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二三事》试读:她的二三事 一

    林泳洋看见未婚妻李亮佳走进来,立刻站起。 “这边,已经替你叫了蜜糖茶。” 亮佳坐下来,喝一口茶,用手摸摸喉咙:“润一润也好。” “大小姐终于回来了?” “可不是,一切安顿下来,这才放我一天假。一早吩咐司机、佣人去飞机场,手提咖啡和水果,怕大小姐口渴,又想亲自去接,被看护阻止才罢。抬着头自早等到夜,结果飞机凌晨一时才到。” 林泳洋问:“明知长辈会等,为什么不乘早班飞机?” “就是不体贴,否则怎么叫大小姐。” “回家已经不错了。” “听说是——” 林泳洋吓一跳:“有病?” “你可不能说出去,听说是失恋。” “呵,那是很普通的事。” “假使你像大小姐那般心高气傲,失恋惨过大病。” 林泳洋说:“条件那么好,一下子就找到新人。” “我才明白什么是掌上明珠,珍若拱璧,家里家具摆设一早全照她喜爱的样子换过,什么床单得用纯白埃及棉四百针棉纱……” “什么叫四百针?” “一方寸内有四百条绵纱,又细又密,是极品货色。” 林泳洋微笑:“是吗,用了会长青不老吗?” “结果大小姐只住了一晚,第二天就搬出去了,叶太太徒然忙碌。” “此刻大屋又恢复宁静?” “大家松口气,又可以重新做人。” “来,”林泳洋说,“吃块巧克力蛋糕加覆盆子酱如何?” 亮佳叹息。 “这又是为什么?” “父母如此痛惜,真叫人艳羡。” 林泳洋知道亮佳是名孤儿,故此立刻握住她的手:“各有前因莫羡人。” 亮佳无奈:“各人修来各人福。” “我们现在也很好。” 亮佳露出一丝笑容:“是,我懂得珍惜。” “有没有同东家提出放假的事?” “不知怎样开口。” 林泳洋笑:“有话直说。” 亮佳说:“从公司调到大宅做叶太太私人秘书已有三年,她对我有真感情。” “亮佳,他们这一号人物总是礼待下人,好使人死心塌地为他们服务,这是一种手段。” “不管是什么,都叫人舒服。” “这也是他们成功之处。” “我打算明天早上向叶太太告假:‘叶太太,我要结婚了,请准我一个月假。’” 林泳洋笑:“写封信也行。” “还是亲口说的好。” “随你。” 亮佳仍然觉得为难。 第二天一早,她到叶家上班,叶太太一见她,便兴致勃勃叫她过去。 “亮佳亮佳,你过来看,这盘首饰,你说,芳好会喜欢哪一件?” 亮佳见深蓝丝绒盘上摆了十件八件亮晶晶的首饰,笑说:“大小姐不喜欢戴这些。” 叶太太叹口气:“你说她怪不怪?” “她也不爱到各种舞会上去亮相,我十分敬佩她为人。” 这是实话。 叶太太叹口气:“这样孤寡,有什么好呢。” “大小姐是办事的人。” 叶芳好打扮素净大方,头发中分往后拢,式样简单的白丝衬衫,配深蓝套装,不知多高贵,根本不需珍珠玉石、脂粉助阵。 叶太太放下一枚火宝石指环,忽然问:“你觉得芳好快乐吗?” 亮佳想一想,答非所问地说:“大小姐有智慧。” 叶太太颓然:“那人不知为何不要她。” 这次亮佳斩钉截铁般说:“那人没有福气。” 叶太太握住亮佳的手,感激地说:“亮佳你真好。” 亮佳趁她高兴,蹲下来说:“太太,我要结婚了。” 叶太太一惊,眼中流露出依依不舍的神情来。 这真不像是笼络下人的一种手段。     “我知道,”她点点头,“那幸运的小子叫林泳洋,我见过一次。” “请叶太太准我一个月假。” “一个月够吗?” “够了,我们只打算注册结婚,到欧洲度蜜月。” 叶太太吃一惊:“结婚大事,怎可如此简单?我替你办嫁妆,我替你订酒席。” 亮佳笑:“我们不打算铺张。” 叶太太把首饰盘子移到面前,挑了一条白金项链:“来,我替你系上。” 亮佳知道却之不恭,欣然接受。其实,同叶大小姐一般,她也不大追求这些闪亮的石头。 可是项链戴好之后,她去照镜子,才发觉那一大颗眼泪型钻石异常亮丽,简直照亮她的脸庞,这才明白为什么女人会爱佩戴珠宝。 叶太太说:“将来有了孩子,你一定会辞职。” “哪有这么快。” 