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鳄鱼街》试读:论裁缝的布娃娃(续)

第二天晚上,父亲怀着焕然一新的激情重新捡起那个晦涩、复杂的论题。那张沟壑交错的脸上每条皱纹都在传达着不可思议的诡诈。他的皮肤上每条皱褶都成为深藏不露的讥讽的射击物。但是,偶尔一露的激情会拉开他皱纹的螺旋线,这些皱纹可怕地膨胀开来,然后默默地旋转着落入冬夜的深渊。 “对蜡像馆里的人物造型,”他又开始发表演讲了,“甚至集市广场上戏仿的假人,切勿轻慢。物质是从不开玩笑的:它永远充满了悲剧性的严肃。谁敢认为你可以游戏物质,可以为了开个玩笑而塑造它,敢说这个玩笑不会被塑造进去,不会像命运、像宿命般将其吞没?你能想象得出这种痛苦,这种沉闷的囚禁之苦吗?被削砍成制作那个假人用的材料,而假人却不知道自己为何一定要成为那样,为何必须禁锢在那个纯属强加的形式之中,而这个形式不过是一种戏仿?你能理解形式、表现、存在的力量吗?这种加强在一个无助的立方体上的独裁的暴政,然后像它自己暴虐专制的灵魂一样统治着这件东西?你拿帆布做出个脑袋,再用麻絮做出一种愤怒的表情,让这种表情凝固下来,这时那种痉挛,那种紧张,那种盲目的怒不可遏,便一次性地永远被锁定了。大家冲这个戏仿对象极尽嘲笑之能事。当你们看到这个可怜的被囚禁起来的物质备受折磨,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也不知道为何如此,不知道这个永远被强加的姿势最终的结局如何,这时,女士们,还是为你们自己的命运而哭泣吧。 “群氓们会放声嘲笑。你们能理解那笑声所传达出的可怕的虐待意识,造物主式欣喜若狂的冷酷吗?然而,女士们,当我们目睹惨遭冒犯的物质显得那么痛苦,为了反抗而酿成可怕的错误时,我们应该替自己的命运哭泣。这样看来,所有那些有生命的滑稽假人,所有那些可怜地念念不忘地想着自己可笑怪脸的雕像,是何等的悲哀。 “瞧瞧无政府主义者卢契尼,这位杀害奥地利女皇伊丽莎白的刽子手;看看德拉格,这位凶残、阴郁的塞尔维亚皇后;再看看那些天才的青年们,古老家族的希望和骄傲,由于染上不幸的手淫恶习而惨遭毁灭。那些所谓的英名和装模作样,简直成了一种讽刺! “德拉格皇后的蜡像与她本人的真实状态有多少相像,有多少一致,甚至还存有多少自己真实的影子呢?然而,这种形似,这种模样,这个名字让我们确信无疑,不会再去质问那个悲剧性人物是本来如此还是假装如此。然而,它肯定是某个人物,一个无名无姓、危险可怕、闷闷不乐的人物,一个在自己无声无息的存在中压根儿就没有听说过德拉格皇后的人…… “你们在夜里听到过那些被封在漂亮的格子间里的蜡像可怕的号叫声吗,听到过这些木头或瓷器制成的人物用拳头乒乒乓乓地击打着囚室的墙壁发出的让人怜悯的大合唱吗?” 父亲的脸被自己在黑暗中想入非非虚构出来的恐怖景象吓得扭曲了,露出层层螺旋纹,像一个越来越深的大旋涡,在旋涡底端,一个预言家恐怖的眼睛在燃烧着烈火。他的胡子古怪地翘了起来,缕缕乱发从坑坑洼洼的头发中冒出,鼻孔里乱毛直竖。他浑身僵硬,站在那里双目如烈焰,内心冲突让他战栗不已,那样子就像一部制动系统瘫痪掉的机器。 阿德拉从椅子边站起来,请求我们不要再看接下来的表演了。她走向父亲,双手搁在自己的臀部,用一种毅然决然的姿态逐字逐句地大声说。 另外两个女孩呆呆地坐在那里,眼睛低垂,显得出奇的麻木……

>鳄鱼街

鳄鱼街
作者: [波] 布鲁诺·舒尔茨
isbn: 7802258022
书名: 鳄鱼街
页数: 352
译者: 杨向荣
定价: 28.00元
出版社: 新星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