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红楼》试读:乾隆带头搞索隐

《红楼梦》自面世、流传之日起,便以其亦真亦假、虚实相生的奇妙艺术魅力对读者形成了极大的吸引力。这部优秀的小说在打动读者,赢得无数眼泪的同时,也给读者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问号:作品所写人物、事件如此逼真,它在现实生活中有原型吗?如果有的话,又该会是谁呢?于是便出现了各种说法,如明珠家事说、张侯家事说、和家事说等等。自然,也有不少人把目光投向当时的最高统治者。 在索隐派形形色色的说法中,《红楼梦》影射清廷政治说无疑是最有市场,最有影响力的一种,无论是顺治与董小宛爱情说、雍正皇帝篡位说,还是曹雪芹暗杀雍正说,等等,虽然具体结论不同,但大体的观点和思路则是基本一致的。特别是顺治皇帝和董小宛的爱情故事,浪漫而神奇,借助《红楼梦》的影响,曾轰动一时,尽管后来被证明这不过是一厢情愿的附会。 这里就有一个颇为有趣的问题,清廷的最高统治者们是如何看待这部小说的?他们是否知道自己的先人已被一些读者视为红楼梦中人呢?虽然限于资料,无法确知,但根据一些零星的记载,还是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的。 据说乾隆皇帝就曾看过《红楼梦》,而且对这部作品相当熟悉。赵烈文在其《能静居笔记》一书中,曾记载了这样一件事: 谒宋于庭丈翔凤于葑溪精舍,于翁言:"曹雪芹《红楼梦》,高庙末年,和珅以呈上,然不知所指。高庙阅而然之,曰:'此盖为明珠家作也。'后遂以此书为珠遗事。" 这段记载的可信度难以考察。不过既然有这个说法,想必还是有点事实依据的,并非完全捕风捉影之谈,正所谓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 仅从这条记载来看,有两点值得注意: 一是乾隆皇帝不仅读过《红楼梦》,而且感觉好像还挺不错,"然之"二字表明了他的认可态度。 一是乾隆皇帝对《红楼梦》不只是阅读,而且还颇有研究。显然,他也是属于索隐派的,说起来也是后世索隐派的老祖宗。从这条记载来看,乾隆认为《红楼梦》一书影射的是明珠家事,并没有把事情往自己家族身上揽。如果真像有些人所说的,该书所写为清廷政治,且有明显的排满思想,这位皇帝是不会看不出来的,要知道这位具有雄才大略的皇帝的智商一点都不比那些索隐者低。如果他真看出了作品背后隐藏着这一问题,依他的性格,肯定会有一场异常残酷的文字狱。但事实上,一切都没有发生,风平浪静,这条记载无疑是值得那些主张影射宫廷斗争者深思的。 巧合的是,按照这一记载,《红楼梦》是和呈送给乾隆皇帝阅读的,之所以说巧合,是因为曾有人认为这部小说影射的是和家事。据《谭瀛室笔记》记载: 和珅秉政时,内宠甚多,自妻以下,内嬖如夫人者二十四人,即《红楼梦》所指正副十二钗是也。有龚姬者,齿最稚,颜色妖艳,性冶荡,宠冠诸妾。顾奇妒,和爱而惮之,多方以媚其意。……和少子玉宝,别姬所出,最佻。龚素爱之,遂私焉。……有婢倩霞,容貌姣好,姿色艳丽。龀龆入府,聪颖过人,喜学内家妆,手洁白,甲长二寸许,幼侍玉宝,玉宝嬖之。龚姬嫉其宠,谗于和妻,出倩霞。玉宝私往瞰之,倩霞断甲赠玉宝,誓不更事他人,郁郁而死。玉宝哭之恸,隐恨龚姬。龚姬多方媚之,玉宝终不释。 其中玉宝、龚姬、倩霞均是《红楼梦》中人物的原型: 龚姬即《红楼梦》中袭人,倩霞即晴雯,字义均有关合,而玉宝之为宝玉,尤为明显,不过颠倒其词耳。 《谭瀛室笔记》的这种说法是从护梅氏《有清逸史》一书中来的,据其介绍: 《红楼》一书,考之清乾、嘉时人记载,均言刺某相国家事。但所谓某相国者,他书均指明珠;护梅氏独以为刺和珅之家庭,言之凿凿,似亦颇有佐证者,录之亦足以广异闻也。 不过,尽管护梅氏"言之凿凿",但无论是和还是乾隆皇帝,都没有看出这一点,否则,和如果知道《红楼梦》写的就是自己家的丑事,无论如何是不会主动把这部作品送给皇帝而自找麻烦的;乾隆皇帝如果看出这一点的话,也就不会说"此盖为明珠家作也",而是另有一套说辞了。可见,假如《红楼梦》真的是在影射和家事的话,那可真是彻底失败了,因为就连和本人都看不出来。 当然,这只是一种索隐的说法而已,如果查对一下史实,就会发现这一说法根本无法成立。因为到曹雪芹去世的时候,和不过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倒推十年,曹雪芹创作《红楼梦》时,和还只是一个在穿开裆裤的幼儿。连身体都没发育好,哪里会有什么二十四房姬妾,哪里会有什么儿子。

>风起红楼

风起红楼
作者: 苗怀明
isbn: 7101050816
书名: 风起红楼
页数: 277
定价: 29.00元
出版社: 中华书局
装帧: 简裝本
出版年: 2006-0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