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背山 (1)

  • 第199页
    白天,恩尼斯往大山谷另一方眺望,有时候会见到杰克,小小一点在高地草原上行走,状若昆虫在桌布上移动;晚上杰克呆在漆黑的帐篷里,将恩尼斯视为夜火,是巨大黑色山影的一粒红色火花。

我是你流浪过的一个地方 (6) 更多

  • 第75页
    你得自己去呼吸,自己去欢笑/自己去打一个响亮的喷嚏/你得自己去做爱,去抱一棵树/自己去吃一个虫咬的苹果/然后你自己去流泪,去受苦,去忍受病痛...
  • 第72页
    我曾是一条泥沙俱下的水 我曾是一条泥沙俱下的水 现在,我安静了,我静静地流淌 静静地,仿佛不流淌一样 可我的心底也有很深的淤泥 荷花不嫌弃我,亭亭玉立 鱼儿不嫌弃我,东西南北地游戏 我的清澈和淤泥各得其所...
  • 第71页
  • 第52页
    那些单纯的快乐 那些单纯的快乐 那些一碰就响的快乐 已经是一去不复返了 我现在的快乐是混浊的 有时候还是苦中作乐 我想象得出,等我再老些 我自然还要笑 只怕是笑着笑着就笑出泪来
  • 第25页
    我有足够的时间来吃一只苹果 我有足够的时间来吃一只苹果 它的皮是红的,肉是白的 它的籽小而棕色,我数了数,一共八个 你看看,我有足够的时间 把鲜嫩的青菜洗净 再做出清香的味道来 我还有足够的时间来写一封信...
  • 第15页
    你把苹果洗三遍 你把苹果洗三遍 然后削皮,一圈又一圈 其实我想吃的苹果 是大小不一的那种 是色泽不均匀的那种 是有时候还头扁嘴歪的那种 你把苹果洗三遍 然后削皮,一圈又一圈 其实我想吃的苹果 是我猴子一样爬...

假证件 (3)

  • 第116页
    常有人把城市比作语言:城市是可以被阅读的,就像阅读一本书一样,这个比喻也可以倒转过来。我们在阅读中的散步勾勒出我们内心的居住空间。有些文本永远是我们的死胡同;有些文段则是桥梁。T.S.艾略特:一株在倒...
  • 第91页
    当我们一行字也写不出来的时候,会有一股绝望的力量推动我们去重新翻阅那些曾经读过的书,仿佛在那里能找到解药,或者说是得到拯救…
  • 第89页
    “每一个事物都是一个在其之外空无一物的空间。”约瑟夫·布罗茨基这样写道。每个词语都生发出一个在其之外没有任何音响的静默。名字是遮掩假体的手套,包裹着虚无。一个孩童学会了一个生词,便获得了一座通向世...

动物集 (2)

  • 第53页
    为口渴的人,骆驼在他布满山岩的体内保存着最后一条潮湿的矿脉;为孤独的人,柔软的、浑圆的、纤柔的大羊驼模仿着一位幻想中的女士的步态与优雅。
  • 第27页
    印度水牛像极了孔子和老子,在我们面前无止境地咀嚼着某几条永恒真理的质朴草叶。它迫使我们一下子就接受了反刍类动物来自东方的观点。

罂粟与记忆 (5)

  • 第129页
    最白的鸽子 最白的鸽子飞走了:我可以爱你了! 轻柔的窗子里摇晃着轻柔的门。 那颗寂静的树已经走进寂静的房间。 你近在眼前,又好像已不在此地。 你从我手里接过这朵大花: 不是白的,不是红的,不是蓝的——你...
  • 第163页
    数杏仁 数杏仁, 数数那苦涩使你不眠的东西, 把我也数进去: 你睁眼时没人看你,而我曾寻觅你的眼睛, 我纺过秘密的线, 上面有你想象的露珠, 它落下来掉进罐子, 有一句找不到人心的格言,在守护它。 只有在那...
  • 第99页
    喝蓝 喝蓝我是第一人,那蓝还在找它的眼睛。 我喝你的脚印,我看见: 珍珠,你在我手指间滚动并长大! 你在成长,像所有被遗忘的人。 你翻滚着:忧郁的黑冰雹粒 掉进一块因挥别而变白了的头巾。
  • 第39页
    最后的军旗 一戴水彩兽被追赶到苍茫边界。 快带好你的面具,把睫毛涂绿。 乌木桌上早已端来一碗糊涂铅丸, 这里一春又一春,酒沫飞扬,岁月苦短, 多光彩,射手的奖赏——异乡人的玫瑰: 你那把疯髯,树墩子上无...
  • 第97页
    走进雾角 隐秘镜中的嘴, 壮志柱前的膝, 铁窗上的手: 你们就享用这黑暗吧, 道出我的名字, 把我领到它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