叶太太黯然:“天下无不散的筵席。” “也许下一任秘书比我精乖得多。” “亮佳,没人比你更伶俐。” 亮佳握紧叶太太的手。 “要是筹备婚礼的是我那两个就好了。” 话还没说完,就有人推门进来:“可是又讲我坏话?” 那笑嘻嘻、一脸阳光的,正是二小姐结好。 叶太太答:“是,是说你,读书做人都叫父母操心,又不结婚,愁得我眉毛白。” 结好探过头来说:“妈妈,更年期需要正视,得吃西药调理身体,否则怪病丛生,包括多愁症。” 她转一个身离去。 亮佳追上去:“结好,请等一等。” “什么事?” 亮佳笑着拉她到一旁:“你可是要去科罗拉多阿士本滑雪?” 结好点点头。 “这一阵那边不太平,你暂时别去,免让母亲担心。” 结好低头沉吟:“我一早约好朋友。” 亮佳急说:“母亲怀胎十月——” 结好看着她笑了:“又自子宫讲起,亮佳,我真服了你。” “结好,不要叫妈妈失眠。” “是妈叫你来做说客的吧?” “不,”亮佳否认,“是我自发自觉。” “难怪妈妈疼你。” “结好,请应允我。” “我在家里发呆也就是了。” 亮佳这才松一口气,拍拍结好肩膀。 “你可是要结婚了?” 亮佳点点头。 “恭喜你,亮佳,从此要吃苦头。你得侍候那人吃早餐,替他做洗熨,还得在公婆前低声下气,哈哈哈哈。” 亮佳听了也笑。 接着结好拍手唱:“公鸡仔,尾弯弯,做人新妇甚艰难。” 那边叶太太叫:“亮佳,你去了哪里?” “这里。” 亮佳应着跑过去。 叶太太说:“一班老臣子昨天来过。” 亮佳知道这是关于公司的事,静心聆听。 “他们都赞成与贺成合作一个项目,我在他们忠告下签了字。” 亮佳听过这件事,没想到进行得这么快。 “老朱先生说,这并非是无敌牌与大东合作,我们与大东数十年来势不两立,这次是芳好主持的蝴蝶公司与贺成合伙搞一个计划。” “是是是。” 亮佳当然心知肚明。 蝴蝶是无敌的分公司。 贺成是大东的分公司。 名义上由两家分公司合作,一向不和的老人家便下了台。 为什么要合作? 外头还有更强大的对手,故此两间老厂不得不化敌为友,重组,互相利用。 蝴蝶派出叶芳好,而贺成主持者是方有贺、方有成两兄弟。 叶太太问:“这算是好消息吗?” 亮佳笑:“百分百。” 叶太太也露出笑容:“听说奥祺与冠生牌对此消息都觉得震撼。” 她喝口参茶:“我想休息一会,你看看我下午还有什么事,晚上芳好回来吃饭,我不想出去了。”     亮佳在书房替她回信:宴会邀请、慈善捐款、主礼嘉宾……即使不应允出席,礼貌上也要答复。 这个私人秘书,工作不如一般人想像中轻松。 叶太太有高血压,需定期检查;左脚自从去年在纽约扭伤过一次,时时复发红肿,这些医生约会都由亮佳陪同。 叶太太十分依赖亮佳,一日不见就团团转,最不愿秘书放假。 这些,都由二小姐结好告诉亮佳。 下午,亮佳打算下班,到楼上去见叶太太。 看见她一个人坐在丝绒沙发上流泪。 “为什么这样?” 亮佳吃惊心痛,赶过去替东家抹眼泪。 叶太太佯说:“灰尘落进眼睛。” 一定是想起了伤心事。 “你下班去吧,明早见。” 亮佳点点头。 在门口她看见二小姐驾敞篷跑车外出。 真是好看,鲜红色车子,她又作50年代少女打扮:鬈曲马尾巴、小翻领衬衫、大蓬裙,不知多俏丽。 结好向亮佳摆摆手,绝尘而去。 亮佳回到家,脱了鞋子,淋浴洗头。 忽然电话铃响,接着是林泳洋的声音:“亮佳,惊人消息,叶方两家竟会合作!” 亮佳取过听筒:“我也是刚刚才知道。” “所以说商场属圆形,没有永久敌人,终会碰头称友。” 亮佳点头。 “我立刻到你家来。” 林泳洋带着亮佳爱吃的八宝饭上来。 一进门便问:“你是听谁说的?” 亮佳答:“叶太太亲口告诉我。” “原来他们一早各组了子公司,就是预备后人合作、大展鸿图。” 亮佳问泳洋:“你呢,又是谁告诉你?” “方有贺,在贺成公司任职半年,还是第一次见他。他十分和气,向我打探叶芳好为人。” 亮佳紧张:“你怎么说?” “我说我根本不认识叶小姐。