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紀}手工皂对《羊道·深山夏牧场》的笔记(5)

{卑微紀}手工皂
{卑微紀}手工皂 (我是做手工皂的)

读过 羊道·深山夏牧场

羊道·深山夏牧场
  • 书名: 羊道·深山夏牧场
  • 作者: 李娟
  • 页数: 270
  •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
  • 出版年: 2012-8-25
  • 第62页
    我想,其中的差异并非在于更细心的“关爱”。由于深知,才会尊重。当他们在羊群的浪潮中停车、熄火,耐心等待羊群缓慢经过自己......那是在向本民族古老的传统生产方式致敬。
    2019-05-11 13:56:45 回应
  • 第71页
    总之,我不是一个路过者,相比之下,我与山野的缘分更深一些。这个世界因为与我的生活有关而使我心有凭持。这石头路上上下下的每一个角落,也因我时常穿梭、耽留而令我深感亲切,颇为踏实。当我骑着马走在石头路上,迎面遇到的游人羡慕地打问:“多少钱租的?”我说:“自己家的。”口气淡然,却无疑给他们当头一棒。
    总之和游客比起来,我是底气十足的。但比起牧人......我又是个彻头彻尾的走马观花者。我这算什么啊,没法解释的,莫名其妙的一个人......
    2019-05-11 14:02:42 回应
  • 第210页
    据说哈萨克牧民有个古老的风俗,就是不为取食而猎杀野生动物(过去年代里哈族也有猎人,但狩猎只为了保护草场、获取皮毛),人们只食用自己饲养的牲畜以及用自己的牲畜换取的面粉、茶叶、盐和布匹。虽然不知其中的道理,但客观上看,这种禁忌多多少少约束着狩猎行为。大约,与大自然最紧密、最纯粹地联系在一起的生活,需得有最自觉最踏实的环保意识,需得甘心与万物平起平坐而不去充当万物的主人。不知道做到这些,又需要怎样的一种纯真与满足......

    五一在台湾旅游时,与包车司机也聊到这个话题,说现在某些原住民也还会打猎,被许多人说成是残忍,但我们一致认为,真正依靠自然生存的人,其实要比我们这些城里人更加珍惜和敬畏自然。

    2019-05-15 15:59:23 回应
  • 第261页
    在夏牧场美妙的七月,在吾塞醉醉丰腴盛大的季节里,擀毡结束了。斯马胡力为结束大型劳动后的人们宰杀了一只山羊羔,这正是吃山羊肉的美妙时节。宰羊时,我飞快地躲到山上的林子里。月光明亮,树林里青翠幽静。我在林子里四处徘徊,望着远处暮色里的火堆,心怀不忍。我认得那只羊,当它还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认得了。我记得那么多的与它有关的事。当人们一口一口咀嚼它鲜嫩可口的肉块时,仅仅是把它当成食物在享用——从来不管它的母亲是多么地疼爱它,在母亲眼里,它是这世上的唯一......不管它曾经因学会了跳跃而无尽欢喜的那些往事,不管它的腰身上是否有着美丽的羽毛状花纹,也不管它是多么的聪明,曾经多么幸福,多么神奇......它只作为我们食物而存在、而消失。
    小尖刀,鲜活畜。仅仅几分钟的时间,它就从睁着美丽眼睛站在那里的形象,化为被卸成的几大块肉块,冒着热气堆积在自己翻转过来的黑色皮毛上。它最后的美好只呈现在我们的口腔中......这是不公平的事吗?应该不是的。我知道斯马胡力在结束它的生命之前,曾真心为它祈祷。我知道,它一经与我们达成了和解......
    同事,我还要为它庆幸,只为它从不曾经历过冬天,从不曾经历过太过漫长的、摧残着生命的严酷岁月。它的一生温暖、自在、纯真。
    我很喜爱的哈萨克作者叶尔克西姐姐也写过关于山羊的美妙文字,她温柔宽和地讲述了山羊会有的短暂一生。是啊,我们一定要原谅山羊的固执任性,以及它犯下的种种过错。——因为无论如何,它终将,因我们而死。

    2019-05-15 16:52:49 回应
  • 第267页
    平时吃个饭,大家都很随意的。但到了吃肉的时候,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统统郑重起来。似乎这不止是一顿美食,更是一场仪式。大家分成两席坐定,小孩子们不入席,前前后后忙着搞服务。吾纳孜艾捧着小盆,杰约得别克手持净手壶,两人依序次为席间每一个人浇水洗手。小加依娜则拿根新毛巾紧跟着两个小哥哥,每洗完一双手,就赶紧递上毛巾(餐前和餐后使用的毛巾还不一样)供其擦拭。大家谁也不笑。孩子们自己也陶醉在这种庄严的氛围中,觉得自己像个大人一样。
    热气腾腾的羊肉上桌后,气氛更是肃穆而充满期待。大家安静地坐在位置上,拖海爷爷开始做巴塔,大家抬起手心静听。而我惊呆了。
    我在各种各样的宴席上听过各种各样的巴塔,包括上次在塔门尔图的那一次,相比之下,都过于简单了。眼下,这哪里是祝辞,分明是诗歌的吟诵,是异常激情四溢的即兴表演!爷爷像个阿肯一样,用古老、单调,但却咒语般惑动心灵的旋律,即兴填词,热情讲述。从小马驹到刚出世的孩子,从天空到大地,从过去到未来,耐心而热烈地一一赞颂、祝福,并且句句押韵......整场巴塔持续了约十分钟,冷空气中,羊肉的香气渐渐沉到低处,却更浓厚,更清晰了。这时微微弯一弯腰,便能闻见固体一般坚实的浓香。而大家不为所动,像是面对神明一样,约束、凝重、深信不疑,心怀感激。孩子们也规规矩矩,安安静静地摊着双手站在空地上。爷爷微低着头,眼睛淡淡地看着前方空气中的一点,嘴唇唱念,深情怀想。他是智慧而浪漫的......而我们,我们即将受用美味,之前又饱尝激情,何止“感动”而已?.......
    2019-05-16 15:03:31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