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明、权力与知识:诺贝特·埃利亚斯文选》试读:13

69 例如可参见《定居者与外来者》,第122页,第152页以后。 70 埃利亚斯,《社会学家向当下的退却》。 71 埃利亚斯与斯科特森,《定居者与外来者》,第101页。 72 埃利亚斯,《大旋涡中的渔人》(Elias, “The Fisherman in the Maelstrom”,in Involvement and Detachment, Oxford: Blackwell, 1987, p. 56)。 73 例如可参见列维—斯特劳斯的《结构人类学》和《野性的思维》。 74 “进退两难”是埃利亚斯后期著作中比较喜欢运用的一种说法,他是否直接从格利高里•贝特森那里借鉴过来,这一点尚不清楚。 75 埃利亚斯,《社会学是什么》,第156~167页。 76 埃利亚斯,《科学建制》(Elias, “Scientific Establishments”,in N. Elias, R. Whitley, and H. G. Martins, eds., Scientific Establishments and Hierarchies, Dordrecht: Reidel, 1982, pp.1~69)。 77 R.K.默顿,《17世纪英国的科学、技术与社会》(R. K. Merton, Science, Technology and Society in Seventeenth  Century England, New York: Humanities Press, \[1938\] 1978)。 78 即使作为现代物理学家所研究的联系的代表,这种古典模式现在也已过时了。埃利亚斯对这种源于现代宇宙论和场论的变化有清醒的意识,参见《对大进化论的反思:两则断片》(“Reflections on the Great Evolution: Two Fragments”,in Involvement and Detachment, pp. 119~178)。 79 埃利亚斯,《知识社会学:新观点》( “Sociology of Knowledge: New Perspectives”, Sociology 5, no. 2, 1971: pp.149~168, and 5, no. 3, 1971: pp.355~370, at p. 258)。 80 同上,第364页。 81 托马斯•库恩,《科学革命的结构》;参见埃利亚斯的《科学理论与科学史:近来一次讨论的评论》( “Theory of Science and History of Science: Comments on a Recent Discussion”, Economy and Society 1, no. 2, 1972: pp.117~133)。 82 埃利亚斯,《个体的社会》(The Society of Individuals, Oxford: Blackwell, 1991),第200页。 83 埃利亚斯,《知识社会学》,第365页;《社会进程理论的基础》(“Zur Grundlegung einer Theorie sozialer Prozese”, Zeitschrift fu..r Soziologie 6, no. 2, 1977: pp.127~149)。 84 埃利亚斯,《科学建制》,第15页。 85 埃利亚斯经常用“权力平衡”或“权力的平衡”代替“权力比例”,但人们发现,“平衡”一词容易被误解为含有同等地相互依赖的意思,45而埃利亚斯的意思却相反,他是指不稳定的、基本上不平等的紧张性平衡,它会左右摇摆,“比例”相对来说意思要明确一些。 86 埃利亚斯,《文明的进程》,第214页。 87 埃利亚斯,《社会学是什么》,第111页。 88 德语是“Zustandreduktion”——字面意思是“状态缩减”。经过门内尔和埃利亚斯的长期讨论后,该词被译为“进程缩减”,因为缩减的不是状态,而是进程被缩减为状态。 89 埃利亚斯,《社会学是什么》,第112页。 90 本•沃夫,《语言、思想与现实》(Benjamin Lee Whorf, Language, Thought and Reality, Cambridge, MA: MIT Press, 1956)。 91 埃利亚斯,《社会学是什么》,第113页。 92 具体细节请参见古德斯布洛姆的《平衡中的社会学》,第6~8页。

>论文明、权力与知识:诺贝特·埃利亚斯文选

论文明、权力与知识:诺贝特·埃利亚斯文选
作者: 诺贝特·埃利亚斯
isbn: 7305045063
书名: 论文明、权力与知识:诺贝特·埃利亚斯文选
页数: 281
译者: 刘佳林
定价: 20.00元
出版社: 南京大学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