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魂 (2)

  • 第249页
    弘历真是个尖刻的皇帝啊。某巡抚为了保护直接下属布政使和按察使的名声免受失察的指控,会在弹劾奏章中写:“(臣)正在缮疏间,据两司道府揭报前来,与臣记闻无异云云。”弘历嘲讽道:“若谓一面缮疏,一面揭报...
  • 第236页
    注14:(清代)掌权者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有两套相互冲突的武器:一方面是理性化和制定规则;另一方面是制造例外和无视规则的权力。他的最好的策略是找到这两种武器的最佳配合。......规则的扩展会限制他的权力...

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 (1)

  • 第63页
    金钱让人丧失的,无非是他原本就没有真正拥有的;而金钱让人拥有的,却是人并非与生俱有的从容和沉重。

百年衣裳 (3)

  • 第415页
    “有人以半文半白的文字薄幸了90年代的时髦装束”,这个“薄幸”用得怎么这么刺眼,换个什么好呢?直接讲“讽刺”不行么? (1回应)
  • 第335页
    庄严的滑稽,深不可测的浅薄,一本正经的扯淡。
  • 第28页
    第三段中写“老从少不从,儒从而释道不从”,所以最后一句“从此,妇、儒.......等可不随满俗。”中“儒”明显错误,应为“孺”。

见花 (3)

  • 第47页
    屈大均记木棉是六瓣花,我很仔细地看,眼前的却都是五瓣花。
  • 第46页
    木棉,高十余丈,大数抱,枝柯一一对出,排空攫(奴+手),势如龙奋。正月发蕾,似辛夷而厚,作深红金红二色。蕊纯黄,六瓣。望之如亿万华灯,光气熊熊,映颜面如赭。花时无叶,叶在花落之后。未叶时,真如十丈珊... (4回应)
  • 第7页
    凡春有二十四番花信风,梅花风打头,楝花风打末。

北欧,冰与火之地的寻真之旅 (3)

  • 第87页 12
    Hygge让我想起了我们的酒局文化
  • 第66页
    第66页写“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吕克托夫特一直活跃在丹麦政坛”,第67页写“他年近七十”。第374页引用的事例是到2010年,那么,一个至少到2010年才年近七十的人是怎么会从六十年代一直活跃在丹麦政坛的?又查了...
  • 第6页
    100万克朗的价值只合约10万英镑,在丹麦,这笔钱只够外出吃一顿饭,剩下的零头可以看一场电影 10万英镑只能干这么点儿事?有没有搞错? (3回应)
<前页 1 2 ...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