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iqingnanzi对《为什么长大?》的笔记(11)

beiqingnanzi
beiqingnanzi (人来潮涌 死于浪漫)

读过 为什么长大?

为什么长大?
  • 书名: 为什么长大?
  • 作者: [美] 苏珊·奈曼
  • 页数: 231
  •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
  • 出版年: 2016-4
  • 第33页 先哲的思考

    在大多数情况下,政府所欲求的不成熟不需要通过武力或偷窃就可以实现,因为我们很乐意与其共谋。毕竟,让别人替我们思考比我们自己思考要容易得多。极权主义政治制度不是必需的,也往往事与愿违,因为不管哪里有明显呈现的控制机制,哪里就有勇敢的灵魂站出来反对这些机制。直接控制早晚引发叛乱;间接控制致使依赖。非极权社会为我们提供了一系列玩具,让我们感到舒适,助长了我们懒惰的天性,是我们的幼儿化过程更为简单微妙……这种虚假的本末倒置使我们永远滞留在迷惑之中。难怪康德说,远离自我招致的不成熟是人类有史以来最重要的革命。

    2018-09-27 15:49:55 回应
  • 第47页 先哲的思考

    任何一个具体的物件——美食或高科技玩具——本身都不是邪恶的。问题在于他们制造虚假的需求并令我们产生依赖。购买最新款智能手机所带来的快乐比起忘记给它充电所产生的焦虑与困扰要短暂得多:突然间你感到无助。就连接受高科技比较慢的人也不记得没有这些技术之前的生活是什么样了。通知社会的人进一步强化了我们的依赖性;他们利用所掌控的权力尽一切可能地培养我们对奢侈品的口味,让我们误以为拥有的奢侈品越多就会越性感、越满足。他们借此分散我们的注意力,让我们不再思考真正限制我们生活的问题。你可以走进电子产品店,选择令人眼花缭乱的智能手机。但是,对于代表你的政府、政府从你身上收取的税金的使用以及限制你的法律,你又有多少选择的余地?

    ……

    2018-09-28 20:03:28 回应
  • 第54页 先哲的思考

    如果你够幸运,文化可以给你带来收入;只要有人鼓掌,它还可以给你些微的自尊感;他甚至可能给你带来绝妙的时刻,你享受其中以至于忽略了这个世界更重要的伦理面向。只有充分意识到文化的力量才能意识到文化控制我们的能力。卢梭描述了文化束缚我们的机制,相形之下,以为文化是获得自由的工具这一乐观的启蒙运动信念过于肤浅了。这就好比一个一辈子都在调情逗乐的人写了一篇爱情颂歌,却发现眼前站着的是一个心碎的男人。正因为卢梭的意识精微又强烈,他解放自己的努力才会令他堕入痛苦:“我想做的不过是对付一个骗人的行当,从事这一行当的人都认为自己在追求智慧,而其实他们只是爱慕虚荣。”凡是度过卢梭对哲学的批判却未发现这种喷薄而出的冲击力的人不是圣人就是骗子。

    ……

    2018-09-28 20:26:25 回应
  • 第76页 先哲的思考

    我的儿子在十一二岁时,有一天放学回家,抱怨老师待他不公,我听了事情始末后认为他是对的。当时我这样对他说:这不会是最后一次手握权力的人不公平地对待你。他们可能是迫于威胁,出于嫉妒,或者仅仅是因为累了,他们也许会喜欢某个会奉承的孩子或员工,或者仅仅是乐于看到他遭遇挫折。除了学习读写和算术以外,你在学校里还得学会怎么样面对不公而不迷失自己。 这样的平衡对吗?遇到太多不公平之后,我已经不会像他那么愤怒。我们希望孩子对不公正保持警醒,只是不希望孩子被不公击垮。我很高兴对他讲了这番话:这比当我是小孩子时,我的父母否认老师有可能不那么善良要好得多,父母说的话让我陷入了孤独、愤怒和深深的困惑之中:他们不是在说,实然就是应然吗?

