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试读:人类意图数据库

亚力山大图书馆是人类将所有的知识同时汇聚在同一个地方的首次尝试。我们最近的一次尝试是什么?Google! —布鲁斯特·卡尔, Internet Archive组织的倡导者和创办者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博斯韦尔①。 —杰弗里·鲍克, 加里福尼亚大学圣迭戈分校传播系 2001年的秋天,互联网行业全面溃退。数百家一度前途光明的初创公司(其中也包括我自己的公司)在破产边缘苦苦挣扎。我们曾经做着互联网致富的美梦,雄心勃勃地想要改变这个商业社会的形态,重塑我们的文化。铺天盖地的杂志封面故事,电视特别报道以及前所未闻的股票市场估价,这些都在大肆渲染着这些梦想。如今,这些梦想完全幻灭。 我无意间看到Google的第一份流行搜索排行榜的时候,我正试图从我自己创办的互联网公司失败的经验中吸取教训,猜测互联网传奇是否能够卷土重来。流行排行是一种实用的公共关系工具。它总结了某个特定时期内,人气上升或下降最快的搜索项目。通过观察和清点流行的搜索项目,流行排行榜为我们很好地总结了当代文化关注和感兴趣的话题,以及什么东西的流行势头正在减退。 自从2001年至今,Google每周在其新闻和公共关系站点上发布流行排行榜。不过,我发现的那个是Google公司有史以来发布的第一份流行排行榜,它总结了2001年全年的热点。2001年是怎样的一年啊!点击频率涨幅最大的是“诺查丹玛斯预言”(第一名)—他所预言的世界大毁灭并没有发生、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第二名)、世界贸易中心(第三名)和炭疽热(第五名)。前五名中,唯一同恐怖袭击无关的搜索项是什么呢?是关于魔法和孩子的幻想小说系列,位居第四名的《哈利·波特》。 而点击频率跌幅最大的排名却反映出我们的文化抛弃轻松娱乐的速度有多么快。卡通神奇宝贝口袋怪兽(Pokemon)名列第一,紧随其后的是音乐网站Napster,《老大哥》电视剧,X-战警,以及在“谁想嫁给百万富翁”节目中胜出的那位女士。 我对此感到震惊。流行排行使我发现,Google不仅仅感觉到了当代文明的脉动,而且直接控制了当代文明的神经中枢。这是我第一次匆匆见识到这个后来被我称为人类意图数据库的东西,它简直就是充满力量的活生生的人工品。天哪!当时我想,Google掌握了当代文明的需求!一想到每个小时里流入Google服务器中数百万计的搜索请求,我相信这家公司掌握了一座信息金矿。整个出版业都能根据这样一个数据库所反映出来的意图迹象而建立起来。事实上,Google已经建立起他的第一个出版部门,叫做Google新闻的测试版服务部分。它是否也可以创办一家能够告诉客户人们都买了什么,想要买什么,不想买什么的市场调查及推广公司?或者,干脆办一家已经对消费者的需求了然于心的电子商务公司?又或者,开一家清楚知道顾客心目中的目的地的旅行社?这其中蕴涵的商机实在是无穷无尽的。 更不用说Google内容丰富的数据库能够为文化人类学、心理学、历史学和社会学的博士论文提供素材。我告诉自己,这个小小的公司,虽然规模不大,还有一点稚嫩,却掌握着这个世界的思想。我一定要去看看它。也许.com之梦还没有消亡;也许它正藏在Google搜索框一成不变的表象之下。 我记得那是在2001年4月,埃里克·施米特接受了Google的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的职务。在此之前,他曾经创办了Sun公司,并在锐意进取的电脑网络巨擎Novell公司担任管理职务,整个业界都对这个人事变动深感困惑,这件事以后我们会谈到。我同埃里克略有交情,因为我做商业新闻记者的时候曾经报道过Novell 和Sun公司,而且在做编辑和出版商的那些日子里也曾经在各种会议上同他碰过几次面。我决定给他发封电子邮件碰碰运气。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具体想要谈些什么,只是隐隐约约觉得他可能正在筹划一个大动作。看起来,Google正在茁壮成长。我听说Google也许是硅谷里唯一一家还在招聘工程师的公司了。埃里克同意与我见面。于是,2002年初,我们进行了第一次会面。此后,我们还有几次非常有趣的谈话。

>

搜
作者: (美)约翰·巴特利
isbn: 7508605667
页数: 290
译者: 张岩, 魏平
定价: 35.00元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
装帧: 简裝本
出版年: 2006-1
又名: The Search
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