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男女》试读:芥末男女 二

早上6点半,闹钟便乱叫不止,声音响得简直可以追魂夺命。 我恨它入骨,却又离不开它。 完全如同一些伴侣的关系,离不开舍不下,却又相互怨恨。    好不容易挣扎起床,头痛欲裂。 我迅速把微波炉打开,放进一袋牛奶,然后冲进洗手间洗漱。 天,我的脸上全是被单褶皱印。 我赶紧拍了一张保湿面膜在脸上。 女人一过25岁,皮肤就开始走下坡路,不得不随时注意。 像我这样的女人,年龄一大,身材容易变形,皮肤会干燥,头发开始分叉,眼睛也逐渐暗淡,再不结婚,就会打破“新娘是整个婚礼最美丽女人”的神话了。 说不定志谦哪天突然醒悟,扔下我,寻找青春美少女! 哦…… 幸亏有面膜。 面膜是大龄女人的救生圈。 我亲爱的面膜。 为了买更多更好的面膜,我必须加倍努力地工作。 这个月我值白班,一整天都得待在医院! 一想起医院那浓重的消毒水味道,我心里就不舒服,像有无形的蚂蚁,密密麻麻爬上我的脊背…… 拉开衣柜,我顺手拿出一件米黄色的大衣,样式非常普通。 一进医院就得换上毫无特色的白大褂,穿什么样的衣服出门,已经不重要了。 我相信,我医治过不少病人了,可是真正记得我的脸的病人,没有几个。 他们根本自顾不暇,全都揣着“心事”。 我在住院部工作,不过休息了两天,竟然又新添了5位病人。 这年头,人的心脏承受能力越来越低。 不过也好,病人一多,时间过得特别快。 我8点整开始查房,然后进一步了解新住进来的病人。 中午到食堂吃饭,遇到我们门诊部的柯忺宇医生,他也是心血管科内科医生。这5个病人都是由他周末接收,转过来的。其中一个还要做心脏搭桥手术。 我坐下来和他谈了两句。 柯医生是我们科最年轻的男医师,刚满30。而我是科里最年轻的女医师,那群护士最爱开我俩的玩笑。 可惜,我一早已经有了志谦。 科室里有很多护士对柯医生情有独钟,因为他特别儒雅有风度,温文得像个大学讲师。 护士总是偏爱医生,就像空姐钟情机师一样。 谁说兔子不吃窝边草? 下午,病人明显少了。 我试着拨打志谦的手机,仍然处于关机状态。 我看看表,已经5点半了,整整一天都快过去了,志谦还是一个电话也没给我打过来。 他不联系我,而我又联系不到他。 我恨恨地想,总是思念多一点的那个人吃亏多一点,感情付出越多,主动权就离你越远。 想到下了班,又一个人,没有地方可去,凄清的感觉就不由自主涌上心头。 其实,平时下班,也待在家里。志谦总是在电脑前加班,或者看书,很难和我说上两句话。 可是,有他在,我就是觉得心里特别安稳。 有种坚如磐石的稳定。 想到昨晚开的酒还没有喝完,我信手打电话给玺彤。 为着昨天的爽约,玺彤还心存内疚,除了答应和我一起去MIX,还附加请我去红高粱吃海鲜。 我立即把这好消息告诉乐忻怡,忻怡开心地连声说好。 忻怡是我的小学同学,因读书早,她比我小整整两岁。而玺彤则是我的高中同窗兼室友。 我们三人一向情同姐妹,亦是最佳损友搭档。 玺彤是出了名的美人,高中时学校里三分之一的男生都或明或暗地喜欢过她,不少男生都给她写过情书,虚荣的玺彤至今还保存着满满两大抽屉情书。 她常常把这些情书拿出来,在我和忻怡面前炫耀:“看,我收的情书多得可以砸死你们!” 如今的玺彤呢?更添成熟风韵,举手投足风情万种。 她的追求者,更是多如过江之鲫了。 我4岁的小侄儿总是夸耀地对她的小同学们说:“电视里的万人迷不漂亮,我的玺彤阿姨才是真正的万人迷。” 看,小小年纪就已经被玺彤的美色收买! 最可贵,玺彤工作态度一流,加之天生一副水晶心肝、玲珑肚肠,很快成为房产界的翘楚。 每每看到玺彤累得半死,忻怡就会感叹:“你天生一副不劳而获的面孔,为什么还要这  么拼呢?找个男人养你不好吗?” 