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紀}手工皂对《孤独六讲》的笔记(10)

{卑微紀}手工皂
{卑微紀}手工皂 (我是做手工皂的)

读过 孤独六讲

孤独六讲
  • 书名: 孤独六讲
  • 作者: 蒋勋
  • 页数: 272
  •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09-10-1
  • 孤独没有什么不好
      孤独没有什么不好。使孤独变得不好,是因为你害怕孤独。   当你被孤独感驱使着去寻找远离孤独的方法时,会处于一种非常可怕的状态;因为无法和自己相处的人,也很难和别人相处,无法和别人相处会让你感觉到巨大的虚无感,会让你告诉自己:“我是孤独的,我是孤独的,我必须去打破这种孤独。”你忘记了,想要快速打破孤独的动作,正是造成巨大孤独感的原因。   每个人都急着讲话,每个人都没有把话讲完。   我想谈的就是这样子的孤独感。因为人们已经没有机会面对自己,只是一再地被刺激,要把心里的话丢出去,却无法和自己对谈。   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这个问题,一方面我们不允许别人孤独,另一方面我们害怕孤独。我们不允许别人孤独,所以要把别人从孤独里拉出来,接受公共的检视;同时我们也害怕孤独,所以不断地被迫去宣示:我不孤独。
      
    2011-12-02 13:11:07 回应
  • 第35页
      
    但如果你仔细观察,便会发现在群体文化中,婚礼丧礼都是表演,与真实的情感无关。   
    2011-12-02 13:13:42 回应
  • 第48页
     有没有这样的印象?大人会说:“这本小说不能看,看了会变坏。”我认为,对人性的无知才是使人变坏的肇因,因为他不懂得悲悯。
     
    2011-12-05 13:07:04 回应
  • 第51页
      我很希望能与这些读者交流,让我更有自信维持自己的孤独,因为我一直觉得,孤独是生命圆满的开始,没有与自己独处的经验,不会懂得和别人相处。   所以,生命里第一个爱恋的对象应该是自己,写诗给自己,与自己对话,在一个空间里安静下来,聆听自己的心跳与呼吸,我相信,这个生命走出去时不会慌张。相反的,一个在外面如无头苍蝇乱闯的生命,最怕孤独。
      
    2011-12-05 13:10:32 回应
  • 第52页
      有时候你会发现,速度与深远似乎是冲突的,当你可以和自己对话,慢慢地储蓄一种情感、酝酿一种情感时,你便不再孤独;而当你不能这么做时,永远都在孤独的状态,你跑得愈快,孤独追得愈紧,你将不断找寻柏拉图寓言中的另外一半,却总是觉得不对;即使最后终于找到“对的”另外一半,也失去耐心,匆匆就走了。   “对的”另外一半需要时间相处,匆匆来去无法辨认出另外一半的真正面目。我们往往会列出一堆条件来寻找符合的人,身高、体重工作薪水……网络交友尤其明显,只要输入交友条件,便会跑出一长串的名单,可是感觉都不对。   所以你认为可以简化的东西,其实都很难简化,反而需要更多时间与空间。与自己对话,使这些外在的东西慢慢沉淀,你将会发现,每一个人都可以是你的另外一半。因为你会从他们身上找到一部分与生命另外一半相符的东西,那时候你将更不孤独,觉得生命更富有、更圆满。
    2011-12-05 13:15:46 1人喜欢 回应
  • 第56页
     
