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望 (4)

  • 第181页
    他爱我的母亲。临终前,我看到他抬起有股机油味道的右手,手伸进母亲梳洗齐整的头发,弄散发夹,像抚摸一块天鹅绒或某种珍稀动物的皮毛。我永远铭记那个动作。这可能是我记忆中他最后快乐的样子。在我对爱情和家庭(...
  • 第137页
    那年我十六岁,离开父亲,带着对库珀的思念,到南方流浪。十年中,我居无定所,在陌生的人流中,孤身一人,没有一个知己,在孤独中慢慢树立信心。然而,在那段开始的旅程中,我坐在商用冷藏卡车宽敞的驾驶室内,盯着...
  • 第136页
    简明扼要的历史告诉我们—任何平静的现在都有一段坎坷纷乱的过去。
  • 第128页
    一生中,我喜爱在夜间旅行,有个朋友作伴,谈论分享彼此熟知的对方。这种渴望回到过去的倾向,像维拉内拉诗歌,拒绝以直线发展的方式前进,围绕熟悉、动情的时刻兜兜转转。纳博科夫说,只有反复的阅读,才有意义。因...

死在这里也不错 (10) 更多

  • 第196页
    不少印度人早期是被当成奴隶或罪犯押解来马来西亚,抵埗时,他们下船上岸,双脚绑着锁链,走起路来铁链碰撞震动而发出“吉灵”、“吉灵”的怪响,华人听了,便唤他们做吉灵人。 名字烙印着历史,当历史含着血泪,难...
  • 第133页
    酒店是“私”的概念,它让你在不属于自己的地方拥有关门独处的资格;guest house却是把你抛给世界,其实仅看名称,便知它不准你忘记自己只是“过客”。 年轻的旅者当然有不一样的行程,他们尚未知道什么叫做“家”..
  • 第135页
    旅行者必知路途上的错失常能带来惊喜。
  • 第91页
    卡夫卡住过的黄金巷挤满了旅客,窄而矮的大门,可以想象年轻的灵魂当时如何卑躬屈膝地在此出入。每天低头进出多少次,难怪写出了《城堡》和《蜕变》的局促郁闷。作家居住的地方如果不能大如庭院深深以养灵感,便需细...
  • 第102页
    所有的沉重来自所有的轻盈。唯有在别离后,“疲惫消失了,剩下的,只有美丽。” 然而托马斯最后仍是选择特蕾莎,只因昆德拉先生告诉我们,生命中最不能承受的终究是轻而不是重。
  • 第106页
    在欧洲搭火车时,我总喜欢到餐车坐上一会儿。铺着干净的桌布,桌上有小灯,客人通常在低头看书或絮絮聊天,气氛有点似那种透明的圣诞节纸镇摆设,一切人事物被罩着,静止不动,你把摆设端起来摇一下,树和人和雪腾空...
  • 第116页
    总是这样的:出发时有点担心旅程太长太累,归途上却嫌旅程太短太快。 出门花费太多了,但每在脑海里重温旅途一次,或每在电脑上多看旧照片一遍,便像再去了一趟旅行,心理上觉得“摊薄”了花费,比较好受;如是者重...
  • 第81页
    清晨是进入一个城市的最佳时机。 深夜不好,因为累了,城市累了,你也累了,你只看到她的繁华褪尽、残妆留在脸上,往往比没妆时更不堪。她也看见你的双目低垂,你虽想勉强挤出笑容,然而太疲倦了,你笑得太苦,连自...
  • 第27页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不管有没有血缘关系,浓淡之别或许正在于有没有存在“在意”。 感情若不是浓到某个程度,是不会有任何在意的。眼睁睁看着你沉沦,变成失信、颓废、懒散、粗鄙、庸俗,于己无害,实在犯不着动半分...
  • 第43页
    小有小的好,尤其在寒冬,小小的房间,窝在里面,盖着棉被,用双手把自己或别人抱住,宛若广阔的天地被浓缩成眼前的世界,不能再退了,再退便无路可走,什么也没有了,于是更加懂得珍惜怜爱。

