沣兄对《基辛格》的笔记(2)

沣兄
沣兄

读过 基辛格

基辛格
  • 书名: 基辛格
  • 作者: 沃尔特·艾萨克森
  • 副标题: 大国博弈的背后
  • 页数: 574
  • 出版社: 国际文化出版社
  • 出版年: 2008-2
  • 第599页

    一点感想: 基辛格的政治遗产到今天“棱镜”行动仍然适用。就个人立场而言,非常支持这种暗地玩监听的手段。假如行动没有被揭秘,相信影响是利大于弊的。背地玩手段做好事的人,我们更多是将批判点放在“背地”而不是“做好事”。决定在小范围展开永远比公开更行之有效,前提是决定者个人能力非常强,特别是控场。 揭秘者与公知们喜欢以爆料来追求自由、表达真相,这样一来,带来的负面影响是原来黑暗下的平衡会遭到破坏,各种关系急剧下降,原有顺利保持的利益链遭到严重损坏。就是这样一个问题:“你要公开,还是要成绩/效率?”(中国暂时不适用此逻辑,因为部分问题决定者没有做到“做好事”这一基本原则)

    2013-06-15 13:20:16 1人喜欢 回应
  • 第600页

    一章 童年 在德国长大,犹大人,童年受纳粹压迫,后全家移民到美 该段经历定下基辛格性格,渴望获得别人认同/深深的悲观主义/现实主义 二章 华盛顿 努力融入美国生活,入伍。 三章 军旅生活 回到德国,遇到伯乐之一弗里兹克雷默。成为反谍报支队司令官,清剿纳粹分子,功勋卓越。 对待反犹能理性看待。战争使他成熟,建立自我防备心理。 四章 求学现实 学识卓越,喜欢和大人物打交道。喜欢找机会结识名流。 论文核心观点:”外交不能脱离武力和强权的现实而单独起舞。同时,外交应和道德主义以及爱管别人闲事的干涉主义脱钩。维护稳定是外交的唯一目的。”追求的是没有道德说教的实力政策。基于力量平衡的稳定秩序。 五章 纽约试水 进入对外关系委员会,编写《核武器和外交政策》。提出小型核战争、渐进式威胁,立足之本。 遇上新伯乐洛克菲勒。 六章 重返哈佛 任职哈佛终身教授。婚变。 写俾斯麦,“外交政策不能听凭情感,要建立在实力的基础上。”“操纵和利用敌对势力间的怨恨。”“爱国主义或许是少数知名政治家的动机,但更多是野心,是统治、被崇拜和出名的渴望。” 七章 行走在权力边缘 邦迪给基辛格提供了一份兼职顾问的工作,从1961到1968年,基辛格只能待在权力圈的外围。还是哈佛教授,教课、搞国际研讨班,一边像蜜蜂围在肯尼迪、约翰逊和洛克菲勒的周围。 基辛格无法融入肯尼迪的政策团队,因为他们激情与冲动。给竞选总统的洛克菲勒出任智囊。批评约翰逊政府不该费太多力气去扶植无能的南越政府。他的调子:“撤军是灾难性的,谈判是不可避免的。 基辛格60年代早期继续发展权力政治哲学。核心观点:一国的政治影响力取决于国际社会对其能力大小及其运用能力的决心的判断。 ” 基辛格的秘密外交:”宾夕法尼亚谈判“计划,与北越秘密沟通谈判,但是失败。基辛格在此中赢得信任。 对民众激情十分怀疑,对外交政治中揉进政治因素极为痛恨和鄙视。 八章 天造地设的搭档 基辛格借人上位,追名逐利。收到尼克松政府任职邀请。 基辛格两边投其所好,对哈佛的尼克松反对派,说尼克松很差,一边就接下新工作。洛克菲勒班子的成员有种遭到背叛的感觉。“马上感觉基辛格就是个妓女或者变色龙。” 基辛格与尼克松结成了对抗整个政府官僚体系和一个“敌对”世界的阴谋家联盟。 分析两人性格:喜欢玩暗箱操作,喜欢黑暗,喜欢偷偷摸摸,都憎恨官僚体系。基辛格敏感,严肃,迷人。尼克松则有天生的不安全感,孤独感,是一块多层蛋糕,上面是进步政治家,下面是憎恨者。 尼克松渴望奉承,基辛格极愿提供,各取所需。 1968年12月,“夺权行动”。渴望权力+国安机构失去信心和创造力,基和尼锐意改革。