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飲篇 (1)

  • 第76页 会饮篇
    里面的苏格拉底像个目不斜视不解风情的圣子,虽然柏拉图创造了一个亚西比德来爱慕化身苏格拉底的崇高的自己,我还是更喜欢堕入爱河的亚西比德,觉得爱更包括了爱慕他人的主体…

在约定的场所 (1)

  • 第67页
    话说,村上说觉得这些奥姆教教徒和自己身上有相似的地方。读了几篇教徒采访,这不就是某瓣文艺青年么……读一堆欧陆哲学和佛教的书,各种思考人生,怀疑普通的日常世俗生活的意义…

図解アトリエ・ワン (2)

  • 第42页
    然后这里面好多房子的功能划分都有点奇怪,可能是生活方式的差异吧……不过我还有一个奇怪的是日本的房子用什么系统是由什么决定的啊?这么多小房子都是钢构的啊,是因为有三层吗?场地和气候也许是一个重要因素...
  • 第42页
    话说是不是因为日本施工精确,所以施工尺寸都标得这么细这么死,没有容错的地方?然后不知怎么标了很多既不均等又是很奇怪的尺寸,这非常不经济啊,为什么啊?这边基本上定几个足够让施工自由调整的控制点就够了……

开放社会及其敌人(全二卷) (1)

  • 第283页 哲学王
    批评柏拉图的极权主义看得太爽了……读理想国的时候还以为是时代局限,然而并不是,他的思想和苏格拉底是背道而驰的。苏格拉底认为人的智慧就是认识到自己的无知,而柏拉图那套是以把自己投射成哲学王为基础写的...

The Lion and the Unicorn (3)

  • 第57页
    我混乱了……虽然张伯伦的绥靖政策是很臭名昭著,希特勒和法西斯一定要狠狠地与之战斗的,但是为啥打倒希特勒就得走向社会主义啊……社会主义和gczy不是两兄弟么,虽说在计划经济被证明是不符合社会发展规律之前...
  • 第49页 Shopkeepers at War
    为啥开始说社会主义好了……这真的是乔治奥威尔么……
  • 第11页 England Your England
    “Beyond a certain point, military display is only possible in countries where the common people dare not laugh at the army.” 真相了……
<前页 1 2 3 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