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me对《美国陷阱》的笔记(1)

Yime
Yime (有时矫情有时歌)

读过 美国陷阱

美国陷阱
  • 书名: 美国陷阱
  • 作者: [法] 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法] 马修·阿伦
  • 副标题: 如何通过非商业手段瓦解他国商业巨头
  • 页数: 362
  • 出版社: 中信出版集团
  • 出版年: 2019-5
  • 第1页 美国陷阱

    # 《美国陷阱》 摘抄

    “作为我们曾经的合作伙伴,贵方这种态度是完全不可接受的。”收到这封信后,通用电气不为所动,该公司电力部总经理依然态度强硬,要求法国电力公司在2016年6月15日前必须接受条件。法国电力公司怒火中烧,被迫拿出了撒手锏,提出要中断与通用电气之间所有的商业关系。事件发展到这个阶段似乎停滞了。双方开始对峙,这种局面能持续多久呢?通用电气背后的靠山美国政府,通过实际控制法国所有的核电站,已经拥有未来的一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人们早该想到这些后果!假如法国未来在重大国际政治问题上与美国意见相左,那会有什么结果?类似的情况早在2003年法国拒绝参加伊拉克战争时就发生了。法国陆军前参谋长亨利·本耶阿特将军在一部名为《幻影战争》(献给阿尔斯通事件)的纪录片中表示,美国决定不再向法国军队供应零部件。“这种情况如果斯持续下去,”本耶阿特将军说,“我们的戴高乐号航空母舰就无法运行。”直到2016年年中,我这个案子的前景依然晦暗不明。在美国的宣判日期不断延后的情况下,我很难保持一种哪怕是表面上的平衡。

    —————

    美国当局在法国议员面前直言不讳的承认,任何公司只要有一根指头踏入美国境内,就会收到美国司法的管制。他们会毫不手软的使用美国国家安全局能够动用的所有手段进行调查。在美国,国家安全局是一个负责进行所有窃听和电子监控活动的机构。

    ————————

    美国司法部只信奉力量对比,强者为王,而且他可以动用的资源极为丰富。

    ————————

    密特朗在总统任期快结束时,曾对乔治-马克·本阿姆说过这样一段具有前瞻性的话:“法国还浑然不知一但我们已经与美国开战了,是的,这是一场持久的、至关重要的战争,一场经济战,一场表面上没有伤亡,却生死攸关的战争。”这并非我一个人的战争。这是一场关系到我们所有人的战争,一场比军事战争更加复杂、比工业战争更加阴险的战争,一场不为公众所知的战争:这是一场法律战争。

    ————————

    专家已经确切地描述了这种被称为“法律战”的新型冲突,即利用法制(法律)体系,将敌人一或被“锁定”为敌人的目标塑造成违法分子,以此给对方造成最大程度的损害,并通过胁迫手段迫使其服从。“9·11”事件发生后不久,同年12月

    美国陆军上校查尔斯·邓拉普提出的这一概念初见雏形,此后便被美国新保守主义的许多研究人员援引,并主张扩大其适用领域。事实上,在各方共同关注的许多议题上,美国已经成功地向其同盟国及它们的企业施加了一套自己的准则,例如打击恐怖主义、反对核扩散、打击腐败、反洗钱。这些合法和必要的战斗使美国人自诩“世界警察”。凭借强势美元(国际商业往来的手段)和技术(允许通过美国的电子邮件系统在全球范围内传输数据)的力量,美国不仅成了全球唯一能够颁布域外法的国家,还成了唯一能够执行域外法的国家。罗网是这样织就的:自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欧洲各国逐渐默认服从美国法的管辖。而直到如今,它们仍然无力设置类似的机制用以自卫或者进行反击。或许,我们该问问:这些国家真的想过反击吗?

    ————————

    面对这样一套倚仗军事实力、司法武器和信息技术的帝国主义逻辑,其他国家没有反抗的余地:要么屈服,要么合作要么消失。面对美国的这种行径,我们必须放弃幻想,着眼现找们所处的环境,既非小布什总统说的“硬实力”,也非克林顿总统说的“巧实力”,更非奥巴马总统说的“软实力”。我们正处于美国“韧实力”的控制下,而这仅仅是故事的开始。对此,法国政府和欧洲其他国家的政府居然毫无反抗手段,这正常吗?难道我们已经变得如此弱小?忍辱负重、退缩不前难道是我们的唯一出路。

    2019-05-26 00:42:10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