玺彤定会给她一个白眼:“金丝雀太娇贵!我不过贱命一条。” “交个男朋友,不如养条狗!这句话,你没听说过吗?” …… 呵呵,她就是一张嘴太刻薄,让人吃不消! 忻怡不是特别美,但是有种特别的味道,她非常得出尘,有如今中国女人少有的温婉、雅致和天真。可能和她的职业有关系吧,她是音乐学院教古筝的老师。 不过,只我和玺彤知道,看似柔顺的忻怡骨子里倔强无比,她认定的事情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从小忻怡就开始练习古筝,可能她的那分难得的古典韵味,就是靠它培养出来的吧,难怪现在的父母都要让孩子学学乐器。 每次听她弹《高山流水》,我就要晕,而玺彤更是不客气,抓过琴就乱拨,奇响无比,她还美其名曰:“这就是著名的《秦王破阵子》!是否够铿锵?” 我们笑成一团。 笑着笑着,都成了大龄女青年。 呵呵…… 下了班,玺彤来接我,忻怡已经在车上了。 我一上车,忻怡就皱眉毛:“好浓的药水味道!锦诗,没有男人会喜欢你的!” “没关系,我的消毒水味道有志谦喜欢,倒是你,用这么好的香水还找不到男朋友!”我嘴巴也不肯饶她。 忻怡佯作恼怒,抓起车上玺彤的“奇迹”就往我身上喷,我赶忙躲闪,玺彤一边开车一边大叫:“多喷点,让她淋个香水雨!哈哈,香到极致会变臭哦!” 我们闹成一团。 唧唧喳喳吵个不停。 每次和她们在一起,我的心就会充盈而喜悦,谁说女人没有友情? 只是女人的友情更娇弱,需要比爱情更多的呵护。 忻怡用“哉”,很清淡,像她的人,飘逸但又有足够亲和力。 而玺彤,她的香水乱七八糟,专门挑瓶子漂亮的买。 我们常常说她恶俗! 而且,香水的价格似乎和它的味道无关,反而是瓶子越精美,价格越不菲。 唉!这个买椟还珠的年代! 基本上,我不喜欢用香水,用了也盖不住消毒水味道,说不定还会怪怪的。 况且,一个身上香喷喷的年轻女医生,会让病人没有安全感。 看,为了病人,我放弃我诸多女人的嗜好。 谁说医生没有牺牲? 这就是牺牲! 一路上,都有人往玺彤这辆火红的热情的POLO上瞄,一车美女,香味四溢,而且唧唧喳喳闹个不停。 这可是名副其实的“香车美女”! 到了“红高粱”,我们点了最喜欢的龙虾、三文鱼、蒜蓉青口、红烧九肚鱼、两道精致的小菜,用龙虾头煲了白粥。 龙虾蘸芥末酱油碟,十分好味。一入口,芥末浓厚的味道,如游丝般钻进鼻内,瞬间直达心脏,泪腺受到强大刺激,随即泪盈满眶,每个人看起来都似有无穷伤心事,全都吃得眼泪汪汪。 我们忍不住哈哈大笑。 忻怡一边擦眼泪一边说:“我失恋也没流过泪,这芥末太厉害了,比爱情还让人难以控制!” 玺彤抹抹嘴角说:“龙虾和芥末,像不像婚姻与激情的关系?有人吃龙虾可以不要芥末,但没有人会为了芥末放弃龙虾!“ 我不屑一顾:“没有芥末我就不会吃龙虾!“ 玺彤笑得前俯后仰:“那只能说明你是个渴望得到婚姻还要去寻找激情的人!” 我白她一眼:“我有志谦,我们很相爱!” “那你们还有激情吗?还会一日不思量,也攒眉千度吗?会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吗?他还会深情吻你吗?” 我被玺彤连珠炮似的问题问得愣住了。 是,我们还没有结婚,可是已经不会牵肠挂肚地想念对方,如果不做爱,几乎不会拥抱接吻了,甚至——连做爱,也如同刷牙一般。 “玺彤,爱情不会永远充满激情!”我有一点失神! “没有激情的爱情,简直不能称作爱情!”忻怡轻声怪叫。 “但,没有激情的婚姻仍然是婚姻!”我看着她们,突然间,我们都若有所失。    “那不是等于喜欢芥末的人,必须不蘸芥末吃龙虾?”忻怡瞪圆了眼睛,“锦诗,这样的婚姻,你想要吗?” “有了芥末,龙虾可以卖得很贵,可是,没有芥末,龙虾却还是龙虾!”