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centric™对《乌合之众》的笔记(1)

乌合之众
  • 书名: 乌合之众
  • 作者: (法)勒庞
  • 副标题: 大众心理研究
  • 页数: 183
  • 出版社: 中央编译出版社
  • 出版年: 2011-5-1
  • 第200页
    现在我们将说出这些观点——无论你是否能够接受它。 这一观点认为——群体是靠不住的! 这一观点还认为——群体最主要的特点表现为冲动、急躁、缺乏理性、没有判断力和批判精神,以及夸大情感等等。 如果你认为这一观点属于你还能够忍受范畴的话,那么接下来的观点多半会让你勃然大怒: 现代心理学认为——群体的特点与表现,只有在低级进化形态的生命中才可能看到。 你愤怒了吗? 没有?那好,现在是你应该愤怒的时候了。 现代心理学认为:类同于群体表现的低级进化形态的生命,主要是以女性、野蛮的原始人以及儿童为主。 你终于愤怒了,是不是? 然而本书将不会理睬你的愤怒——也就是说,本书将拒绝为这一观点作出解释或辩护。如果你需要知道究竟的话,不妨去翻看一些更为专业的心理学论述。 更何况,本书认为,阐释这一观点对于那些掌握现代心理学的人来说纯粹是浪费时间,而对于那些对现代心理学一无所知的人来说,你说什么他也不会相信——这正是野蛮人的原始思维的表现形式之一。所以我们还是专注于本书的主要课题: ——回到对群体心理的研究与认知上来,让我们按部就班地分析一下在多数群体中所体现出来的不同特点。
    通常情况下我们说“人民群众”,以强调我们在智力上所占据到的优势,但事实的真相却是,“人民群众”绝不比任何一个人更聪明,反倒是他们的愚蠢是有目共睹的。 任何一个人都比“人民群众”聪明,所以“人民群众”是靠不住的,除非你想获得一个最愚蠢的结果而相信他们,那就另当别论了。 处于群体中的个人会感受到一种强烈的“正义”力量,对他们来说群体就是正义,数量就是道理;即或不然,群体中的人也会有一种“法不责众”的想法,因而在他们的行为时就表现得理直气壮。于是,曾经牢固的约束于一个人的责任感就会荡然无存,而群体得到的,是最为原始的本能表达与宣泄。 这是因为单独的一个人是有其名姓的,而群体的本身就是它的名字。 群体是无名氏! 无名氏不需要为他所做的任何事情承担责任。 因为无名,所以无由指控。 于是,曾经牢固的约束于一个人的责任感就会荡然无存,而群体得到的,是最为原始的本能表达与宣泄。 感性的、本能的情绪特别容易传染,而理智的、冷静的情绪在群体中起不到丝毫作用。 在群体中,任何一种感情和行动——只要这种感情与行动不合常理——都会很容易传染开来,其程度之强,足以让一个人随时准备为另一个与他毫不相干的人做出牺牲。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必然地被群体情绪所传染——但如果他没有感受到这种情绪的话,那么他就会沦为群体感情的敌对方。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制度能够改革社会的弊端。 各种社会学说都有同样的看法:改进制度与统治可以为国家带来进步,社会变革可以用各种命令来实现。 现在我们要说明的是,这些看法乃是一系列严重的谬见。因为制度与制度之间,根本不存在好和坏的区别。 我们知道,制度是观念、感情和习俗的产物。 我们又知道,观念、感情和习俗是相当稳定的东西,绝不随着改写法典而被一并改写。 这样一来,对于一个民族来说,它就无法随意选择自己的制度,就像它不能随意选择自己头发和眼睛的颜色一样。 既然制度和政府都是民族的产物,这就决定了它绝对不可能创造某个时代,只能被这个时代所创造。 正因为如此,在特定的时刻对一个民族有益的制度,对另一个民族也许是极为有害的。
    群体可能会渴望着改朝换代,为这样的变革,他们甚至不惜发动暴力革命,然而革命并非是为了改变深层的东西,只是群体发泄情绪的手段而已。 因此,群体的多变与极端,只能对一些表面的事情产生影响。其实它们就像原始人一样,有着坚不可摧的保守本能。
    人们常常会持有一项错误的观点:教育能够使人大大改变。然而我们要说的是,教育既不会使人变得更道德,也不会使他更幸福;它既不能改变他的本能,也不能改变他天生的热情。甚至在某些时候,只要进行不良引导,教育的坏处还会大于好处。 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危险状况,都是因为这种教育制度建立在一个错误的心理学基础上面。这种基础认为,智力是通过一心学好教科书来提高的,只要一个人的成绩足够好,那么他的智力就会获得稳步提高。 由于接受了这种观点,人们便尽可能强化许多手册中的知识。从小学直到离开大学,一个年轻人只能死记硬背书本,他的独立思考能力和个人意识从来派不上用场。受教育对于他来说就是背书和服从。 于是,许多孩子在学校里开始对着一篇篇语法和纲要努力,做到准确重复,出色模仿,直到变成学舌的鹦鹉为止。这种教育的唯一结果,就是贬低自我,让我们变得无能。 可以说,掌握一些派不上用场的知识,是让人造反的不二法门。
    2014-08-31 22:08:16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