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科梅蒂的画室 (1)

  • 第1页
    美只源于伤痛,每个人都带着特殊的、各自不同的伤痛,或隐或显,所有人都将它守在心中,当他想离开这个世界感受短暂而深刻的孤独时,就退隐在这伤痛中。 贾科梅蒂的艺术是想揭示所有存在者甚至所有物体的隐秘的伤...

雨王亨德森 (1)

  • 第1页
    那儿有一个海洋生物站,我在水族馆获得一次奇特的经验。那是薄暮时分,我望着一条章鱼,它仿佛也在盯住我,把它柔软的头部紧贴在玻璃上,苍白的肌肤现出银白色的粒斑。它那双眼睛像在冷静地和我交谈;比冷静交谈...

八月之光 (1)

  • 第1页
    《福克纳在弗吉尼亚大学讲演录》(1957—1958)p45 “除非像惊险故事那样沿着一条直线发展,否则一本小说只能是一系列断片。这多半像是装饰一个展览橱窗。要把各种不同的物件摆放得体,相互映衬,需要有相当的眼...

闹剧,或者不再寂寞 (1)

  • 第1页
    2 婚姻也是一种考验,只要所有人都心甘情愿地屈身其中,它就充满了戏剧的可能性。 爱情向来不值一提。而且,大概是因为我在大萧条的童年时代深受劳莱与哈代的毒害和引导,终生受其影响,所以我可以很自然地在讨论...

叔叔的故事 (1)

  • 第1页
    P35 我们认为天地间一切既然发生了,就必有发生的理由与后果,所以,每一桩事都有意义,不必苦心经营地将它们归类。认为所有的事物都有含义是我们一种极端的看法,另外还有一种相反的极端看法,则是一切都无意义...
<前页 1 2 3 4 5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