基辛格暗中发力,提升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地位。改造国家安全事务委员会,从而避开国务院,直接将事务进入白宫。 性格、行动。黑暗的共生双子星。 九章 越战风云 尼克松接下美国外交烂摊子,越南战争进退维谷。 美国政策的适当目标,应该是在撤军和共产党彻底吞并越南之间谋求两到三年的“体面过渡期”。 产生“连环套”原则:美国对苏政策的各个方面——贸易、军控、越南问题等,应该结合在一起通盘考虑。 1969年3月,北越通过边境向柬埔寨内的庇护所渗透,美国秘密轰炸柬。 十章 基辛格的白宫帝国 管理色彩:缺乏管理才能,而且不愿放权。两面派。本能地根据环境变化调整自己的色彩。严格要求下属和自己,尽心尽力要求每份报告都尽善尽美。 基辛格与罗杰斯斗。基辛格与尼克松的秘密游戏被拉尔德偷窥。 外交问题不再提交国安会申请,由尼克松与基辛格两人商议决定:未经公开监督德决策闭公开讨论后形成的决策好。 幕后渠道的成功:SALT、中美接触、柏林协定、莫斯科峰会、越南和平协议。 十一章 耳边的秘密 白宫多位官员被窃听。尼克松对泄密天生愤恨。基辛格的反映带来的危害远远大于报道本身。 基辛格喜欢背后谈论别人,他从不知道几乎所有的人都做过同样的事情,特别是针对他。 十二章 死路一条 1969年9月,越南化政策 美国陷入越战泥淖,南越扶不起,无法抵御北越进攻。 新政府意识到,必须在大规模反正情绪爆发之前,通过阶段性的撤军堵住公众的嘴。 基辛格:越南化违背了现实注意的核心原则:武力和外交应紧密配合。 从干涉主义到尼克松主义:美国力量有限,必须把遏制共产主义蚕食的人力负担交由地区盟友承担。 秘密谈判:春水/黎德寿 十三章 入侵柬埔寨 从秘密轰炸到入侵柬埔寨:西哈努克与朗诺 河内制造红色高棉:75000人,一心想虐待人民,创立纯粹共产主义梦魇的凶残势力。 为了挽救在越南的黑暗使命,无情地牺牲了一个国家的和平与稳定。 十四章 危机杂耍术 基辛格在两星期内面对五个问题: 古巴:苏联船队停驻(胜利);智利:使用黑手阻止阿连德上台(失败);中东:埃以停火(胜利——;约旦与巴解:以色列采取军事行动帮助约旦(胜利);越南:美国坚持共同撤军,同时不断单方面撤军。(失败) 十五章 限制战略武器谈判 前提:全世界核弹头数目大为增加,美国核武库在苏联进攻面前显得更加脆弱。 缺乏对MIRVs得限制——事实上双方都鼓励部署这种超级怪物,整个世界不得不提心吊胆地忍受新一轮的武器竞赛。 使用幕后渠道,产生许多可圈可点的成就。 美国实际已放弃要求北越军队同时撤出南越。 十六章 接近巨龙 发展美中关系不光是威胁莫斯科的大棒,更重要的是营造大三角关系,建立稳定平衡的世界体系。 小球转动世界,美中关系从秘密外交开始。 十七章 权力与欲望 放浪子;乔治城名利场;猎艳好莱坞;权力是绝佳的春药 十八章 黑云压城 1971年巴基斯坦军队跟在美制M-24坦克后面蜂拥开进东部首府达卡,开始了对手足同胞的系统屠杀。 至年底前,死亡人数竟超过50万,1000万难民涌入印度,可能是当代史上最大的难民潮。 美国国务院从上至下要求谴责巴基斯坦的暴行。屠杀继续,华盛顿保持沉默。 基辛格生怕巴基斯坦往中国的秘密渠道受到干扰,不愿给叶海亚留下他忘恩负义的形象,直接导致了美国的政策扭曲。 外交政策缺乏道德基础的体现。 基辛格失宠,与在媒体面前高调邀功有关。尼克松与黑格搞好关系,打击基辛格自信。 十九章 三角平衡术 1972年2月21日,尼克松走下舷梯踏上中国土地。 莫斯科——北京春季峰会 二十章 和平在望 美国和中苏相继建立现实关系,北越发现自己被从前的庇护过国孤立了。 基辛格的三角关系: 与北越:双方同意协定,议和。 与西贡:基辛格向西贡隐瞒北越谈判;西贡不同意谈判书。 