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centric™对《自由的伦理》的笔记(7)

自由的伦理
  • 书名: 自由的伦理
  • 作者: [美] 穆瑞·罗斯巴德
  • 页数: 349
  • 出版社: 复旦大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08-10
  • 第87页
    休谟当时是通过两种途径来摧毁自然法理论的:首先是提出了事实——价值的两分法,因此阻碍了从事实推导出价值的道路,另外他认为理性是并且只能是激情的奴役。简而言之,自然法认为人的理性可以揭示正确的行为方向,而相比之下,休谟则认为最终告诉人怎么做的职能是激情,而理性只是激情的技师和女仆。
    但社会秩序不能凭空出现。人们必须认识到什么是社会秩序,认识到社会秩序的优点。人们还必须明确建立和维护社会秩序所必需的行为规范,也就是尊重他人的人身和财产,而这就是正义的实质内容......但是正义是理性而不是激情的产物。因此休谟的激情优先理论是站不住脚的,他不得不将理性重新引入。
    2013-10-03 20:59:03 回应
  • 第153页
    并没有自由主义者曾经认为个人是孤立的原子;相反的,所有的自由主义者都承认生活在社会中以及参与劳动的社会分工的必要性和巨大的利益性。包括古典的亚里斯多德学派和托马斯主义者在内的国家辩护者所犯下的一个重大的不合逻辑的推论是,从社会的必要性转换到国家的必要性。
    针对推上fufuji那种喜欢用原子个人主义来辩驳的回应。
    2013-10-04 01:03:54 回应
  • 第162页
    直到被克伦威尔征服之前的古爱尔兰,有着上千年的历史,在那个社会中“没有国家管理的司法的痕迹”,互相竞争的专业法学家的不同学派解释和适用普通习惯法,并通过互相竞争的自愿支持的诸侯或保险机构予以执行。而且,这些习惯规则并不是随便的或任意的,而是自觉的来源于自然法,被人类的理性所发现。
    罗斯巴德对历史的解释,不可全信。我听到好几位美国学者表示,对罗斯巴德的历史解释持保留意见,有裁剪不当、片面解释之嫌。
    2013-10-04 01:05:54 回应
  • 第200页
    当讨论政府的必要性时涉及的一个重大问题是这样一个事实,所有这些讨论必然是发生在国家和国家的统治已经存在了几个世纪的背景中,人们已经习惯了那些规则。在“死亡和纳税”这个流行的格言中,将两件确定的事情进行了歪曲的联合,这说明公众已经把自己顺从于国家的存在作为一种无法抗拒的自然之力。。
    不可忽略的一个前提。
    2013-10-04 01:06:45 回应
  • 第93页
    人拥有权利和他行使权利是否道德是不同的,我们行使权利的方式是不是符合道德是个人伦理,而不是政治哲学要解决的问题。
    当政治哲学关乎良知而不是强权与私权时,就一定会把站在其对立面的人看作是没有原则的人。阿克顿明了任何产生于人类自然本质的客观道德原则体系都不可避免地与实在法发生冲突。在阿克顿看来,这种不可避免的冲突是经典自由主义的本质特征:“自由主义关注应然而非实然。”
    2013-10-04 14:57:32 回应
  • 第127页
    But we must not be led into the trap of holding that all contracts, whatever their nature, must be enforceable (i.e., that violence may properly be used in their enforcement). The only reason the above contracts are enforceable is that breaking such contracts involves an implicit theft of property.
    但是我们不能陷入这样的误区,认为无论性质如何,所有合同的应被强制执行(也就是说,在合同旅行中可以适当运用暴力)。上述合同可以强制执行的唯一原因是,违反这样的合同涉及对财产的间接盗窃。
    -----------------
    有些合同违约仅仅是道德问题。
    2013-10-13 06:14:05 回应
  • 第126页
    一旦我们允许针对那些对人身和财产含煳的、将来的——而非公开的、即时的——“威胁”采取防卫行为,则各种暴政将会变得情有可原。证明侵害已经开始的举证责任,应当由采取防御性暴力行为的人来承担。
    (实施侵害的威胁必须是显而易见的、立即的、直接的。)
    2013-10-13 06:17:24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