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centric™对《不再沉默-人文学者论王小波》的笔记(1)

不再沉默-人文学者论王小波
  • 书名: 不再沉默-人文学者论王小波
  • 作者: 王毅
  • 页数: 293
  • 出版社: 光明日报出版社
  • 出版年: 1998-08
  • 论王小波与当代批判现实主义文学之命运
    一句话,为什么古往今来,能实行自由主义制度的社会是如此之少呢? 问题恐怕不在于什么“文化基因”的不同,也不在于“学理”资源的匮乏,而在于自由主义、尤其是消极自由主义有个要命的悖论:它一旦实现,是可以成功运转的,而且其生命力比人们预期的更强。然而它本身却难以使自己得到实现,在这方面它又比人们预期的更不成器,因为自由主义本是个低调的主义,它承认人人都有“自私”的权利。然而“自由”本身却又是个最具有“公共物品”性质的东西。一旦实现便是高度公共化的,某个人付出牺牲争到了自由的制度,则所有人都在这个制度中“免费享受”了自由。
    如果这人对此不快并要求自己比别人享有更多的“自由”(或要求别人享有更少的自由),那这要求本身便破坏了他所要争到的东西。如果这个人开始便看到了这一点并要求所有的人都像他那样为争取自由而付出代价,那么他更是一开始便破坏了自由主义——因为这个主义的基础便是尊重个人选择、承认理性自利。于是,自由主义便会陷入西人所言的“搭便车”、我们所谓“三个和尚没水吃”的困境,更坏的情况下还会出现鲁迅讲的那种吃“人血馒头”的悲剧:某人为自由而付出牺牲,而享受了自由的人们非但不感谢,还回朝他泼脏水。应当说在绝大多数场合自由主义所面临的都是这种“行为困境”而不是什么“文化困境”。
    于是,“消极的”自由必须以积极的态度来争取,低调的制度必须以高调的人格来创立,为了实现一个承认人人都有“自私”权利的社会,必须付出无私的牺牲,为世俗的自由主义而斗争的时代需要一种超越世俗的“殉教”精神。 在许多民族争取自由的历程中都有这么些人,如甘地、哈维尔、曼德拉等。他们并未在学理上给自由主义带来多少精致的贡献,甚至讲的话还未必符合自由主义的规范,然而他们对自由主义的贡献无与伦比。究其原因不在其言而在其行。
    2014-02-10 04:53:04 1人推荐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