我也望着忻怡,“所以,人们不会为了没有激情而不去结婚!” “没有激情的爱情不算爱情,可是婚姻里却缺少激情,那婚姻里岂不是没有爱情?多可怕!”忻怡笑起来,“我可不愿意结婚了!” 玺彤忍不住笑起来:“婚姻里是有爱情的。只是婚姻里的爱情没有激情,所以很多人才会到婚姻以外的地方寻找激情,然后打着爱情的幌子。” 我和忻怡全都笑起来。 然后忻怡正色:“如果不能让我很心动,我是不会结婚的!”我们都知道,忻怡以前谈过好几次恋爱,但是因为实在找不到那种极至心动的感觉,都一一作罢。 她常常回忆起高中时代,暗恋一名学长的感觉:“整日想着他,偷偷骑了车,跟在他身后转半个城,丝毫不觉气喘,只觉满心欢喜,虽只是背影,也可在睡前反复咀嚼回味。如果有机会从他身边走过,心脏几乎激动得可以跳出来……可惜,从此以后,对着任何一名男子,我都无法再产生这种心动的感觉了。如果找不到这样的男子,我宁肯终生不吃龙虾!” 忻怡负气地说着。 那时候,我们也常常躺在被窝里,听她描述梦中情人,她做梦一般的神情与现在一般无二。 此刻,见她如此心驰神往,似乎又坠回高中时代,我和玺彤同时尖叫:“把嘴里的龙虾吐出来!” 忻怡被我们戏谑,忍不住还击。 一顿饭吃得异常热闹。 到了MIX,音乐立即铺天盖地将我们包裹,密密实实,水泄不通。 我们选了靠墙的位置坐下。 想起早上的头疼,我尚心有余悸,暗自提醒自己千万不要喝多了。 可是,蓝宝石那样诱人,志谦仍旧一个电话也没打给我。 我又一杯一杯接着喝下去。 幸亏对了水晶葡萄,否则一早醉死。 正在聊天,手机响起来,是赵凯。 我看了玺彤一眼,赵凯是她的前任男友。 “喂?锦诗,你那边好吵,你在哪里啊?”赵凯几乎对着电话在吼。 我也对着电话大声喊:“我在MIX,找我有事吗?” “下周我结婚,请你来观礼!我马上把喜帖给你送过来!”赵凯声音里透着喜悦。 “别……”可我话还没说完,他已经把电话挂断。 我看了看玺彤,她正在和忻怡讲她一个追求者有多么无赖,两个人笑得前俯后仰,花枝乱颤。 我咽了口唾沫,决定先不告诉玺彤,还是等赵凯自己送上门来吧。 过了半个钟头,我正俯身听忻怡讲她的暗恋史,见玺彤突然表情僵住了,直愣愣看着我身后。 我回头一看,一个男人站在我的身后,笑容可掬,哦,赵凯已经来了。 “玺彤、忻怡你们也在啊?”赵凯有些意外,“正好,我把帖子也给忻怡!” “什么帖子?”忻怡白他一眼。 “我下周结婚,请你来喝喜酒啊!不过,我没准备玺彤的,如果你不介意,也一起来吧!”赵凯眼睛看着别处,根本不敢在玺彤身上停留。 “好啊,看我那天有没有空。”玺彤瞥一眼赵凯。 我赶紧打圆场:“赵凯,你还有很多喜帖要送吧,赶紧去吧。” 赵凯离开。 玺彤瞪了我一眼:“他要来,你怎么没告诉我!” “他自己要来的,我可没叫他来。怎么,听见老情人要结婚,新娘不是你,心里不舒服?”我决定再刺激一下玺彤。 “我有什么不舒服的?” “你不难过吗?”忻怡也不肯放过她。 “难过?难过也得有时间啊!我每天忙得跟条狗似的,哪有工夫?”玺彤一脸的不屑。 然后,玺彤定下来,开始和临桌一名窥视她已久的男子眉来眼去。 天!就着昏暗的灯光,我们都能清晰地辨别出那男人有一口大黄牙! 玺彤这么苛求完美的女人,这么对男人不屑一顾的女人,竟然对这口黄牙视若无睹,还频频向对方放电。    还说自己不介怀? 我和忻怡对看一眼,各自都在心里叹了口气。 事情过去这么久了,玺彤竟然还放不下。 赵凯是玺彤大学时代的恋人,两人死去活来地爱了3年。 可突然有一天,玺彤发现赵凯的目光不再流连于她的身上,连说话都心不在焉,老躲在一旁发短信,打电话。 精明如玺彤,哪里有不起疑心的? 一调查,果然,小赵同志和一名小学老师又偷偷好上了。 玺彤气结,揪着赵凯不放。 那一日,我和忻怡都在,赵凯苦着脸辩解:“我是爱玺彤的,小学老师怎么能和她比呢?