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紀}手工皂对《天长地久》的笔记(1)

{卑微紀}手工皂
{卑微紀}手工皂 (我是做手工皂的)

读过 天长地久

天长地久
  • 书名: 天长地久
  • 作者: 龙应台
  • 副标题: 给美君的信
  • 页数: 304
  • 出版社: 湖南文艺出版社
  • 出版年: 2018-8-1
  • 第238页
    小时候,有一种说法,到现在都还盛行:女孩子不要嫁台湾本省人或客家人,因为“外省男人疼老婆”,比较尊重女人。
    怎么可能呢?所谓“外省”,来自大江南北,什么省份的人都有,他们原乡的风俗习惯,不会比台湾更开放。我慢慢琢磨出自己的看法。台湾的外省女人之所以显得特别独立,与她们的男性伴侣平起平坐,不是因为“外省”,而是因为“流离”。
    流离,把他们从原乡的社会网络和宗族制约中连根拔起。面对生存的艰难,女人必须强悍自主,她不但要拉拔孩子长大,还要拉拔身边那个挣扎的男人在现实中求存。风雨飘摇时,离乡背井的男女夫妻没有土地可依靠,没有宗族的支持,只能相依为命,相互倚赖。他们的相对平等,来自于同舟共济的不得不。把外省人丢回原乡,所有传统制约的天罗地网都在,他们恐怕要原形毕露。
    女人的处境,美君是很有自觉的。她下了船,很快就发现,台湾有二十万个养女,那是任人凌虐的女儿们,公婆奴役她,丈夫吆喝她,儿女轻视她,最后她带着残破的身心终老。男人在客厅在办公室做愚蠢的决定,女人在厨房在卧室隐忍不言,孩子的可爱与无辜像绑架一样使女人甘心。
    美君无比坚定地对丈夫说:让女儿走自己的路。
    我们这一代女性的独立自主,从来就不是自己一代的成就。美君那一代的沉默的、柔弱的女人——屏东市场蹲着卖茼蒿菜的、北京胡同里揉着面做大饼的,每一个忍让的、委屈的女人,心里都藏着一个不说出的梦:让女儿走自己的路。
    2019-06-08 14:12:09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