     鹦鹉羽色鲜艳,非常抢眼,而它又会学人说话,它如果学了“我爱你”,是学会了声音还是学会了内容?而我们说话都有内容吗?抑或不过是发音而已?   你或许也有这样的经验,和朋友聊天失神时,你看到朋友嘴巴一直动,听不到他的声音,可是又不会影响你继续对话。   我想,人有一部分是人,一部分可能是鹦鹉,一部分的语言是有思维、有内容的,另一部分的语言则只是发音。
    2011-12-07 17:20:28 回应
  • 第116页
      卓文君所进行的革命,恐怕是比项羽、荆轲更难的。我们看到男性的革命者总会以决绝的姿态出走,情绪非常悲壮,得到许多人的认同;而女性的革命少了壮烈的气氛,却是加倍困难,因为捆绑在女性身上的枷锁远多于男性,当她要颠覆所有的礼教、道德加诸在她身上的束缚时,是一场伟大却不容易被理解的革命。   所以,我觉得司马迁真了不起,他为这个文化找到许多出口。今日我们还在议论一个女人的贞洁,表示我们都不如两千年前的司马迁。他没有用道德议论卓文君,他用真正自我的出走去歌颂这个敢做敢当的女子,至于“敢做敢当”是对或错,是她个人的事情,与他人无关。很多人说司马相如最后还不是变了心,而嘲讽卓文君“既知今日,何必当初”,可是我认为卓文君对她自己的选择清清楚楚,这就是一个革命者,而革命者不管承担的是政治的压力、道德的压力,都无怨无悔。   那么,为什么革命者都是失败者?为什么不把“革命者”这个角色给成功的人?   因为成功的人走向现世和权力,在现世和权力中,他无法再保有梦想。
    2011-12-27 17:23:11 回应
  • 最大的孤独
      思维孤独,是六种孤独里面最大的孤独。   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奇怪,困境反而会使人生存。就像暴力,如果你做个问卷调查说暴力好不好?我相信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会说暴力是不好的,可是那百分之零点一的意见,不会因此变得不重要。   结论让思维失去意义。   思辨的过程是什么?就是一个人在做周密的思考前,不会立刻下结论,他会从各种角度探讨,再从推论的过程中,整理出自己的想法跟看法。   大家都在讲一样的话,电视里面的东西一直重复,既没沉淀也没有思维。通常对立会产生思辨,但社会对立有了,思辨却无法产生,我们的对立只是为了打败对方,得到一个一致的结论,结果就是两败俱伤。   秩序应该是大家各自有各自的意见,但彼此尊重。只有一个声音的社会是有问题的。大陆“文革”时期,整个社会的声音最一致,但那不叫作秩序。   只有对立,没有思辨,都想把自己的声音变成唯一的声音,这是非常危险的事。   放下成见才能进行思辨。   成见包括你既有的知识,你的知识就是你思维的阻碍,因为知识本身是已经形成的观念,放在思维的过程中就变成了“成见”。我们说这个人有成见,就是指他已经有预设立场,已经有结论了,所以他的思维也停止了。   所以我说要扮演不同于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坚持百分之零点一的角色会非常非常辛苦,他可能是伤风败俗,他可能众所瞩目,也可能是众矢之的。但我相信,社会里的思考者可以承担这种孤独。   心一直在自己身上,心会不安,是被寂寞驱使着,要去找自己以外的东西。可是所有东西都在自己身上了,一直向外追寻,是缘木而求鱼,反而让自己慌张。   我们不要忘记了,波平如镜,水不在最安静的状况下就无法反映外面的形象。以此比喻,我们居住的岛屿,每天都波澜壮阔,没有一件东西会映照在水面,没有办法反省也没有办法沉淀。   孤独是一种沉淀,而孤独沉淀后的思维是清明。   现代人讲求记忆,要记得快记得多,但庄子认为“忘”很重要,忘是另一种形式的沉淀,叫做“心斋坐忘”。忘是一种大智慧,把繁琐的、干扰的、骚动的忘掉,放空。老子说空才能容,就像一个杯子如果没有中空的部分就不能容水。真正有用的部分是杯子空的部分,而不是实体的部分。一栋房子可以住人,也是因为有空的部分。老子一直在强调空,没有空什么都不通,没办法通,就没办法容。   让自己有一段时间走路,不要坐车子赶捷运,下点雨也无妨,这时候就是孤独了。
      世俗是否就是一个最独断的结论?我们可以以个人进行反驳,却发现,个人实则基于一个更大的世俗伦理圈之中,我们很难真正地和这些血缘羁绊撇清关系,从而变得孤立无援。要么妥协,要么说服,而折中反倒成了最难的方式,因为我们身处的这个环境即是结论。
    2012-01-16 13:06:51 24人喜欢 3回应
  • 伦理孤独
      对一个习惯伦理规范的人,伦理孤独是一件很可怕、让人不知所措的事,就像在茫茫大海之上。所以对这个中年妇人“我”而言,她最伟大的出走,就是走到巷口,又回头了。这次出走,除了她自己,没有人知道。眼镜行老板也不会知道她曾经有出走的念头。   这是我一个朋友的故事。我的大学同学告诉我,她有一天跟先生闹得不愉快,想出走,可是站在忠孝东路站好久,发现没有地方可去。我想,他不是真的无处可去,而是她没办法理直气壮地告诉任何人,她可以出走,因为她没有任何信仰支持她这么做,因为当一个人的自我长期消失了三四十年之后,怎么也找不回来了。   她有没有一个去寻找自我的机会?我们从来不敢去问这个问题,如果我们拿这个问题问母亲的话,我相信她会哭,她会吓一跳。   ...   这就是伦理的纠缠,她无法把离婚这个行为合理化,只能抱怨,不停地抱怨,把抱怨变成伦理的一部分。她认同了抱怨的角色,她愿意用一辈子的时间去扮演这个角色。所以她会选择哭、选择抱怨,她拒绝思维;如果她开始思维,她不会哭的,她会想怎么解决问题。可是她选择哭,表示她只是想发泄情绪而已。   孤独的同义词是出走,从群体、类别、规范里走出去,需要对自我的诚实,也需要非常大的勇气,才能走到群众外围,回看自身的处境。   有人说,这是因为婚姻有很大一部分是为了伦理的完成,当伦理完成以后,她就可以去追寻自我了。但我觉得应该是在充分地完成自我之后,再去建构伦理,伦理会更完整。
    2012-01-20 13:07:48 回应
  • 第265页
      即使我们与最亲密的人拥抱在一起,我们还是孤独的,在那一刹那就让我们认识到伦理的本质就是孤独,因为再绵密的人际网络也无法将人与人合为一体,就像帕拉图说的,人注定要被劈开,去寻找另一半,而且总是找错。
     
    2012-01-29 10:33:46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