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明、权力与知识:诺贝特·埃利亚斯文选》试读:第一章7

注释 1 格拉提安的《手册》法文版导言,作者阿梅洛•德•乌塞,巴黎,1684年。《手册》发表于1647年,17、18世纪以《宫廷人》为题在法国差不多发行了20版。从某种意义上说,《手册》是第一部宫廷心理手册,就像马基雅维里那本论述君主的著作是第一部宫廷专制政治的经典手册一样。不过,比之于格拉提安,马基雅维里更多是站在君主的立场上说话的,他差不多是在为兴起的专制主义辩护,即所谓“国家利益的理由”说。格拉提安是西班牙的一个耶稣会士,他从心底蔑视“国家利益的理由”说,他对繁缛的宫廷游戏规则作了解析,在他看来,人们必须学会遵守这些规则,舍此别无选择。虽然有这样的区别,但马基雅维里和格拉提安所倡导的行为在中等阶级的人看来都是“不道德的”,尽管资产阶级的生活并不缺少类似的行为及感情方式,这颇耐人寻味。置身宫廷之外的资产阶级对宫廷心理和宫廷行为举止进行谴责,这表明这两个阶级在整个社会规范化方面有着明确的差异。宫廷外的资产阶级在将社会规则内化为自己的人格时所采取的方式与宫廷阶级是不同的。前者的超我比后者的超我更顽强,在许多方面表现得更严格。当然,日常生活中好斗的一面事实上并不会从资产阶级的世界里消失,但比之宫廷阶级,它在资产阶级那里埋藏得更深,远远超过作家或任何人的描绘,甚至已经在意识层面消失了。在宫廷贵族的圈子里,“你应该”常常不再意指根据社会生活的实际需要而采取的权宜之计。即使是贵族青年也会清醒地认识到,这些是应该遵守的规则,因为他始终跟他人生活在一起。在资产阶级社会,相应的规则会在个体的童年时期就已根深蒂固,它们不是保证举止得体的准则,而是受半自动状态的良知的驱使。因此,超我之中的“你应该”和“你不应该”始终紧密地与对现实的观察和理解联系在一起。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这里仅举一例。格拉提安在其戒律“彻底了解对手”(第273条)中说:“千万不要对那些先天残疾的人抱有幻想,他们惯于怨天尤人。”17世纪英国资产阶级中间流传各种关于举止方式的书,它们同样都发行广泛,都源自乔治•华盛顿的著名规则。其中一本是弗朗西斯•霍金斯撰写的《年轻人的举止》(1646),该书把“你不应该”放在首要位置,而对同一种行为和态度作了截然相反的道德解释(第31条)74:“不要嘲弄先天有疾之人,他们本无药可治;也不要幸灾乐祸,这会导致忌妒、仇恨乃至报复。”总之,在格拉提安及随后的拉罗什富科、拉布吕耶尔等人的格言录中,我们看到了能够在宫廷生活实践中(比如圣西门那里)看到的各种行为方式。我们反复看到必须控制感情的戒律(第287条):“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否则你会毁了一切。”或者(第273条):“带感情偏见的人说话总不会符合事实,因为支配他的是感情而不是理智。”我们看到要采取“心理态度”的规劝,即一直注意观察性格(第273条):“彻底了解对手的性格。”或者这种观察了解的结果(第201条):“所有那些显得疯狂的人都是疯子,那些不显得疯狂的人则有一半是疯子。”自我观察的必要性(第225条):“了解你最主要的缺陷。”半真半假的必要性(第210条):“懂得如何玩弄真理。”有关一个人的真正真理是其全部真实不虚的存在,而不是片言只语(第175条):“真实的人。唯有真才能享有名誉,唯有实才能变成好处。”预见的必要性(第151条):“计划将来,未雨绸缪。”凡事不过分(第82条):“圣贤已把所有的智慧浓缩成这句箴言:过犹不及。”特别完美的宫廷贵族方式,对各种生物本性温文尔雅的修饰,有生气的人的妩媚和崭新的美(第127条):“妙不可言。少了它们,一切的美都会僵死,一切的优雅都不复存在……其他的完美形式则是自然,‘妙不可言’就是完美。甚至在推理活动中也清楚地看到它……”或者从另一个方面说,关于不做作的人(第123条):“不做作的人。人越完善,越不矫揉造作。如果完善之中发现造作,那么最重要的品质就跌价了,因为我们认为造作乃虚假的克制,而不是真实的个性。”人们之间的战争不可避免,行为要得体(第165条):“战争要正义。卑鄙地征服不是征服,而是被征服。任何叛逆行径都会使名声玷污。”在这些格言警句中,反反复复的劝诫都考虑到了他人,都力求保护好的名声。总之,它们都立足于现世,立足于社会需要。其中的宗教成分很少,上帝只是在旁边、在最后出现,是人世生活以外的东西。一切美好的东西都是来自他人(第111条):“结交朋友。有朋友如同拥有第二次生命……我们生命中的一切美好事物都依靠他人。”不是根据永恒的道德律,而是根据“外在”需要和对他人的考虑,来为规则和格言辩护,这就使得这些格言警句和整个宫廷举止规范在资产阶级眼里成了“非道德”或起码是“太务实”的东西?举例来说,在资产阶级的世界,人们感到应该禁止背叛,但这却不是出于实际理由,出于对在他人心目中的“好名声”的关心,而是出于内在的声音即良知,也就是说,道德不允许背叛。我们此前研究的饮食习惯、盥洗及其他活动的规范与禁令在结构上也同样存在这样的变化。在宫廷贵族那里,即使成年人遵守的举止规范也主要是从考虑和担心恐惧他人的角度而安排的,到了资产阶级世界,这些规范就作为自我约束在个体身上打下了烙印。对成年人来说,恪守保持这些规范不再是出于对他人的切实担心,而是出于“内在的”声音,一种由超我自动派生的恐惧,一句话,是出于道德命令,它不需要任何辩护。 2 参见《文明的进程》(1994),第88~93页。

>论文明、权力与知识:诺贝特·埃利亚斯文选

论文明、权力与知识:诺贝特·埃利亚斯文选
作者: 诺贝特·埃利亚斯
isbn: 7305045063
书名: 论文明、权力与知识:诺贝特·埃利亚斯文选
页数: 281
译者: 刘佳林
定价: 20.00元
出版社: 南京大学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