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潢贵胄》试读:太祖的宗室定义

起初,宋朝看起来只不过是北方一系列短命王朝中的第六代,当时几乎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它会比此前的五代成功。然而反观历史,我们还是可以找到一些使宋朝厕身于伟大朝代之列的因素: 此前的王朝重新加强了中央权力,这是太祖建立宋朝的基础;23这是Wang Gungwu , Structure of Power的中心观点,Worthy(Founding of Sung China)在许多重要的方面使Wang的论点更加具体化,特别是涉及到太祖作用的部分。他采取强有力的动作,迅速加强了对武人——特别是禁军将领的控制;他以战争与外交笼络两手相结合,逐渐平定南方诸国;再有,宋初三十七年都是成年君主在位,这就使得宋朝绝无重蹈后周命运的可能,这一点也相当重要。宋朝自称得天命,这天命看起来也许还不是那么保险,但是,王朝的设计师——太祖却对历史教训心怀警惕,处处以子孙后代为计,采取了许多行动,要将宋朝带向长治久安。 皇室的待遇是一个贴切的议题。表面上简单而清楚的概念下隐藏着一系列复杂的社会和政治问题。首要的问题是,哪些人构成了皇室?从赵朓开始,太祖的祖先已经繁育了数不清的子孙, 赵朓有四个儿子,赵珽有两个,赵敬有三个,上文还提到,赵弘殷有五个,其中三个活到了成年(《赵氏族谱》卷1之8b)。太祖五服以内的赵姓宗亲就不计其数。其次,尽管历朝历代的宗室都由开国皇帝的后代组成,但是,太祖登上皇位时,他本人却不是自己家族的家长。自从956年他父亲去世之后,母亲杜太后一直拥有这一荣誉,这就意味着他的弟弟们也是核心皇室家族的成员。 《太祖皇帝玉牒大训》(亦即宗室族谱)的日期是964年夏历十一月十二。《赵氏族谱》卷1之11a《太祖皇帝玉牒大训》。又见于赵思濂《续修山阴华舍赵氏宗谱》(1882)。尽管这篇文献不见于《宋史》、《宋会要》和其他宋代史料,只见于赵氏宗族谱,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它的真实性,因为赵氏宗族谱通常谈到要珍惜所有年代久远的宗族文献。再有,《赵氏宗谱》的质量不同一般地好。我们下面要提到,三江(广东)赵氏自称源自太祖后代中杰出的一支。他们的共同祖先是北宋末年的赵必迎(1225—1289),1270年代,他在广东,同宋朝朝廷保持着密切联系,1279年之后,他又得以在广东保聚家族,广营地产(同上书卷2之10b—12a)。因此,这个家族拥有大批宗族文献,看起来是合理的,这就可以解释《赵氏宗谱》篇幅很长的第一卷文献丰富(106大页)的原因。再说,尽管这些文献大多是孤本,因此无法自己证明自己,它们却都有着宋代的文献样式,其中所记录的信息也已经被证明是可信的。太祖的前任家庭教师、据英文former tuter直译,有误。赵普是赵匡义的幕僚,匡义任宋州节度使,以普为掌书记,所以后来杜太后习惯上称他“赵书记”。——译注宰相赵普(922—992)可能帮助了这篇文献的起草,文献最后提到,赵普受命接过文献,将它存放到金匮中。但《大训》却是以皇帝的第一人称口吻写成,它提供了有关太祖家族观念的宝贵资料。 一开头,太祖以水为喻,说道:“人之于祖先,就像水之于源头。水流远而有支脉,人渐疏而分宗枝。这是固定的自然法则。”接下来,他描述了高祖(赵朓)子孙的离散,指出由于缺乏公认的谱系排行,神主的昭穆次序已经变得混乱。普通家族告慰祖先的最好办法,是让族中才俊去读书、应举、做官。那么,帝王家又当如何?《大训》转向周朝,谈到,在周朝开创者的睿智与开明指导下,24晚出的王族被分封为公侯,分派到领地上去。 这并不违背祖先的意志。但不幸的是,他们没有设定排行字 (用在名字中),以便为子孙后代区别昭穆。以至到春秋战国之时,同族相争,甚而视同仇雠。这是多么不幸啊! 太祖接着说,而这种不幸正是他对自家子孙的担心。为此,他开出了如下药方: 我和晋王匡义、秦王匡美为三支,《玉牒》将为每支设立十四字(作为排行字),以彰显源流,排立昭穆。这样,我们的子孙永远也不会迷失行辈次序,纵使时间悠长、血缘日渐疏远。 最后,太祖重申,不管后代子孙的血缘关系变得多么疏远,维护宗族的一统都是非常重要的。未来宗族的社会成分可能会变得相当复杂,因此他要求未来的族人: 不管水流得多远,你们都要尊奉《玉牒》。不管做官,还是行商,不管在何处,只要彼此相遇,你们都应当互相承认,照行辈论交。不要嫌贫爱富,不要扬贵抑贱。倘若有贫穷之人或无以自存之家遭遇横祸,富裕的族人理当施以援手,免其流离失所,辱没祖先。每一个人都应当牢记我的话。不要违背我的训言!与太祖《大训》一起的,还有赵普所作的《御制玉牒派序》,日期在同一天。《赵氏族谱》卷1之11b—12a《御制玉牒派序》。序言提供了三组排行字,每支一组,每组14字,按照行辈顺序使用,这样,同支、同辈男性的名字当中就都有了一个相同的字。这些字取自下面这首42字的诗: 25若夫元德允克 令德宜崇 师古希孟 时学光宗 良友彦士 登汝必公 不惟世子 与善之从 伯仲叔季 承嗣由同《赵氏族谱》卷1之11b。 这两篇文献合起来,界定了未来宗室的成分(太祖及其两个弟弟的后嗣),规定了排行字,排行字是未来宗室成员资格的最外在特征。《赵氏族谱》的编者提到了排行字后来的某些变化,但是这些变化只涉及第十三、十四代,那些不在宋代使用的名字。前十代的名字见于表2.2。 三兄弟的所有后裔都是宗室成员,使用同一序列的排行字,这一规定相当激进,与此前否认皇帝五服以外亲属宗室资格的习惯背道而驰。下一章中将要谈到,这一规定在11世纪晚期颇受争议,其后果则对宗室的未来产生了重要影响。最后,需要指出,这首诗特别强调孟子、士和学,似乎预言了宗室未来的发展——接受教育、接近文人,这一趋势在仁宗皇帝时期时最为突出。 然而,这两篇文献当中显然少了某种东西,根本没有提到宗室及宗室成员个人的政治角色。在此后的三十年中,特别是太宗统治时期,宗室最重要的发展便是,禁止宗室成员占据任何重要政治职位。这种禁约与皇位的传承密切相关。

>天潢贵胄

天潢贵胄
作者: 贾志扬(John Chaffee)
副标题: 宋代宗室史
isbn: 7214040972
书名: 天潢贵胄
页数: 346
译者: 赵冬梅
定价: 25.00元
出版社: 江苏人民出版社
出版年: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