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酒事典 (2)

  • 第56页
    56-59页对酒和酒窖的拟人化写法非常好。
  • 第3页
    我并不喜欢俄国和中国那种行礼如仪的干杯。大家得停下谈话,听一些陈腔滥调,有时甚至是虚情假意,而且得喝谷类酿的烧酒,还不一定能搭配你正在吃的东西。无情的烧酒,一杯接一杯,越喝越多无法逃避,简直是聚众...

对照记@1963 (1)

  • 第175页
    国中毕业的暑假,读《红楼梦》,书前有胡适的考证文章,文中用一个灯谜来比拟“索隐派”的做法。谜面是:“无边落木萧萧下,打一字”,谜底是--“日”。还没往下看到胡适的解释,我自己想出了其中的道理:“萧... (3回应)

小英国,大伦敦 (1)

  • 第351页
    当不完全的记忆遇到不充足的记录时,那一刻所产生出的确定性,就是历史。

孤独之间 (1)

  • 第142页
    艺术不是俗人以为的那样:凭空出现一个模糊的灵感,然后挥洒自如地描绘出万物的形象。艺术是纯粹的理念,通过天赋来改造润色,但必须遵循一定的程序,并受制于更高的法则。

醉酒的植物学家 (2)

  • 第353页
    果树完全不是一种冲动购买物。树木就像小狗:它小的时候很可爱,但它终归会长大,需要你照看它一生。
  • 第96页
    “真露”这个韩国最著名的朝鲜烧酒品牌(朝鲜烧酒就是朝鲜半岛版的烧酎)的销量超过了世界上所有其他的烈酒品牌,可能只有一些尚未披露其销量的中国品牌会比它更畅销。 这段话信息量挺大的。 (1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