但是很明显,他打探到我未婚妻与叶家相熟,方有贺要请我们吃饭。” “说话小心,一份工作只是一份工作,犯不着做小人。” 林泳洋笑:“你讲得对,一份职业而已,你何必对叶氏赤胆忠心。” “喂,林泳洋,你不说我,我也不说你。” 小两口差点吵起来。 林泳洋连忙安抚未婚妻:“我什么也未泄露。” 亮佳这时抬起头来:“贺成一向做男式运动衣。” “是,声誉超卓,已获得全运会赞助权,过几年会向奥运会进攻。” “蝴蝶做的是……呃,男性内衣。” 林泳洋笑了:“你说多尴尬,由一位大龄小姐打理男性贴身衣物,哈哈哈。” 亮佳气结:“什么叫大龄? “二十八岁了,难道还是小女孩?” “去去去,不与你讲。” “叶芳好手头有一张王牌。” 亮佳点头:“我也听说过。” 林泳洋说下去:“运动衣最要紧贴身,一般衣料都加五个点的史班迪斯,那会使衣料具有弹性,不皱、服帖、免熨。” 亮佳接上去:“可是弹性添加剂,有时会引发皮肤敏感,痒或红肿。” “叶家的蝴蝶牌掌握了一种百分百防敏感的弹性衣料,据说由读纺织的叶芳好亲自研制成功。” 亮佳笑:“你比我还要清楚。” “叶芳好已经注册专利权。” “所以只能合作,不会出售。” 林泳洋问:“一个女生怎会千里迢迢地跑到英国李兹这种工业城去读完纺织,再读男性内衣设计?” “因为全球只有李兹大学颁发男性内衣设计学位。” “什么都有学位,养猪养鸡……” “对……那是农业学士学位。” “大小姐一心一意打算接管家庭事业。” 亮佳想起来:“我看到叶太太哭。”     林泳洋也恻然:“其实也什么都有了,养尊处优,比许多人强。” “她不是那样想。” “知足常乐。” “她总觉得叶先生不在身边,同女友在美国双宿双栖,也不再理会两个女儿,这叫她伤心。” “可否当他已经死去?” 亮佳答:“可是叶无敌没有死呀。” “女人就是这点看不开。” “你别说,大小姐性情孤僻,也许就是童年阴影。” 林泳洋笑:“我小时候吃不到巧克力,我也有阴影,你看,一边脸都黑了。” “不准你说大小姐坏话。” “是是是。” 过两日,亮佳偕未婚夫赴方有贺约会。 老板约伙计,一定约得到。 亮佳一见方有贺,几乎没愣住。 她从未见过那般英俊的年轻人。 不论身段、五官、谈吐、态度,都叫人舒服熨帖、如沐春风,真是新一代生意人中佼佼者。他招呼他们在家中吃饭,闲话家常,并不提到工作。菜式平常清淡,一只荷叶鸡蒸得鲜嫩可口,龙井茶盛在瓷杯中,香槟入口像丝绒。 真是一个愉快的晚上。 饭后,主人留他们在书房看他收藏的各国纪念金币及邮票,亮佳大开眼界。 忽然佣人通报:“伏小姐来了。” 一个倩影闪进来,浑身晶光,原来是名二十左右的艳女,穿件露胸露背钉亮片纱衣,连脸上也粘着水晶粒,加上鲜红欲滴的嘴唇,叫人睁不开眼睛。 亮佳认得这是艳星伏贞贞。 她拉着他呢喃一番,又一阵风似走了,整间书房留下一阵香风,久久不散。 方有贺笑着开了窗。 片刻,又有另外一个年轻人进来:“对不起,我有事,迟了回来,我是方有成。”伸出手来握。 林泳洋得两个小老板如此礼遇,不禁飘飘然。 方有成缩缩鼻子:“谁用这样刺鼻的香水?肯定不是人淡如菊的李小姐。” 亮佳被他一赞,也高兴得笑,好话谁不爱听。 她觉得叶芳好才配得上“人淡如菊”这四个字。 无奈公子哥儿一贯喜欢夺目俗艳的女子。 方有成比哥哥活泼,但是一般的漂亮热忱。 话题渐渐移到叶家。 亮佳警惕:来了,来了。 方有贺说:“防敏感透气弹性衣料是制造运动服不可欠缺的宝物,叶家掌握了技巧真不简单。” 亮佳唯唯诺诺。 方有成很亲切地问:“亮佳,你同叶家上下都熟稔吧?” 方有贺接上去:“我俩与她们都还未见过面呢,星期一开会,她只派了助手来。” 方有成好奇地问:“叶芳好是个怎么样的人?” 亮佳陪笑:“我是叶太太的私人秘书,在大宅上班,与大小姐分开住,我也没有去公司很久了,不大见到大小姐。” 方有成追问:“见是见过的了?” “见过一两次。” 这时,方有贺笑着来阻止:“有成,别叫亮佳难做。” 亮佳笑笑说:“没关系。”暗自着急。 