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紀}手工皂对《亲爱的安德烈》的笔记(15)

{卑微紀}手工皂
{卑微紀}手工皂 (我是做手工皂的)

读过 亲爱的安德烈

亲爱的安德烈
  • 书名: 亲爱的安德烈
  • 作者: 龙应台/[德] 安德烈
  • 页数: 288
  •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08-12
  • 第2页
      
    爱,其实是很多不喜欢,不认识,不沟通的借口。因为有爱,所以正常的沟通仿佛可以不必了。
    2012-08-11 22:14:43 回应
  • 第41页
      譬如你说,你特别看重你和朋友同侪相厮守相消磨的时光。我不反对。人生,其实像一条从宽阔的平原走进森林的路。在平原上同伴可以结伙而行,欢乐地前推后挤、相濡以沫;一旦进入森林,草丛和荆棘挡路,情形就变了,各人专心走各人的路,寻找各人的方向。那推推挤挤同唱同乐的群体情感,那无忧无虑无猜忌的同侪深情,在人的一生中也只有少年期有。离开这段纯洁而明亮的阶段,路其实可以愈走愈孤独。你将被家庭羁绊,被责任捆绑,被自己的野心套牢,被人生的复杂和矛盾压抑,你往丛林深处走去,愈走愈深,不复再有阳光似的伙伴。到了熟透的年龄,即使在群众的怀抱中,你都可能觉得寂寞无比。
    2012-08-12 14:17:39 回应
  • 第46页
      这个社会不知为什么对过去充满怀念,对现在又充满幻灭,往未来看去似乎又无法找到什么新鲜的想象。我们的时代仿佛是个没有标记的时代,连叛逆的题目都找不到。因此我们退到小小的自我。
    2012-08-12 21:26:11 1人推荐 7人喜欢 回应
  • 第57页
      我希望我的孩子敢为自己的价值信仰去挑战权威,但是有些权威可能倒过来伤害你,所以我应该怎么教我的孩子“威武不能屈”而同时又懂得保护自己不受伤害?这可能吗?   你将来会碰到很多你不欣赏、不赞成的人,而且必须与他们共事。这人可能是你的上司、同事,或部属,这人可能是你的市长或国家领导。你必须每一次都做出决定:是与他决裂、抗争,还是妥协、接受。抗争,值不值得?妥协,安不安心?在信仰和现实之间,很艰难地找出一条路来。你要自己找出来。
    2012-08-12 21:41:29 回应
  • 第19页
    我的“冷”来自哪里?老实说,安德烈,作为这个历史坐标点上的台湾人,“民族主义”使我反胃——不管它是谁的民族主义。你知道,一个被长年过度灌食某种饲料的人,见到饲料都想吐。我们都被灌得撑了,被剥夺的,就是一份本来可以自自然然、单单纯纯的乡土之爱,纯洁而珍贵的群体归属感。它一经操弄就会变形。

    曾看一篇公众号文章,内容是在额头上纹了“台湾”两个字的外国人被中国人揍得不轻,最后证实这个外国人原本就是一个神经兮兮的人,闹过很多事。但重点不在这里,重点是,我看到在其它文章里头都能保持冷静、理智、中立的人们,在这篇文章下的留言确是清一色的:打得好!该打!

    我觉得毛骨悚然,觉得背脊发凉,甚至发现自己,不敢提出相反的声音。

    2018-07-09 16:24:49 回应
  • 第63页
    我发现:是,我知道,中国大陆的妇女在极不人道的工作环境里,为耐克做苦工,但我不会因而不买耐克的运动鞋。我知道麦当劳为了生产牛肉,大面积破坏了南美的原始森林,而他们的老板口袋里塞满了钱,但我不会因而不去吃麦当劳。我知道非洲很多孩子死于营养不良,但我不会因而勉强自己把每一餐饭的每一个盘子舔干净。换句话说,我发现我是个百分之百的混蛋(asshole)。

    我是一个“日子过得太好”的年轻人,狠狠打我几个耳光也不为过,但是至少,我清楚看见自己的生存状态,而且至少,我并不以我的生存状态为荣。

    正如龙应台在之后的回信中说的,我们不是圣人,我们的道德承受是有限的,但至少我们不该把生活过得那么理所当然,当那个时刻到来的时候,用自己的方式去行动,“那个时候,你会很清楚地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不做什么,做不到什么。”

    2018-07-10 13:46:30 1人推荐 回应
  • 第84页
    他转过身来对着我,认真地说,“妈妈,你难道不知道吗?爱的时候,不说也看得出来。”
    2018-07-10 16:08:53 回应
  • 第86页
    安德烈,我们自己心里的痛苦不会因为这个世界有更大或者更“值得”的痛苦而变得微不足道;它对别人也许微不足道,对我们自己,每一次痛苦都是绝对的,真实的,很重大,很痛。
    2018-07-10 16:15:55 回应
  • 第87页
    你需要的伴侣,最好是那能够和你并肩立在船头,浅斟低唱两岸风光,同时更能在惊涛骇浪中紧紧握住你的手不放的人。换句话说,最好她本身不是你必须应付的惊涛骇浪。
    2018-07-10 16:18:42 回应
  • 第102页
    然而母亲想念成长的孩子,总是单向的:充满青春活力的孩子奔向他人生的愿景,眼睛热切望着前方,母亲只能在后头张望他越来越小的背影,揣摩,那地平线有多远,有多长,怎么一下子,就看不见了。
    2018-07-10 17:17:24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