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紀}手工皂对《伊斯坦布尔》的笔记(5)

{卑微紀}手工皂
{卑微紀}手工皂 (我是做手工皂的)

读过 伊斯坦布尔

伊斯坦布尔
  • 书名: 伊斯坦布尔
  • 作者: [土耳其] 奥尔罕·帕慕克
  • 副标题: 一座城市的记忆
  • 页数: 352
  • 出版社: 上海人民出版社
  • 出版年: 2007-3
  • 第51页
    每当我发现自己谈论博斯普鲁斯和伊斯坦布尔暗街的美与诗意,内心便有个声音告诫我切莫夸大,此种倾向可能出于我不愿承认自己的生活缺少美。如果我把我的城市看作美丽而迷人,那么我的生活必也如此。许多早期作家在书写伊斯坦布尔时往往养成这种习惯——在他们歌颂城市之美,用他们的故事迷惑我的同时,我却想起他们已不住在他们描述的地方,反而偏爱伊斯坦布尔西化后舒适的现代化设施。我从这些前辈那里得知,只有不再住那里的人有权对伊斯坦布尔的美大加颂扬,而且不无内疚:因为一个以城市的废墟与忧伤为题的作家,永远意识到幽灵般的光投射在他的生命之上。沉浸于城市与博斯普鲁斯之美,就等于想起自己的悲惨生活和往昔的风光两者差距甚远。
    2019-01-25 11:13:39 回应
  • 第5页
    离乡背井助长了他们的想象力,养分的吸取并非通过根部,而是通过无根性;我的想象力却要求我待在相同的城市,相同的街道,相同的房子,注视相同的景色。伊斯坦布尔的命运就是我的命运:我依附于这个城市,只因她造就了今天的我。
    2019-01-25 11:16:01 回应
  • 第206页
    如何从掉入博斯普鲁斯的车里逃生
    一、勿惊慌。关上车窗,等车子灌满水。确定车门未上锁。并确保每位乘客待在原处不动。
    二、车子若继续沉入博斯普鲁斯深处,拉手刹车。
    三、车子差不多灌满水时,最后吸一口介于海水与车顶之间的最后一层空气,慢慢打开车门,不慌不忙地离开车子。
    我禁不住要加上第四点:在神的帮助下,愿手刹车没夹住你的雨衣。假使你会游泳,找到通往海面的路,你会发现博斯普鲁斯尽管忧伤,却十分美丽,不亚于生命。
    2019-02-12 10:47:39 回应
  • 第226页
    ...然而我却很高兴看见布罗茨基写道:“这儿的一切是多么过时!不是陈旧、古老或老式,而是过时!”他没说错。帝国灭亡后,共和国虽确定其目的,却不确定其身份。建国者认为,往前走的惟一方式是发展“土耳其性”的新观念,也就是某种防疫线,隔开全世界。帝国时代多元种族文化的大伊斯坦布尔到此结束,城市停滞,掏空自己,成为单调、单语的黑白城镇
    2019-02-12 11:29:56 回应
  • 第229页
    这是一种残酷的共生关系:西方观察者喜欢点出让伊斯坦布尔别具异国情调、不同于西方的事物,而我们当中的西化者却把相同的每件事物看做障碍,应当尽快从城市表面铲除。
    此处简短摘录之:
    西方旅人在19世纪之前深感兴趣的近卫步兵最先解体。西方人好奇的另一个焦点奴隶市场,在他们着手描写不久后消失。持尖叉的“鲁法伊”僧侣和僧侣道堂随着共和国成立而关闭。许多西方画家画过的奥斯曼服饰在纪德抱怨后废除。另一个受欢迎的论题,后宫,也消失无踪。福楼拜跟挚友说他要去市场让人用书法写他的名字的七十五年后,土耳其全国从土耳其文进入拉丁字母,因而这项异国之乐也到此结束。这些失去的东西当中,我认为伊斯坦布尔人最难以承受的是,把坟墓和墓园从我们日常生活中的花园和广场迁移到可怕、高墙围绕的空地,丧失了柏树或风景。共和国时期许多旅人提到的搬运工,就像布罗茨基说起的美国老车——外国人一描写,它们便消失无踪。
    2019-02-12 11:37:21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