这时,方有成取出一本硬面学生纪念册,翻开其中一页指着说:“中学时期的叶芳好长得很普通。” 他们连她中学时的照片都找到了。 真厉害。 照片中的叶芳好穿校服,一脸清秀,也不算平凡。 方有成轻轻说:“她有个小妹,却是美女。” 是,这小方有眼光。 亮佳微微笑。 方有成问:“叶大小姐可是十分难相处?” 亮佳连忙答:“她们一家三口都极为客气有礼。” 这时,林泳洋加一句:“二小姐结好对亮佳如姐妹。” 亮佳摇手:“结好有人缘。” 她看了看腕表,又看看未婚末。 林泳洋便说:“时间不早了。” 他们告辞。     两位方先生送到门口。 方有贺目送客人车子驶走,羡慕地说:“叶家选伙计好眼光,又找得到人才。那李亮佳谈吐不卑不亢,斯文有礼,说了半天,一句是非也无,换了贺成那几个宝贝,只需半杯啤酒落肚,一五一十,就全盘托出,包管连我们穿什么颜色内裤都供诸同好。” “小林好福气,未婚妻那样明敏可爱。” 高度赞美完李亮佳,方有成说:“我们对那位大小姐仍然一无所知。” “今日小郭送了资料来。” “劳驾私家侦探,有点不大好吧?” “商场如战场,知彼知己、百战百胜。” “也许叶小姐也在打探我们底细。” 方有贺笑:“我们两兄弟乏善可陈。” 真难得他那样谦虚。 方有成拆开私家侦探提供的资料。 “看,有近照。” 照片中的叶芳好穿着招牌白丝衬衫,深色套装,异常清丽,可是脸上有股不可侵犯的冷冽神情。 “嗯,大学时期,她有过一个男朋友叫区汝棠。他与她合作研制防敏感弹性衣料,后来两个人分手,他慷慨地把专利权让给她一人享用。” 方有贺点头:“作为男人,应当这样做。” “区君不久结婚,娶的是日本人,据说是新力电器老板的亲属。” “大小姐失恋?” “也许由她建议分手。” “她脸上没笑容。” “许多人都不爱笑。” “资料说她工作能力及水准一流。你看在学校里,连会计科都可以拿A级。” “哗。” “你我这两名丙级生真无地自容。” 方有成笑:“不知要牺牲多少少年时光才可以取得那种成绩,我才不会那样做。” 方有贺吟:“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有花堪折直需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大哥忽然有诗兴。” 方有贺站起来,关上书房灯,与兄弟出去了。 伏贞贞在等他呢。 今日是艳星二十一岁生日。 艳名四播,玩了那么久,才二十一岁,真难得。 第二天,亮佳照常上班。 一进大宅,就听见有人叫她:“亮佳,请过来一下。” 她看见叶芳好朝她招手。 大小姐穿着运动服,显然是要出去跑步。 她们俩到会客室坐下。 “亮佳,你的未婚夫林泳洋在贺成工作?” 亮佳一怔,连忙笑说:“他是小角色。” “我们将与贺成合作一个项目。” 亮佳点点头。 “亮佳,你在无敌旗下这么多年,一直派在我家做私人秘书,真委屈了你。” “我做得很高兴。” “亮佳,此刻我要用人,正需要你这种实务派,下个月你来跟我吧。” 亮佳睁大双眼,还没来得及有反应,身后已经传来一个声音:“不行不行,亮佳不能离开我。”叶太太来了。 “妈,我给你再找一个好秘书。” “我不要别人。” “妈妈太自私,李亮佳分明是总经理助理人才,你把她压成秘书,三年也不升级,她前途有限。” 叶太太辩说:“亮佳快结婚了。” 大小姐说:“结婚又如何,亮佳,你婚后还做不做事?” 亮佳回答:“做。” 叶太太又说:“亮佳会生孩子。” 叶芳好看着亮佳,“有了子女你就放弃工作?” 亮佳想一想:“不,我还是会做事。” 大小姐胜利:“听!” 叶太太叹气:“唉。” “没理由埋没人才,妈妈,请你割爱。” 叶太太说:“我牙痛,亮佳,来,陪我去看医生,我最怕补牙拔牙。” 亮佳连忙去联络司机。 叶太太对女儿说:“我身边只有这个人了,你也要挖角,实在太残忍。”     这时结好不知从什么地方回来,还穿着昨晚的黑色网纱跳舞裙子。 她插口说:“妈妈,姐姐说得对,尽叫亮佳陪你看牙,未免浪费人才。” 