看见 (9) 更多

  • 第115页
    万物流变,千百万年,谁都是一小粒,嵌在世界的秩序当中,采访是什么?采访是生命的往来,认识自己越深,认识他人越深,反之亦然。
  • 第69页
    善良的人做“对抗性”采访,不会跃跃欲试地好斗,但当他决定看护真相的时候,是绝不撤步的对峙。
  • 第75页
    《红楼梦》里写贾宝玉讨厌“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这句话,觉得市侩。我原来也是,一腔少年狂狷之气,讲什么人情世故?采访时万物由我驱使,自命正直里有一种冷酷。这根流血的手指要不是来自亲人一样的同...
  • 第56页
    “看着孩子在采访中离开,我们知道他还有很多话没有说出来,也许那些话才是服毒的真正原因,双城事件调查到最后,我们发现最大的谜,其实是孩子的内心世界,能不能打开它,可能是每个人都需要面对的问题。” 这个一...
  • 第55页
    它们没有被呈现,这是一个新闻媒体的“政治正确”。我们叙述了一个事情的基本框架,但只是一个简陋的框架,以保护大众能够理解和接受这个“真相”。 日后我看到托尔斯泰说,他在构思《安娜卡列尼娜》的时候,原型是...
  • 第25页
    那时候我才能回答陈虻的问题——当一个人关心别人的时候,才会忘记自己。
  • 第14页
    白岩松有天安慰我:“人们声称的最美好的岁月其实都是最痛苦的,只是事后回忆起来的时候才那么幸福。”
  • 第5页
    每次重录的时候,都得深更半夜把别人叫回演播室,灯光、摄像后来已经不吱声了,也不问,沉默地隐忍着。录完,我不打车,都是走回去,深一脚浅一脚,满心是对他们的愧疚。
  • 第5页
    一个新闻事实至少可以深入到知识、行业、社会三个不同层面,越深,覆盖的人群就越广,你找到了几个层面?

藏地白皮书·十年爱情见证版 (1)

  • 第43页
    幕天席地纵意所如,兀然而醉豁然而醒。在这片藏人的土地上,我竟依稀看到了曾经无限向往并以为已然失落的酒神精神。我曾以为在如今的商业社会中,酒所蕴含的自由和坦诚已然消失,没想到却在这里重新寻回了这古老的意...

小团圆 (5)

  • 第282页
    她看到空气污染使威尼斯的石像患石癌,想到:“现在海枯石烂也很快。” 她再看到之雍的著作,不欣赏了。是他从乡下来的长信中开始觉察的一种怪腔,她一看见“亦是好的”就要笑。读到小康小姐嫁了人是“不好”,一面...
  • 第242页
    她早已不写长信了,只隔些时写张机械性的便条。之雍以为她没事了,又来信道:“昨天巧玉睡了午觉之后来看我,脸上有衰老,我更爱她了。有一次夜里同睡,她醒来发现胸前的纽扣都解开了,说:‘能有五年在一起,就死也...
  • 第203页
    之雍在月下看了看,忽然很刺激的笑道:“你这张照片上非常有野心的样子歐!” 九莉也只是微笑。拍照的时候比比在旁导演道:“想你的英雄。”她当时想起他,人远,视野辽阔,有“卷帘梳洗望黄河”的感觉。
  • 第85页
    “他也是喜欢夹菜给她,每次挖出鸭脑子来给她吃。他绕室兜圈子的时候走过,偶尔伸手揉乱她头发,叫她‘秃子。’她很不服,因为她头发非常多,还不像她有个表姐夏天生疮疖,剃过光头。多年后才悟出他是叫她Toots。”
  • 第69页
    回忆不管是愉快还是不愉快的,都有一种悲哀,虽然淡,她怕那滋味。她从来不自找伤感,实生活里有的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光就这么想了想,就像站在个古建筑物门口往里张了张,在月光与黑影中断瓦颓垣千门万户,一瞥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