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知的游历 (1)

  • 第59页
    十九世纪末叶,中国被称为“东亚病夫”,土耳其也曾被西方讥为“欧洲病夫”——如今所有场合,甚至荒郊的加油站,都有国父凯末尔的照片或雕像。旅游册警告不可批评这位深受爱戴的民族领袖:1923年,他结束奥斯曼...

解说疾病的人 (3)

  • 第140页
    麦蓝达想,穿好运动裤、运动鞋的德夫,对着电话嘿嘿一笑。过一会儿,他就会下楼跟太太守在一起,告诉太太他不去跑步了。活动手脚时扭了肌肉,他会这么说,然后定下心来读报纸。麦蓝达身不由己,她还是那么渴念他...
  • 第120页
    吃过午饭,他们便在面包屑窸窸窣窣的床上云雨欢爱一番;而后,德夫要眯上十二分钟。麦蓝达还从没见过要午睡的成年人,德夫说他在印度从小到大一直如此,印度天气太热,所以人们得等太阳下山才出门。“再说,这样...
  • 第81页
    结婚这么早,她一下子就给弄得左支右绌、不知所措了。孩子来得太快了,她要给孩子喂奶,又要一瓶瓶地温牛奶,温度还得用手腕估测。她这样忙着的时候,拉兹却在上课,穿着毛线衣和灯芯绒裤给学生讲岩石和恐龙的事...

天长地久 (1)

  • 第238页
    小时候,有一种说法,到现在都还盛行:女孩子不要嫁台湾本省人或客家人,因为“外省男人疼老婆”,比较尊重女人。 怎么可能呢?所谓“外省”,来自大江南北,什么省份的人都有,他们原乡的风俗习惯,不会比台湾更...

羊道·深山夏牧场 (5)

  • 第267页
    平时吃个饭,大家都很随意的。但到了吃肉的时候,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统统郑重起来。似乎这不止是一顿美食,更是一场仪式。大家分成两席坐定,小孩子们不入席,前前后后忙着搞服务。吾纳孜艾捧着小盆,杰约得别克...
  • 第261页
    在夏牧场美妙的七月,在吾塞醉醉丰腴盛大的季节里,擀毡结束了。斯马胡力为结束大型劳动后的人们宰杀了一只山羊羔,这正是吃山羊肉的美妙时节。宰羊时,我飞快地躲到山上的林子里。月光明亮,树林里青翠幽静。我...
  • 第210页
    据说哈萨克牧民有个古老的风俗,就是不为取食而猎杀野生动物(过去年代里哈族也有猎人,但狩猎只为了保护草场、获取皮毛),人们只食用自己饲养的牲畜以及用自己的牲畜换取的面粉、茶叶、盐和布匹。虽然不知其中...
  • 第71页
    总之,我不是一个路过者,相比之下,我与山野的缘分更深一些。这个世界因为与我的生活有关而使我心有凭持。这石头路上上下下的每一个角落,也因我时常穿梭、耽留而令我深感亲切,颇为踏实。当我骑着马走在石头路...
  • 第62页
    我想,其中的差异并非在于更细心的“关爱”。由于深知,才会尊重。当他们在羊群的浪潮中停车、熄火,耐心等待羊群缓慢经过自己......那是在向本民族古老的传统生产方式致敬。

羊道·前山夏牧场 (6) 更多

  • 第212页
    没想到会在李娟的书中读到做皂的事……因为自己就是一枚皂师,便很能够明白她所说的这种情感…这也是我选择手工皂的原因。家里也有一小袋洗衣粉,但一般情况下大家谁都舍不得取出来使用。明明土肥皂比洗衣粉可靠...
  • 第193页
    我高高地站在山顶,看了这边,又看那边。天气暗了下来。那时最孤独。 所有的黄昏,所有欲要落山的夕阳,所有堆满东面天空的粉色明亮云霞,森林的呼啸声,牛奶喷射空桶的“嗞嗞”声,山谷上游沙里帕罕妈妈家传来的...
  • 第166页
    然而无论怎样的生命,都会死去的。搬家时,一直小老鼠从拆去的塑料小棚下没头没脑地跑出来,被扎克拜妈妈一脚踩死。我只能庆幸那是一瞬间的事,还要庆幸它的灵魂单纯,不能理解痛苦。 ... 我还是不能明白生命的事...
  • 第161页
    在制作肥皂的季节里,大家离家时,总是再三嘱咐我看好正晒着的新肥皂,别让狗吃了。因为制作肥皂的重要原料就是羊油。 荒野中,人们也是自己制作肥皂的,而且原地取材...用羊油!!
  • 第42页
    大家都在嚼。嚼啊,嚼啊,嚼到该吃饭了,该睡觉了,就吐出来黏在衣服扣子上。第二天抠下来继续嚼。 好想尝一次这种松胶啊!!
  • 第28页
    林子里安静得像是空气里充满了耳朵,充满了倾听。
<前页 1 2 3 4 5 6 7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