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曼对《人在欧洲》的笔记(7)

小曼
小曼 (公众号 曼曼谈(无产美少女))

读过 人在欧洲

人在欧洲
  • 书名: 人在欧洲
  • 作者: 龙应台
  • 出版社: 三联书店
  • 出版年: 1997-12
  • 给我一个中国娃娃
    中国在西方的阴影下生活了很久,但是今天的台湾似乎已经开始有足够的知识与智慧去抗拒这个巨大的阴影:对于现行价值观的重新检阅、反省,应该是建立民族自尊的第一步。 给我们的孩子一个中国娃娃吧!
    引自 给我一个中国娃娃

    呼喊式结尾

    2012-02-19 19:37:10 回应
  • 烧死一只大螃蟹
    可是这些话,我都没有说;我觉得无力。这些年轻人是怎么成长的呢?难道不是和我一样,从稚嫩的年龄开始,看着小狗被抛出墙外,看着小猪被摔得肚破肠流,听着杀猫的故事,闻着烟蒂烧燃猴毛的焦味?他们不是那样长大的吗?不管课本里怎么写,如果整个社会给他们看的是人对生物的肆虐,沾沾自喜、毫无罪恶感的肆虐,谁能要求他们了解“爱生”呢?“爱生”的观念从哪里开始呢?
    引自 烧死一只大螃蟹

    2012-02-19 19:47:27 回应
  • 斜坡
    当我的婴儿车不必停在人行道的“悬崖”上,而能安全顺遂地滑过街心时,我感觉到自己是在一个“富而有礼”的社会中。它有钱为每一条人行道建斜坡,但是更重要的,设计道路的人在灯下制图时,会想到他的社会中有年轻的母亲推着稚嫩的幼儿、有失明的人拄着问路的手杖、有弯腰驼背的老者蹒跚而行……为了这些人,他做出一个小小的斜坡来。这个斜坡,是一份同情,一份礼让,一份包容。 只是一个小小的斜坡罢了!但是,台湾距离真正的“富而有礼”还有多远呢?
    引自 斜坡
    2012-02-19 19:51:04 回应
  • 台湾素描 之二
    “什么游行,你知道吗?”我问司机。 司机摇摇头,“不知道,没兴趣。” “为什么没兴趣?这一年政局的突变你觉得怎么样?” 司机猛地一个急转弯,抢在一辆大公车前。漫不经心的说:“变不变,都一样。国民党是这样,民进党作主以后也会同款。我只是国中毕业,没有什么知识,他们在吵什么、争什么,我实在不知道。像我们这种人,只求平安,一家大小有饭吃、有房子住,小孩能上学就好。谁作官其实都不要紧……”
    引自 台湾素描 之二
    2012-02-19 20:02:51 回应
  • 视大奖·必藐之
    但是,中国人欲得诺贝尔文学奖超乎寻常的急切当然也透露出一个讯息:中国 人特别需要西方的肯定来肯定自己。这一点,大概是很多人不愿意承认但不得不承认的。我们的作家,必须跃过了汉学家的龙门,才能身价百倍。这种情况的荒谬可以在比较之下暴露出来,试问,中国也有许多专门研究美国文学的“美学家”!美国有什么作家会寄望藉由中国的“美学家”来肯定他自己的价值?有什么德国作家在乎台湾哪个德文教授对他的评价?
    引自 视大奖·必藐之

    这个事大家看淡了,但是诺贝尔还是大卖点,在近30年间,纯文学离大众生活远得超乎你的想象。

    2012-02-19 20:25:03 回应
  • 可以原谅,不可以遗忘
    犹太人在西方舞台上声音特别大,当然有许多原因。原因之一:犹太人财大势 大;尤其在美国,不论是新闻、政治或经济,都有举足轻重的控制分量。原因之二:犹太人是弱者;没有其他民族(至少在西方人的观念里)受过那么多的苦难。原因之三:西方人有罪恶感;多少犹太人的苦难是西方人所造成的。
    引自 可以原谅,不可以遗忘

    美国犹太人从少数族群到掌握大权。

    巨大的悲剧之所以发生,都只因为个人没有认清人的自主权,随波逐流,而流至不可控制的灾难。
    引自 可以原谅,不可以遗忘

    纳粹

    一个当过红卫兵的人告诉我:“当时我们冲进教室把老师拖出来打得鼻青眼肿,逼他下跪,我心里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可是大家都这么做,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所以我也定了心,放心地去打。”人云亦云是人的常态,自我觉醒、反抗潮流,是人对自己较高的道德期许,一种理想的追求。
    引自 可以原谅,不可以遗忘