叶芳好笑:“难得跳舞皇后也肯说句公道话。” 结好嘴里哼着跳舞皇后一曲的旋律,问姐姐:“我跟你上班如何?” 大小姐说:“不,不要你,你继续跳舞作乐好了。” “总有什么是适合我做的吧。” “也许可以客串模特儿。” 亮佳回来:“太太,车子已在门口。你先用盐水漱漱口,再吃止痛药。” 她扶着叶太太出门。 结好说:“这几年多亏亮佳,她俩投缘。” 芳好点点头。 “你真想亮佳跟你?” “是,她未婚夫在贺成,可打探有利消息,又可合作无间。” “我们不是已经化敌为友?” “兵不厌诈。” 结好笑:“那多辛苦。” “所以叫你继续跳舞呀。” “遵命。” 片刻,叶太太补完牙回来,大呼吃不消,喝一点粥,回房休息。 亮佳在厨房吃笋丝肉丝面,大小姐进来说:“我陪你午餐。” 她已换上套装。 才吃两口,她已停筷,亮佳也只得放下碗。 “过来看资料。” 书桌上放着方有贺的照片。 亮佳一怔,这是怎么一回事?看来叶大小姐也不甘人后,雇了专家调查方有贺。 “亮佳,这方氏是公子哥儿,只怕徒有其表。” 亮佳连忙答:“听说他有点办法,工作时工作,玩耍时玩耍,倒是公私分明。” “这是他此刻的玩伴,叫伏贞贞,原名伏征,来自天津,是名艳星。” 照片中正是方有贺与伏贞贞亲热跳舞的镜头。 “他自加州理工毕业,不擅设计,但是旗下有高手,林泳洋是其中一名,已获重用。” 亮佳笑笑,心中高兴。 “亮佳,你是理工设计系毕业,林泳洋是你师兄,你必须出来,帮我们设计一系列运动服,蝴蝶与贺成要大展鸿图。” 亮佳心动。 “妈妈已经答应放人,不过要紧关头,还是请你照顾。” “哪里的话。” “明天你来蝴蝶上班吧,工作时间每天八时开始,至下午四时或午夜十二时不等。” 亮佳骇笑。 “亮佳,趁年轻,努力一番,不枉读书一场。” 亮佳得到鼓励,激动地说:“是。” 晚上,见到未婚夫,她向他报告。 林泳洋大惊:“你什么?” “明朝我到蝴蝶。” 他顿足:“你好端端趟什么浑水?我们即将结婚,你跟着大小姐,连下班的时间都没有了,怎样做个好妻子?” 亮佳抬起头。 林泳洋知道说错了话。 “呃,你犯不着——” “泳洋,你从未告诉过我,怎样才算你心目中的好妻子,趁此刻还来得及,你解释一下。” 林泳洋噤若寒蝉。 “在家守着,有粥吃粥,有饭吃饭,生一子一女,一边打毛线一边教功课,静静等丈夫下班或应酬回来,可是这样?” “亮佳,你误会了。” “我一直同你说,婚后我仍会做事,经济自主。” “但你何必做那样吃重的工作。” “要做,便做好它。” “那么,下个月还能如期结婚吗?” “请你允准延期六个月。” 林泳洋喃喃自语:“老小姐不结婚,也不让下属结婚。” “你说什么?” 那天晚上,他俩不欢而散。 那是从来没有的事,他们感情非常融洽,彼此迁就,像对好朋友。 意见终于有了分歧。 第二天一早,亮佳走进蝴蝶行。 秘书比她更早,立刻带她进办公设施齐备的小小办公室。     那小房间有一面向海的窗,亮佳看到朝阳升起,觉得是好兆头。她愿意在这里过一辈子。 亮佳去查看电邮。 “准八时小会议室见面。” 亮佳用清水漱漱口,立刻赶去开会。 只见叶芳好已经到了,精神奕奕,与三两同事谈论公事。 会议桌上放着一件男装衬衫。 叶芳好见到亮佳,立刻招呼:“过来看这件免熨衬衫。” 亮佳趋近,只见白衬衫状甚普通,只不过微微泛着银光。 叶芳好拿出一只吹风机,向衬衫上的褶皱吹去,衫上的褶皱立刻变得平滑如镜,她解释:“是尼龙混钛合金线纺织。” 同事们议论纷纷。 “好家伙。” “这倒是方便。” “熨斗公司可要结业了。” “售价多少?” 叶芳好微笑,“四千美金,明年有售。” 同事们大笑起来。 叶芳好说:“开会吧。” 一整个上午说的都是营运细节。 公司小,只得十几名心腹,无分阶级彼此,只需供给宝贵意见,气氛融洽。 时间过得极速,一下子上午过去。 大伙在公司吃午餐,四菜一汤,由专人烹调,同一般公司膳食大不相同。 不让伙计吃好吃饱,伙计怎样出力。 