与美国:国务院认为基辛格邀功,基辛格向美国人民表示,“和平在望”。 二十一章 圣诞节轰炸 谈判分崩离析 炮轰河内,西贡就范 圣诞节轰炸 之所以轰炸北越,是因为尼克松和基辛格相信,必须强迫北方做些装模作样的妥协,好为西贡挽回些面子。 这次行动对美国和基辛格声望的打击是毁灭性的。 越南的破坏评估: 圣诞节轰炸:为了做一些表面的改动,让西贡政府较为认同协议。平心而论,美国不能强迫盟友接受其不愿接受的和平,代表南越的独立来结束战争。 1969年北越提出的“十点计划”和1973年1月的协议几乎完全相同,就差在“十点计划”要求铲除西贡政权,但仅仅为了让阮文绍保住总统宝座,就值得再打四年战争? 基辛格宣称撤军会损害美国在全世界的威信,但事实证明,如果及早撤出,美国的信誉损失也不至于这么大。 尼克松和基辛格依旧把政策建立在秘密和欺骗的基础上,即使是大规模撤军也更多是出于从那里争取时间,而非严肃的政策考虑。“体面过渡期” 1975年“缓和”死亡,西贡陷落。 美国最初开进越南,理由是反击莫斯科和北京扩张共产主义。最后,理由只能是阻止寝宫民族主义这把革命强加给不情愿的南方人民。 二十二 国务卿基辛格 水门事件令白宫处于非常动荡的状态。人事变动,1973年9月,基辛格荣升美国第54任国务卿。 二十三 赎罪日战争 埃及和叙利亚向以色列发动了突然袭击。 以色列请求美国援助,反击。 停火协议签订。 达到预期目的:一场足以带来谈判的军事僵局。苏联人丧失了影响力,而美国则克服了长期以来无法和阿拉伯国家建立联系的历史性难题。 日内瓦回忆:12月21日召开,阿拉伯和以色列之间开启了自1948年来一之终端的政治对话进程,而基辛格则成为了美国在中东地区影响力空前膨胀的化身。 二十四 穿梭外交 基辛格全部外交政策核心,正是在全世界范围内削弱苏联的影响,而他已经证明了自己正在靠持之以恒的外交手段实现这一目标。 在搅和中东这浑水之前,基辛格的谈判哲学是:脑子里要先知道你想要的结果是什么,然后在一步步地摸索着争取达到目的。“如果在你知道能谈到什么程度之前酒吧具体的计划订死,无异于自杀。” 喜欢中国人的谈判方式:她们先确定一个符合双方基本原则的合理的解决方法,然后一步到位。 靠私人信任建立起来的压力和诱惑往往能在及其紧张的外交斡旋当中成为解决问题的一部分。 石油危机:沙特阿拉伯牵头发起一项动议,对美国实行全面石油禁运。减产和石油价格的提高在石油消费国导致了一场真正的危机。12月23日石油输出国会议上,伊朗国王把价格抬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每桶11.65美元,几乎是10月上旬的四倍。 叙以穿梭外交。 美国已成为中东地区独一无二的主导行外交力量。 二十五 闪光灯下的名人基辛格 基辛格乐于和记者聊天。 他在滥用媒体,把我们当成政府的话筒。“像这样在幕后提供信息,当官的可以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当记者得则越来越懒。不知不觉,记者会和信息提供者结成过于暧昧的关系。” “常年接触媒体大亨们久好比存在银行里的巨额财富,他给谨言慎行的存款人在大雨天提供这庇护,至少充当了他同情的倾听者。” 二十六 变迁 告别光棍生活,与南西结婚。 尼克松下台,福特上任。 其迎合总统意志缺陷的心态,使得与“水门事件”有关的精神环境逐渐建立起来。 福特与尼克松、基辛格所不同的是,他的力量在于他的简单、坚韧和他对传统的美国价值的信仰及熟悉。福特有着坚如磐石般的常人之心,既不受过分算计的束缚,也没有对繁冗情报的依赖。 二十七 缓和之死 新保守派成为反对缓和的急先锋。他们担心美国卑躬屈膝的反干涉情绪和基于讨好素来年将危及美国对以色列的保护。 缓和是一个持续的过程,不是最终的状态。 