便,甚至在梦中,你都会迷失在某...
  • 第26页
    在别人抢着表演的场所,我宁愿做一个沉默的观众
  • 第25页
    我没明没黑开始了这件枯燥而必需的工作,一页一页翻看,并随手在笔记本上记下某年某月某日的大事和一些认为“有用”的东西。工作量太巨大,中间几乎成了一种奴隶般的机械性劳动。眼角糊着眼屎,手指头被纸张靡得...
  • 第22页
    那时间,房子里到处都搁着书和资料;桌上,床头、茶几、窗台,甚至厕所,以便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随手都可以拿到读物。读书如果不是一种消遣,那是相当熬人的,就像长时间不间断地游泳,使人精疲力竭,有一种随时...
  • 第12页
    只有初恋般的热情和宗教般的意志,人才有可能成就某种事业。
  • 第48页
    从开始一直顺利到最后说不定是一种舒舒服服的失败
<前页 1 2 3 4 5 6 7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