可是两人朝夕相对,感情早就降温。我找小学老师,不过图一时新鲜快乐,如同看书、钓鱼一般,是业余爱好、消遣。可玺彤是正职,怎么能相提并论?” 我们三人都被他气得哭笑不得。 原来老婆是正职,情人是兼职或者业余爱好。 天底下竟然有这样的男人。 不过,这可是大实话,在爱情的道路上,也许每个男人都愿意拥有一份优渥的正职外,还兼职数份,顺便有广泛业余爱好。 呸!美死他们! 那段时间,我也盯志谦特别紧,一下班就回家守着他。 可志谦还是一如既往,上班、下班,一回家就对牢电脑和书本。 电话从头到尾也不响一声,身上没有任何其他异性的香味,只有永恒的我的消毒水味, 我放下心来。 可是,现在玺彤的状态让我和忻怡都很不放心。 她一个劲地喝酒,娇笑不已。 笑着笑着,眼泪自眼角滑落,滴进酒杯里,泪水晶莹,一跌进酒里便再寻不到。 如同玺彤的悲伤,在喧闹的酒吧里,融进去,便不易察觉。 明明是玺彤主动和赵凯分手,难过的应该是赵凯。 可偏偏放不下的是玺彤,而那厢,赵凯已经欢天喜地结婚发喜帖了! 这大概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吧。 玺彤对着酒杯独自垂泪,发了一会儿呆,又自顾自深吸一口气,突然笑了。 她以为我和忻怡没有察觉,故作开朗地举起酒杯:“来,希望我们都能拥有龙虾和芥末!” 我和忻怡只得陪她喝了一杯。 谁知她又给自己斟满,一饮而尽。 她快速地给自己斟酒,又飞快喝下,拦也拦不住,还不时大声笑:“今天很开心!你们要陪我多喝几杯!” 我和忻怡担心地看着她。 很快,玺彤就醉了,伏在桌上,一边笑,一边哭。 脸上的妆容全糊了,任谁也看不出,这就是回眸一笑百媚生的原玺彤了。 结果,忻怡只好开车送玺彤回家。 看见玺彤这样,我心里突然憋闷无比,自己的眼泪也快要忍不住了。 我没有离开,反而坐下来,继续喝酒。 我一向不是嗜酒的人。 可是,这两天,不知为什么,我开始觉得酒是好东西。 喝到熏熏然,飘飘悠悠,所有烦恼都可以化解。 志谦,你把我忘了吗? 12点,正是酒吧里人最多的时候,突然我觉得好像有人在注视我。 我抬起头,看见隔了两个座位,一名男子正看着我微笑。竟然是昨天在这里遇到的那个男人,他还是一个人。 刚才那张桌旁坐的还不是他,可见他刚来。见他望着我笑,我也大方地对他笑笑。 他突然对我比画了一下,我没看懂,只好睁大眼睛一直看着他。他用手轻轻抹了抹自己的眼睛,又指指我。 我下意识照他的动作,抹了抹自己的眼睛——竟然满脸是泪。 原来,我哭了,但是我自己并不知道,需要一个陌生人来提醒我!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有些尴尬。 他观察我有一阵了吧? 他似乎察觉到我的不自然,举起酒杯,对我做了个干杯的动作。我突然轻松起来,也回应他,把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他笑了,我也笑了。 隔着几张桌子、隔着烂醉的人群,在明暗不定的灯光里,在暧昧的音乐中,我和一个陌  生得只见过两次面的男人,相视而笑…… 这可不是我的作风。 天,我一定醉了! 回到家,我倒头便睡,梦里有一双眼睛一直看着我笑,在这笑容里,我轻松而愉快。 我的梦里有了除志谦以外的男人。

>芥末男女

芥末男女
作者: 安逸
isbn: 7563358471
书名: 芥末男女
页数: 345
定价: 26.00元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装帧: 简裝本
出版年: 20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