《杰克逊—瓦尼克修正案》:苏联最惠国待遇问题;犹太人出国定居数量问题。 基辛格证明了自己的结论是正确的:整个《杰克逊—瓦尼克修正案》就是一场一位顽固议员发起的自私赌博,最终自食恶果,毁灭了两个超级大国间的缓和苏联犹太人的前途。 1972年美苏贸易谈判破产后仅几周时间,北越和柬埔寨的共产党军队久发起进攻并迅速取得彻底胜利。 二十八 奇迹消失与全线挫败 西奈之痛;红色高棉占领柬埔寨;越南沦陷。 二十九 外交政策中的道德 详细阅读,基辛格实力政策的理论。 三十 非洲 安解盟/安人运 罗得西亚回归 就算是半成功的外交,在抵抗苏联影响力方面也比蹩脚的安哥拉干预更有效。 三十一 呜咽中谢幕 里根对福特-基辛格外交政策体系挑战集中在缓和政策上。里根痛恨基辛格悲观主义历史观。 卡特:在福特在东欧问题上的言论被长久视为一个愚蠢的错误,充分暴露了他对外交政策的无知。 “作为美国人,我们长久肩负的责任就是让目的超越差异。 三十二 平民基辛格 三十三 从老牌外交家道富商巨贾 开咨询公司,90年代初,基辛格年收入已高达800万美元。 青年时代,基辛格征服了学术领域。然后在华盛顿官场、在外交界走向胜利,又成为新闻明星和名人。然后又开大公司,进入富人圈。 三十四 基辛格的政治遗产 基辛格最经得起考验的优点,就是他无与伦比的才华,才华的关键在于,他能看透不同事物之间的关联所在,并很快拿出一个解释模型和解决办法来。 研究解决事情的办法时,基辛格出奇的认真诚实,这让老以为他是个骗子的批评者吃惊不已。基辛格喜欢毫不留情地挑战他们的想法,更喜欢接受他们在思想上的反击和挑战。 实际上,基辛格既是战术家也是战略家,他能建构出像中东、中美苏三国关系等超富想象力的战略框架,也能潜入水底,一分一毫地在谈判桌上讨价还价。 基辛格在国际事务上的欧式哲学——基于权力的现实主义和权力政治——源于他的出身和背景。作为魏玛共和国的国民和纳粹大屠杀的幸存者,对稳定和秩序的追求深深地嵌入他的血液里。权力而非道理,决定着世界的秩序。 基辛格喜欢搞秘密外交,甚至欺骗外交,是他性格中不安全感和紧张心态的直接反应,但也和他追求的政策目标有关。 基辛格急着把同事排除在许多行动之外,部分原因时他的虚荣心。为了建立微妙的“连环套”和在某些事物间保持脆弱的平衡,必须通过幕后渠道对政策保持严密的控制。 他晓得如何笼络人心,迎合别人的虚荣心,拉一派打一派,在朋友之间靠分享对对方的辱骂拉近关系。魅力、劝说、奉承和两面派,这些都成了基辛格外交的一部分。 20世纪70年代后的和平格局是基辛格缔造起来的。 基辛格靠着缓和中的外交手腕,成功地确保了美国在力量衰弱时与苏联的竞争更加可控,也确保美苏间的决裂不再这么危险。 基辛格和尼克松将战后的两极体制转化喂大三角棋局,为美国开展创造性的外交提供了更多机会。 对苏联保持遏制和合作两手政策,促使苏联体制的内在冲突逐渐释放出来; 在中东地区坚持步步为营的策略,确保美国在该地区始终保持主导地位; 对中国实行务实政策,既维持中美苏三角平衡,又给华盛顿更多对苏运作空间。 不论是发动战争还是抵制苏联霸权,美国都将终极动因归结为对自身价值的捍卫——而非出于冷静的抵押战略离异考量。因此,过分忽视道义的地位,基辛格的实力现实主义步履蹒跚。 “但对政策制定者而言,必须学会面对现实去争取可能实现的最佳结果而不是想象中的最佳结局。” “那些真正对和平负有责任的人——不像那些满嘴仁义道德的旁观者——没法承担起摆弄纯粹理想主义的代价。他们必须鼓起勇气去应对种种模糊性并作出妥协,要认识到,伟大的目标只有通过不完美的途径才能实现。任何一方都唱不起道德的独角戏。”

    2013-08-01 00:36:57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