    2012-02-19 20:36:03 回应
  • 丑陋的美国人

    在昨晚的奥地利电视上,瘦削的华德翰总统感情激动地说:“我的良心是清白 的;美国的决定使我觉得不可理解,也很难过。” 令华德翰“难过”的,是美国政府已经决定正式将他列入“黑名单”,不许他 以个人身分进入美国领土;这份“黑名单”上总共大约有四万个名字,包括罪犯、 共产党、传染病患等等。一九七九年以前,有些从前的纳粹隐名埋姓地在美国定居 下来,成为公民。一九七九年,在犹太势力强大的纽约有议员提议将过去的纳粹也 列入黑名单的范围。提议通过之后,不少已经在美国住了三四十年的公民被搜捕出 来,解送以色列当战犯审判。 两年前,犹太组织开始搜集华德翰的资料,指控他是当年谋杀犹太人的帮凶, 要求美国政府将他列入黑名单。美国司法部终于在这两天正式宣布华德翰有“罪嫌”, 不准进入美国。消息公布之后,美国新闻界,包括《纽约时报》及《华盛顿邮报》, 发出一片赞美的声音,宣称美国再度向世界证明了它是个道德的巨人。 西方人四十年来对纳粹的围捕牵涉到人对“罪与罚”的道德观,其中的难题与 矛盾我在《可以原谅,不可以遗忘》一文中触及。华德翰事件所暴露无疑的,是美 国朝野那分“我来审判你”的狂妄自大,与“大鱼吃小鱼”的丑陋现实。 首先看看小国奥地利的屈辱。美国人说华德翰有“嫌疑”,曾经荣任联合国秘 书长的华德翰,身为一国总统,忙不迭地就赶快搜集自己的各种资料寄往美国,努 力地向美国人证明自己的清白无辜;美国人是法官,他是嫌疑犯,而结果呢?美国 人说,华德翰所呈交的资料不足以证明他无罪,因此判他“有罪”,昭告于全世界, 而这位奥国总统至今唯一的回击,是激动地说:我是清白的,我很难过,我不了解 是怎么回事! 如果指控华德翰的不是美国,而是和奥地利一样只有几百万人的小国尼泊尔呢? 大概谁也不会理睬。美国知道自己权大势大,一点都不心虚地扮演着判官的角色, 而被审判的又恰巧是国际政治舞台上没有什么分量的奥国。如果不是华德翰,而换 了撒切尔夫人或西德的科尔总理,美国敢那么跋扈吗? 华德翰究竟有没有罪当然是整个问题的核心,可是自命为法官的美国自始自终 不曾斩钉截铁地说他有罪。司法部长米斯强调:“我们并未说他有罪,只是说他有 ‘嫌疑’。”“罪”与“嫌疑”之间差距何止千里?更奇怪的是,司法部决定将华 德翰列入黑名单,理由是华德翰所提反证不足以表示他的清白。在美国一般的法令 中,判决一个人有罪的先决条件是指控者提出被告犯罪的确实证据,而不是相反的 要求被告提出证据来证明自己清白。也就是说,在司法部能提出斩钉截铁的罪状之 前,华德翰必须以清白视之。这个一贯的尊重人权的原则在这个案件中却受到令人 难解的漠视。 美国报纸社论一片称颂之声,赞美美国的高度道德精神。《华盛顿邮报》说: “有人指称华德翰事件只不过再度显示美国犹太政治势力之庞大,对华德翰的指控 其实是没有理由的。我们希望外人对美国的了解不仅于此。美国的道德立场经常有 人说是毫无理由的,譬如智利、韩国、苏联等等,在华德翰事件中,里根政府其实 发扬光大了美国最美好的传统精神。”(转载于《国际先锋论坛报》,四月二十九 日) 社论作者的意思可以用一句话翻译:“我们美国人的道德标准之高是许多国家 无法了解的。”以智利、韩国、苏联为例来表示美国道德的高超,作者所流露的自 满自恋情绪令人惊异,对里根的赞美更不是时候;任何有点头脑的人都要问:那么 美国对伊朗的军售与对尼加拉瓜的干涉又算哪门子道德立场呢? 自认道德上高人一等的自满与自大,付诸行动就是所谓的“替天行道”了。里 根之所以会把偷鸡摸狗弄来的钱拿去送给反政府的尼加拉瓜游击队,也无非是这种 垄断道德的自满感在引导。 尼加拉瓜政府倾左, 所以是“坏人”;美国的责任在 “捍卫世界民主和平”,所以要打击“坏人”,所以要用军火去支持游击队颠覆尼 国政府。这是一个“高超”的“道德立场”,他在“替天行道”,因为是替“天” 行道,所以里根执意漠视国会通过不准援尼的法令,也漠视尼国游击队用美国的枪 屠杀妇女及婴儿的酷行。他赞美尼国游击队“道德高超,和美国的立国先贤一样”。 道德,好像是美国人独家拥有的私产。当其他国家起纷争时,占有道德的美国就觉 得自己有仲裁的权利,为他人决定谁有道德、谁没有道德,里根显然认为美国人比 尼国人更清楚尼加拉瓜需要什么样的政府。 与华德翰事件的同时,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小人物在美国受捕,警察七手八脚地 把嘶喊、挣扎的利那斯架上飞机,送往苏联去接受死刑。利那斯在美国住了几十年, 苏联的法庭认为在二次大战他曾是集中营的军官,判了他死刑,美国因此剥夺了利 那斯的居美权利,递解出境。 事件本身并不稀奇,七九以来,美国司法部已经处置了许多有纳粹记录的人。 值得注意的又是新闻界的反应。反对解送利那斯的人说,苏联的法律不比美国的法 律,后者尊重人权。把利那斯送到苏联去“正法”等于肯定苏联的法律。赞同递解 利那斯的人说,哈,美国再度表现了它的道德感,又除掉了一名纳粹!《纽约时报》 的社论强调美国是“解救全世界,使之幸免于法西斯主义”的国家,递解利那斯是 美国道德勇气的象征。 仔细分析一下,反对者的理由,是美国法律站在道德、人权的一边,苏联法律 则相反。赞成者的理由,是美国人站在正义、卫道的一边,拯救全世界。不论反对 或赞成,归根究底,都同样一个意识:美国是道德的天平、正义的化身。 美国人一向把自己看作对抗法西斯主义的英雄;矛盾的是,如果他那种自以为 独霸真理、垄断道德的骄满发展过度,美国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法西斯罢了。

    2012-02-19 22:25:01 1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