    ……

    2018-09-28 22:22:46 回应
  • 第103页 别再被愚弄了

    每一个新生命的诞生都隐含着全新开始的热望,但经验很快就告诉我们,我们出生在关系网络之中,这张网在支撑我们的同时束缚着我们。只要我们稍微长大一点有了一定的经验,就会明白我们来到的这个世界是给定的,很少顺遂我们的意志。很多时候我们甚至难以融入这个世界。为;了从根本上重组这个既定的世界,卢梭选择了很多青少年都会选择的路径。青少年发现世界不是它本来应该有的样子,因此而愤怒,进而秉持着一种理想主义。年轻人都知道这种理想主义,但到了后来往往放弃了它。(“一个人在二十岁以前不是社会主义者,他是没有心灵的;一个人在四十岁之后仍然是社会主义者,那他就是没有头脑的。”这句话包含着很多错误的概念,它误解了心灵与头脑之间的关系,而且还带着轻薄的口吻。)可以肯定的是,青春期对于实然与应然之间差距的愤怒令人沮丧。

    2018-10-07 23:36:14 回应
  • 第145页 教育

    不去使你看起来鹤立鸡群的地方,去有人比你优秀的地方。

    2018-11-01 10:09:25 回应
  • 第170页 工作

    劳动是我们非做不可的事,即不断生产我们赖以生存的东西——主要是食物。劳动永远不可能是完全自由的,因为对它的需求出于天性,另一方面劳动也不生产可以持久的东西。相形之下,工作这种活动具有黑格尔和马克思所觉察到的自由和神圣性质。因为工作创造了可以持久的东西,从桌子到艺术品,他们创造了一个世界,使我们得以在宇宙中确定一个位置,否则宇宙就像我们人一样无常而又短暂。我们很早就知道我们会死。

    2018-11-18 20:42:41 回应
  • 第175页 工作

    长大之后的工作无疑应该是有用的,它需要投入精力、精神和自己最耀眼的能力;换言之,工作是可以带着荣誉和尊严去做的。符合这些标准的工作少之又少;大部分工作只是做一些明显不用、可能有害、肯定浪费的事,微不足道,默默无闻。 ...在现在,无数有能力的年轻人,只要能找到工作就很开心了。他们可做的选择往往比以前的人要差得多从事体力劳动的人,很可能发现自己在生产一些设计不合理的东西。能说会道的人可能会去教书,一份非常体面的职业,但他们很可能发现自己受着教育机构的压迫,而这些教育机构正在逐渐偏离他们所声称的目标。其余的人很可能只能做做销售员、商务经理或广告商。 ...他关注的不是广告引起了虚假需求这样的经济和政治问题,“而是人的问题:演员像小丑一样的工作;作家的设计师想白痴样子,思考问题;保险公司和广播公司知道事实的真相,而且煽风点火。他们时而自信满满、谎话连篇、油嘴滑舌,时而阿谀奉承、傲慢无礼”。

    2018-11-18 21:08:30 回应
  • 第177页 工作

    对大多数人来说,问一份工作是否真的有创造性已是一种奢侈,我们只关心薪酬高不高,工作条件好不好。

    “在我最富创造的年岁里,我每天花八个小时做毫无意义的事情——成长要面临这样的事实意味着什么?这是问题之所在。”

    2018-11-18 21:13:51 回应
  • 第184页 工作

    我们告诉孩子,他们提出的所有问题和已经想到的问题都会在学校里找到答案,然而,他们被送去的机构却让他们失去了提问的欲望。我们想要更了解世界,而不是窝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里,但我们的旅行大多事与愿违:要么在无比严密的保护措施之下游览成人世界,要么完全逃离成人世界——否则就在你付得起的阳光最灿烂的沙堆上玩耍。我们想在世上留下印记,但结果只是制造或出售一些让我们分神的、注定要损坏的玩物。我们把本应成为生命本质的活动变成了仅用以维持生计的手段。总之,我们认为理所当然的生活方式是对生活本身的歪曲与倒置。那么,谁想长大去面对这样的生活呢?

    2018-11-18 21:49:16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