下午,有医生上来替各人注射防感冒针。 叶芳好的政策是尽量把同事留在公司里,办公室设有健身室及浴室,还有一间小小休息室,里边有两张单人床,谁要过夜也可自便。 亮佳职位是总经理助理,可想而知,大小姐不下班,她也很难离开。 晚上六时,她同亮佳说:“你先走吧。” 亮佳点点头。 一出门就看见林泳洋在等她,不禁高兴。 “第一天上班,滋味如何?” “发觉小妹过去虚度了十八载光阴。” “真的那样好?” “不过,我想先脱去鞋子躺沙发上再慢慢说。” 明天,学他们那样,穿球鞋走来走去,才不吃力。 林泳洋说:“今日我们得到斯坦福大学青睐,可以成为大学指定球衣供应商。” “真令人振奋。” “工作就是有这个好处。” 亮佳说:“每月又可支薪,经济独立,不知多开心。” 泳洋只得唯唯诺诺,不敢再冒犯他钟爱的人。 晚上,叶太太打电话给亮佳,一说半天,问她工作情况、见闻、心得…… 泳洋累得在沙发上睡着。 做梦,已经结了婚,忽有一英俊少年叫他爸爸,他喜极而泣,惊醒,知是梦,不胜惆怅。 幸亏亮佳煮了一锅鲍鱼粥,他吃饱,气也渐渐平了。 第二天上班,方有贺找他:“听说亮佳做了叶芳好的助手。” 泳洋点点头。 方有贺看着他:“可是怕失去未婚妻?” 泳洋又点点头。 “我看好亮佳,她有分寸,放心好了。” 泳洋不出声。 “来,为北美来的大客介绍你的新设计。” 泳洋打起精神。 大客户到了。 他以愉快的声音说:“这批运动衣将混入弹性防敏感质料,轻身舒服,保暖透气功能极佳,令皮肤保持干爽,且容易打理,可用洗衣机洗涤,不起毛球,不会褪色、变形。” 模特儿出来展示新设计。 客户忽然问:“叶芳好小姐可以列席吗?我们慕她名而来。” 林泳洋答:“叶小姐不在敝公司上班。” “你们不是合伙人吗?” 方有贺笑:“我去拨个电话。” 真好涵养,神色如常。 泳洋暗暗佩服。 片刻他回来对客户说:“叶小姐马上来。” 客人像吃了一帖补药,眉开眼笑,气氛立刻不同。 十分钟后,叶芳好带着李亮佳出现。     无论哪一个国家的客人,看到漂亮的年轻女子,一定高兴。 叶大小姐与客人招呼过,才对方有贺及林泳洋点点头。 会议室忽然热闹起来。 模特儿再次出来,客户说:“我仍觉得胯位需更贴身。” 叶芳好说:“我带了几件内衣来,换上看看。” 她自手提包里取出薄薄的一叠内衣裤,客人立刻趋向前来,只见几条薄如蝉翼的男装内裤。方有贺立刻叫模特儿换上。 客户一看,满意到极点:“叶小姐、方先生,合约是你们的了,请把内衣料子织到运动裤胯位上去。” 叶芳好答:“可以做到。” “我下午叫律师送合约过来。” 客户喝了茶离去,男士们送到门口。 林泳洋当着未婚妻说:“叶小姐,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叶芳好请模特儿转过身子来,只见他们背后别着回纹针,把多余布料夹紧,才得到最好效果。“客人均喜吹毛求疵。” 大家笑起来。 “不过,他的意见很好,胯位的确可以加多一点弹性。” 叶大小姐伸手放到男性模特儿敏感部位,左右拉动布料。 模特儿尴尬得面孔发烫,大小姐当他只是人形,神色自如,同医生诊治病人身体一样态度。亮佳更加心服口服。 林泳洋连忙把设计速写下来。 方有贺站在一边静观。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叶芳好。 他喜欢她们两姐妹的名字,芳好、结好,但听人说,姐姐严肃,妹妹奔放。 几次开会,她只派助手来。 今日他有急事,拨电话过去,刚好是她亲自接听,一知是公事,立刻细心聆听。 他简约地把困难说出来:“客人说是慕叶芳好之名而来。” “他们是谁?” “加拿大卑诗省竞投2008年冬季奥运会服装组代表。” 叶芳好不加思索:“我十分钟就到。” 刹那间,方有贺四肢都松弛下来。 无论这女子本性如何,但办事如此爽脆,不要说骂,给她打都值得。 十分钟后她翩然而至,三两下说服客户,浑身散发的能力与信心化为魅力,客人满意而去。 