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萝卜和难挑的鳄梨 (6) 更多

  • 第32页
    不过待在陌生的异国酒店里百无聊赖地盯着金鱼看,倒还真不赖呢。仿佛房间的一角诞生了一个特殊的空间,日常与非日常在那里像马赛克般交错混杂。外边静静地飘洒着异国的雨,白色的海鸥在雨中飞去。而我什么也不想,目...
  • 第24页
    村上我也算是以村上的方式尽心尽力了。 从前美国西部的酒吧里大多会有一位驻店钢琴手,弹奏些闹哄哄却天真无邪的舞曲。据说那钢琴上就贴着一张纸条,上面写道:“请不要向钢琴手开枪。他也是在尽心尽力地演奏。”我...
  • 第16页
    我认为最理想的派对应该是这个样子:人数在十到十五人之间,人人悄声交谈;大家都不交换什么名片,也不谈论工作;房间的一角,弦乐四重奏规规矩矩地演奏着莫扎特;不怕人的暹罗猫惬意地睡在沙发上;美味的黑品诺葡萄...
  • 第12页
    允许我阐述个人见解的话,手动挡汽车开得好的女性会显得更加魅力四射。…不过偶尔看到,便会在心中喝彩。觉得她们飒爽精巧,拥有明确的目标和清晰的视野,是人格独立,坚守自己人生道路的人。 的确,学手动挡花的时...
  • 第8页
    “人的想像力这玩意儿,如果不限定在某个范围内,便不能充分发挥功能”。
  • 第5页
    要是有人斩钉截铁地告诉我,“不追求梦想的人生,就跟蔬菜一个样儿”,只怕我会忍不住想,果真如此吗?细想起来,蔬菜其实也算得上种类繁多,当中一定会有形形色色的蔬菜的心灵,形形色色的蔬菜的情由。倘若从一棵棵...

皮囊 (9) 更多

  • 第262页
    我常对朋友说,理解是对他人最大的善举。当你坐在一个人面前,听他开口说话,看得到各种复杂、精密的境况和命运,如何最终雕刻出这样的性格、思想、做法、长相,这才是理解。而有了这样的眼睛,你才算真正“看见”那...
  • 第239页
    或许,生活就是张这样的答卷,你没有回答,它会一直追问下去,而且你不回答这个问题,就永远看不到下一个问题。
  • 第250页
    一直觉得死是回家,是入土。我反而觉得生才是问题,人学会站立,是任性地想脱离这土地,因此不断向上攀爬,不断抓取任何理由—欲望、理想、追求。然而我们终究需要脚踏着黄土。在我看来,生是更激烈的索取,或许太激...
  • 第228页
    每片海,沉浮着不同的景致,也翻滚着各自的危险。生活也是,人的欲望也是。以前以为节制或者自我用逻辑框住,甚至掩耳盗铃地掩藏住,是最好的方法,然而,无论如何,它终究永远在那躁动起伏。 我期许自己要活得更真...
  • 第214页
    或许能真实地抵达这个世界的,能确切抵达梦想的,不是不顾一切投入想象的狂热,而是务实、谦卑的,甚至你自己都看不起的可怜的隐忍。 最离奇的理想所需要的建筑素材就是一个个庸常而枯燥的努力。
  • 第188页
    生存现实和自我期待的差距太大,容易让人会开发出不同的想象来安放自己。 我自己也一直警惕地处理着想象和现实之间的关系:任何不合时宜的想象都是不需要的,因为现实的世界只有一个。
  • 第186页
    不清楚真实的标准时,越用力就越让人觉得可笑。
  • 第177页
    每个人都已经过上不同的生活,不同的生活让许多人在这个时空里没法相处在共同的状态中,除非等彼此都老了,年迈再次抹去其他,构成我们每个人最重要的标志,或许那时候的聚会才能成真。
  • 第173页
    有时候人会做些看上去奇怪的反应,比如,越厌恶、越排斥的人和地方,我们却越容易纠葛于此,越容易耗尽自己所有就为了抵达。

雨必将落下 (1)

  • 第1页
    亨利·沃兹沃斯·朗费罗《雨天》“每个生命中,有些雨必将落下,有些日子注定要阴暗惨淡。” 人啊,从来就不想为生命里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付钱!

橄榄成渣 (1)

  • 第1页
    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 ,他先是愤恨一种生活方式 ,但当他在这种生活方式中浸淫日久之后 ,不知不觉中这种生活方式就成为他的一部分 ,除此之外他想不出来日子还有另外一种过法 。我们在小的时候 ,可能有某一个时期...

顽童小番茄 (1)

  • 第11页
    P11 “鱼与鸟可以谈恋爱,但如何筑巢呢?”这句话通常被睿智人士用来苦劝两个个性不同、文化背景迥异却想要结婚的情人。箴言的力量宛如匕首,就算你不信服,却很难避免在某些沮丧时刻想起它。甚至,你还会复制它,用...
<前页 1 2 3 4 5 6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