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明、权力与知识:诺贝特·埃利亚斯文选》试读:12

39 埃利亚斯与邓宁,《寻求激动》。 40 埃利亚斯与斯科特森,《定居者与外来者》。另参见下面的第63条注释。 41 参见威廉姆•克兰恩东克编辑的《进程社会》(Willem Kranendonk, ed., Society as Process: A Bibliography of Figurational Sociolology in the Netherlands, Amsterdam: Publicatiereeks Sociologisch Instituut, 1990)。 42 阿兰•西卡《社会起源对心理起源:埃利亚斯的独特社会学》(Alan Sica, “Sociogenesis versus Psychogenesis: The Unique Sociology of Norbert Alias”, Mid American Review of Sociology 9, no. 1, 1984: 49~78);托马斯•谢弗《血仇:感情、民族主义与战争》(Thomas J. Scheff, Bloody Revenge: Emotions, Nationalism and War, Boulder, CO: Westview Press, 1994)。多年前,伟大的美国历史学家查尔斯•比尔德和玛丽•比尔德已经开始阅读德文版的《文明的进程》,不过那时埃利亚斯的读者寥若晨星。他们的著作《美国精神》(The American Spirit, New York: Macmillan, 1942)和《美国文明的兴起》(The Rise of American Civilization)第四卷及最后一卷中有许多关于埃利亚斯思想的讨论(特别是第58页)。美国社会学不断接受埃利亚斯的一个标志是乔治•瑞泽尔的第四版《现代社会学理论》(George Ritzer, Modern Sociological Theory, New York: McGraw Hill, 1996)有一部分(第375~389页)是专门讨论他的构造社会学的。 43 参见约翰•朗德尔和斯蒂芬•门内尔的《文明与文化》(John Rundell and Stephen Mennell, eds., Civilization and Culture: Classical and Critical Readings, London: Routledge, forthcoming 1998)。 44 参见原书第287页以后。原德文版《文明的进程》用的是“习性”,43英文译为“人格结构”(personality makeup)。最近,皮埃尔•布尔迪厄已将“惯习”作为一个术语来使用,他称赞埃利亚斯对整个知识界的影响,尽管可能他运用这个术语时跟埃利亚斯并没有关系。另参见原书第54页。 45 马克斯•韦伯,《经济与社会》(Max Weber, Economy and Society, 2 vols.,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78; original German ed., 1922)。 46 埃利亚斯,《文明的进程》,第273~334页。 47 埃利亚斯,《德国人》,第461页注释。埃利亚斯承认,他这样说“老实讲是故意挑战罗伦兹(奥地利动物学家,译者注)及其他研究者的观点。后者认为,人具有类似于性冲动的侵略本能”。 48 “文明”一词只用于在采用农业技术以后开始形成城市的那些社会,这种现象仍然很普遍。相反,埃利亚斯还将该词用于农耕前的人类集团如狩猎—采集者、游牧社会等。另参见约翰•古德斯布洛姆的《火与文明》(Johan Goudsblom, Fire and Civilization, London: Penguin Books, 1992),第3~6页。 49 埃利亚斯,《时间:一则论文》(Elias, Time: An Essay, Oxford: Blackwell, 1992)。 50 托克维尔引用了德•塞维涅夫人对1675年雷恩税收暴乱后被刑车处死的人的诙谐评论,以证明一个社会阶级对另一个阶级成员之遭遇的冷漠,并谈到后来“社会环境相对平等后的和缓手段”(Democracy in America, New York: Schocken, 1961, Pt. 2, Bk. 3, Chap. 1. Quoted in John Stone and Stephen Mennell, eds., Alexis de Tocqueville on Democracy, Revolution and Society,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80, pp.102~106)。 51 埃利亚斯,《德国人》,第26页。 52 埃利亚斯,《文明的进程》,第480页。 53 埃利亚斯,《宫廷社会》,第92页。 54 埃利亚斯,《文明的进程》,第95页。 55 埃利亚斯,《文明的进程》,第253页注释。 56 斯蒂芬•门内尔,《退化的进程》(Stephen Mennell, “Decivilizing Processes : Theoretical Significance and Some Lines for Research” , International Sociology 5, no. 2, 1990: pp. 205~223)。 57 有关该问题的争论概述,请参见斯蒂芬•门内尔的《埃利亚斯导论》(Stephen Mennell , Norbert Elias: An Introduction, Oxford: Blackwell, 1992, pp. 241~246),其中卡斯•冯特斯的论述特别重要。埃利亚斯在最后撰写的一些文章中有对这次争论的回应(“Changes in European Standards of Behaviour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in The Germans, pp. 23~43)。 58 有人认为,反文明的力量明显占主导地位的时期不是纳粹统治时期,而是魏玛时期(See Jonathan Fletcher, “Towards a Theory of Decivilizing Processes”, Amsterdams Sociologisch Tijdschrift 22, no. 2, 1995: pp. 283~296)。 59 埃利亚斯,《德国人》,第303页。埃利亚斯所指的“理性化”在促进组织大规模屠杀方面发挥了作用,这是齐格蒙特•鲍曼的《现代性与大屠杀》(Zygmunt Bauman, Modernity and the Holocaust, Oxford: Polity Press, 1989)一书的主要思想。 60 罗伯特•默顿,《有意图的社会行动的非预期的结果》(Robert K. Merton, “The Unanticipated Consequences of Purposive Social Action”,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1, no. 6, 1936: pp.894~904)。有关默顿与埃利亚斯非预期结果观点的较充分的比较研究,请参见门内尔的《埃利亚斯著作中的“个体”行为及其“社会”结果》(Stephen Mennell, “‘Individual’Action and Its ‘Social’Consequences in the Work of Elias”,in Gleichmann, Gouldsblom, and Korte, eds., Human Figurations, pp. 99~109)。 61 约翰•古德斯布洛姆,《平衡中的社会学》(Johan Gouldsblom, Sociology in the Balance, Oxford: Blackwell, 1977),第149页。 62 梯利在《西欧民族国家的形成》44(Tilly, The Formation of National States in Western Europe,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75)中使用“国家的建设”、“国家的造成”等说法,比“国家的形成”——一个他在《压制、资本与欧洲国家》(Coercion, Capital and European States, AD 990~1990, Cambridge, MA: Basil Blackwell, 1990)中更喜欢使用的术语——具有更明显的唯意志论色彩。佩里•安德生和梯利在他们有关国家形成的最初一些著作中都没有提到埃利亚斯。 63 斯科特森1975年写了一篇简短的社会学导论(Scotson, Introducing Society: A Basic Introduction to Sociology, London: Routledge & Kegan Paul, 1975),其中并没有提到埃利亚斯,这未免令人感到悲哀,也很有代表性地说明,当时他的著作在英国社会学家心目中的地位是比较低的。人们不认为埃利亚斯有什么重大的理论贡献,甚至连最亲密的合作伙伴也不这样认为。 64 埃利亚斯与斯科特森,《定居者与外来者》,第40页。 65 同上,第17页。 66 同上,第21页。 67 同上,xliii页。 68 参见1974年荷兰译本导言,1994年最终以英文出版,见于再版《定居者与外来者》,xv lii页。

>论文明、权力与知识:诺贝特·埃利亚斯文选

论文明、权力与知识:诺贝特·埃利亚斯文选
作者: 诺贝特·埃利亚斯
isbn: 7305045063
书名: 论文明、权力与知识:诺贝特·埃利亚斯文选
页数: 281
译者: 刘佳林
定价: 20.00元
出版社: 南京大学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