接着,她露出俏皮一面,原来让裤子贴身靠这一行的老伎俩:不是加粘贴,就是用夹子。 叶芳好公事公办,一点不忌讳与男性模特儿接触。 胆大而心细,方有贺立刻对她又增加好感。 他向她道谢。 叶芳好心想:这人长相太过漂亮,虽然故意穿深色西装低调掩饰,但仍然太闪,她完全不喜欢亮晶晶的人、事、物。 她留下一份文件。 方有贺一看:“呵,杜索道夫一年一度男性内衣展览。” 林泳洋说:“我们不做内衣。” “大东不做,不代表贺成不做。” “内衣是无敌专长。” “我们正与蝴蝶合作呢。” “出钱出力,也不过是助长蝴蝶牌威风。” “你怕吃亏?” “我怕蚀了本而人家不知感激。” 方有贺笑:“这件事对我们也有利益,投资等于冒险,卑诗省未必能成功竞投到冬季奥运会的赞助权,我们还不是奉代表为上宾,百般迁就。” 林泳洋点点头。 也许三十年后,他俩步入中年,一日有空,闲话当年,会诧异当日精力、勇气从何而来。 是因为年轻吧,有股动力推着他们向前进,小则创业、大则革命。 “好,我们参加。” 茶水间里,贺成同事议论纷纷。 “真大胆,手就那样放到男人下身。” “人家做事嘛。” “小姐,我的手在工作时可否放到女性模特儿胸部上?请勿双重标准。” “人家自外国回来。” “外国人个个如此?” “到底比较豪放。”   同事们笑成一团。 方有贺走进去,咳嗽一声。 茶水间会议这才结束。 方有贺回到自己房间,拨电话给朋友。 “小郭,我需要更多资料。” 小郭很幽默:“关于什么?宇宙黑洞、微软官司,抑或中东局势?” “叶芳好。” “我已经交上资料。” “她的家境、她的恋情、她的事业——” 小郭十分诧异:“这一切,有待你自己慢慢发掘呀,香槟在手,娓娓倾诉,倍增情调。” “你是叫我约会她?” “咦,你俩未婚,年龄相仿,还有,你对她那么有兴趣,即是非常好感啦。” 方有贺吃惊。 他没朝这方面想过。 “我只可以告诉你,她是一个成功的化学工程师,兼是有才华的设计师,回国之前,曾在英国几间大公司任职,负责复兴老品牌。” 方有贺静静听着。 “祝你成功。” 小郭挂上电话。 约会她!不不不,方有贺从不约会女同事,办公的地方不能牵涉其他事,否则日间是她,晚上又是她,惨过结婚。 这时,方有成推门进来:“我迟到,听说一切已经摆平?” 他是名福将,永远坐享其成。 “现在专等卑诗省竞投冬季奥运会赞助权成功。” “倘若失败呢?” 他大哥回答:“加油,从头再来,十单生意,有一单成功,已是一流。” 方有成说:“奸商生涯也不易为。” 方有贺说:“我们去拜访一个人。” “谁?” “叶无敌太太。” “好端端干吗要惊动老太太?” “晚辈要有礼貌。” 他们通过李亮佳约到星期三下午三时见叶太太。 方有贺翻老照相簿。 方、叶两家也不是一开始就势不两立,至少在他们两兄弟小时候,两家还曾经一起坐游轮畅游过地中海。 照片中有两家合照,叶氏夫妇带着六七岁大的小芳好,她穿水手装,双手插口袋,毫无笑容,非常有性格的样子。 当年她妹妹结好尚未出生。 有成还只能手抱。 方有贺小心翼翼取出老照片。 他吩咐秘书:“放十乘八寸,请美术部加工去底添色,用电脑清晰画面,然后到蒂芬尼配副银相架,一天内做妥。” 他将把这张照片做礼物。 那一天下午,叶太太亲自出来欢迎他们。 叶太太保养得极好,远看如四十多岁,头发染得漆黑,穿一套枣红丝绒衫裤,态度亲热。 “孩子们,好久不见,有贺有成你俩这般高大了,来,坐下说说平时有何消遣,有女朋友否,与些什么人来往。” 两兄弟笑了。 有贺送上照片。 叶太太一看,哎呀一声,感慨万千。 游毕地中海,翌年便生下结好,之后叶先生便与第三者远走他乡,他也不要求离婚,撇下这个家不理,表演非正式失踪。 她放下银相架,招呼他们两兄弟吃英式茶点。 正论及青瓜三文治来源,忽然听得蹬蹬蹬脚步声,跟着有人探头进来。 他俩看见一张俏丽的面孔,结好乌亮长发梳成一条马尾巴,身上穿母亲少女时代穿的窄身旗袍裙。 两兄弟马上站起来。 “结好,过来见过方家哥哥。” 