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发育 (1)

  • 三十 莫名其妙
    我真羡慕卡夫卡。他至少可以逃避阳光,放弃美好。我却没有办法逃避,没有勇气放弃。他的逃避和放弃可以被人欣赏,而我却像细菌,被光明和美好追的无处躲藏。 我希望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怪胎,与所谓的俗人区别开来,... (1回应)

星,雪,火 (4)

  • 第97页
    一个人在这样遥远、孤寂的地方能够做些什么?首先,他可以看看天气、星星、雪或者是火——这是他最常阅读的书。而他所做的一切,不论是将木柴和几桶雪带进,或是将废水带出,都需要他站在野地的空旷处,暂时远离...
  • 第37页
  • 第32页
    棕色的潭水自冰监狱中释放,往上涌,冒出泡沫,溢出洞的边缘。有时,水不断涌出,弄脏了雪,淹没了我周围的冰。p032 冰冷的手,冰冷的脚,麻木、疼痛的手指。整天只吃一个冰冻的甜甜圈,或一块干肉,一把雪。p034
  • 第28页
    捕兽年从冬至开始,久久不散的阴暗和柔和的斜光,构成了一个微明的世界。冷冷的阳光照亮了南方的群山,白昼才刚刚开始,就结束了。我变成一只生活在幽暗的动物,早出晚归,在黑暗中开始,也在黑暗中结束。步履维...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3)

  • 第151页
    奔放的阳光,丰饶原野上的高大植物在下午三四点的酷热中打瞌睡,我们家木地板的吱嘎声,烟灰缸在我床头柜大理石板上轻轻推动的刮擦声。我知道我们的时间所剩不多,但我不敢去算;我知道这一切会往哪儿去,却不愿...
  • 第78页
    “那我们试试看⋯⋯”我还没回过神儿来,他已经偷偷靠近我。靠太近了⋯⋯除了在梦里,或他拱手替我点烟之外,我从来离他这么近过。如果他耳朵再近一点,就能听到我的心跳声。我在小说里看过这种事,可是...
  • 第30页
    我花了一段时间才了解,根据他当天身上的泳裤不同,他有四重人格。知道可能出现的是哪一种,让我有占了点优势的错觉。红色:大胆、固执、非常成熟、近乎粗暴的坏脾气——最好离他远一点。黄色:活泼、愉快、风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