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分 (1)

  • 第46页
    “新艺术并不是为了所有人的,就像浪漫派艺术那样,而是留给少数特别有天赋的人的。” 单纯的感官愉悦所暗示的取悦观众的功能大于艺术形式,本身就说明了艺术家的实践活动动机不纯。一个想着赚钱的艺术家难道不是...

金鱼 (1)

  • 第204页
    “这里的人们,包括阿撒卡人、那吉拉人、阿卢贡人、乌来·爱撒人、乌来·伊拉人,这些人有我见到过的也有我没见到过的,他们都属于这块土地,而我却从未属于过任何一块土地。这些人又在做什么呢?他们相互争斗,...

错误之夜 (1)

  • 第76页
    “讲故事可不是微不足道的事,尤其是在一个认为把自己的缺点、弱点和不幸抖落给外国人看是非常不好的国家里,给外国人看的应该是一张安详的脸,一颗纯洁的心,应该是处处有模有样。脏衣服是不能当着外人的面洗的...

终极亲密 (3)

  • 第386页
    最后一章里面关于终极亲密的描述写得特别好,真正的亲密不就是这样吗,卸下所有防备和羞耻,甚至连那些想要让人仰视的优点也放下,让两个赤裸的灵魂面对面。其实写到这儿,两个偷情的人完全调了个儿,把自己心中...
  • 第185页
    “我始终对历史事件证词的可信度问题兴致盎然。我们说,基督是现在和未来,但首先是过去。无论我怎样解释《圣经》,我都基于已经发生了的、在两千年之前记载下来的事件。因此,我的眼睛寻回过去。大多数人的眼睛...
  • 第10页
    “我曾让妈妈搬过来跟我们一起住,但她拒绝了。最近这半年里,我一星期至少去探望她三次,照料她。我为她买这买那,给她做饭后来喂她吃。我告诉她,我在为她祈祷,但我没有勇气告诉她我爱她,甚至对汉娜我都说不...

今天我不愿面对自己 (2)

  • 第50页
    “在我不允许参加的会议上,我的纸条被定性为在工作场所卖淫。莉莉告诉我,内罗要求定性为叛国投敌,可他的说法无法令人信服。由于我不是共产党员,而且这也是我的初犯,于是人们给了我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我没...
  • 第91页
    “在厂里,偷窃不是什么恶劣的行为。工厂属于人民,人来自人民,拿人民自己的财产,所有能拿走的东西,包括钢铁木材、螺丝和铁丝。人们还这么说: 白天是拿,晚上是偷。” 整本书里关于那个年代最生动的片段。
<前页 1 2 3 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