一刹那间,时光倒流了二十年。 结好本来有约,一见方有成,忽然忘记所有事,笑笑坐下,喝起茶来。 又说:“有成,我带你参观这座老房子。” 有成欣然说好,跟着她出去。 这时叶太太问:“你爸妈好吗?” 方有贺坦白答:“家父长驻上海,已经再婚。” 叶太太抬起头来:“那么,妈妈呢?” “家母在波士顿读书,她说若不是我们两兄弟,她一早就投身学府了。” “呵,修什么科目?” “她读自少女时期便向往的纯美术。” 叶太太吁出一口气:“真好志气。” 电话铃响,佣人接听,轻轻说:“大小姐不来了。” 不知谁又得失望整天。 方有贺看看手表。 叶太太笑说:“你有事先走好了,让有成留下吃晚饭。” 方有贺点点头,迟疑一下:“芳好不在家?” “她在公司。” 就在这时候,芳好与亮佳推门进来。 叶太太立刻说:“亮佳你来了,快换拖鞋松松脚,我有事同你说。芳好,你帮我招呼有贺。”她拉着亮佳上楼。 芳好轻轻说:“为什么不叫我也脱去鞋子松松脚?” 背后有人答:“你已经穿了球鞋。” 她转身朝方有贺笑笑:“招呼不周。” 一眼看到老照片,拿起细细观赏,不胜唏嘘。 方有贺说:“你看七岁的你多神气。” 芳好很客气:“你也不差。” 原来她一早就见过他,一向记性好的她竟不记得。 她坐在他对面,斟一杯茶喝,把剩下点心全部吃光。 他见她那样随和,不禁讶异。 不止三五个人告诉过他,叶大小姐出名的挑剔刁钻难侍候,但亲自接触之后,情况刚刚相反。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芳好放下茶杯,用餐巾抹一抹嘴,方有贺发觉白麻布上没有唇膏印,那粉红唇色是天然的。他有点感动。 天然。 这年头竟还有天然色,都会中连晨曦晚霞都看不见了,只有伊人们唇角那一抹口红。 他低下了头。 他实在应该走了。 有成不知被那俏丽的少女带了去什么地方。 他自己则如糯米般粘在椅子上。 芳好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 她说:“刚才进来的时候,我看到他们在后园打篮球。” 篮球! “去看看他们。” 果然,只见有成脱了外套,与换上短裤、球鞋的结好在争篮球,终于被结好拿到。有成拦不住她,她纵身一抛,球落入篮中。 有成刚想接住,忽然有人加战,原来是芳好。她本来就穿着球鞋,身手敏捷,蹿上来抢球,又被她射入。 有成急了:“大哥,你还袖手旁观?” 方有贺脱下外衣,下场助阵。篮球在他手里听话得像小狗,他把球放在指尖上旋转,跟着表演了好几个花式,芳好和结好知道不是对手,仍然奋力应战。 三十分钟后,叶氏姐妹凭机智和灵活与方家二雄打成平手。 他们蹲在地上大笑喘气。 李亮佳在一旁大力鼓掌。 结好建议:“一起在家吃饭可好?” 芳好答:“我还有点事要出去。” 方有贺也说:“我也有约。” 有成却说:“结好,我陪你。” 芳好一个人回屋子里去。 取消约会留在家里? 做得太明显了,不大好看,爱热闹是人的天性,混得太熟难以合作…… 找了许多藉口,其实是胆怯。 一朝被蛇咬,终身怕井绳。 淋过浴,她没有下楼吃饭,在房里吃了半碗面,然后到厂里去看衣料样板。 一进门,看见方有贺比她先到,原来两个人来了同一个地方。 芳好笑笑,坐到他身边。 他并不意外,给她看颜色。 “冬季运动会服饰颜色要鲜艳。” “少不了红色。” “有好几种红,你来看看。” “需拿到阳光下慢慢端详。” 两个人与厂长商谈到晚上八九点。 方有贺问:“总厂在浦东,你可要去看一看?” 芳好答:“暂时不用,他们代表的沟通工夫十分周到,我在本市也一样。” “我明早去一趟。” “祝你顺风。”

>她的二三事

她的二三事
作者: 亦舒
isbn: 7801878515
书名: 她的二三事
页数: 187
定价: 18.00元
出版社: 新世界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