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儿》试读:书评

(特别说明:评语专家排名不分先后;为表达对本书序文作者朱学勤教授辞谢“博士生导师”身份署名的敬意,为本书写作评语的所有博士生导师,均不特别注明此岗位职务。) 1、朱大可(同济大学哲学与社会学系教授、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所长): 保印笔下蚂蚱的身世,正是无数乡村少年的写照。在少年读物竞相粉饰现实的时刻,《草根儿》这部长篇小说,还原了农民工子女受压迫经验的实录,向我们揭示了严酷的社会真相,并填补了少年文学苦难母题的空白。 2、林达(著名华人作家): 假如没有人给城里孩子讲这些故事,他们和蚂蚱们将永远隔着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蚂蚱在他们面前走过,他们却看不见蚂蚱的存在。现在,蚂蚱从作者的笔下走出来,你不可能再视而不见。从此,城里孩子和农民工的孩子,会思考同一个问题:我们都是一样的孩子,为什么命运竟如此不同。 3、徐贲(美国加州圣玛利学院英文系教授): 著名的儿童文学研究者和社会活动家Jack Zipes问过一句话,“真的有只是写给孩子们的儿童文学吗?” 《草根儿》这个写给“小读者”的故事也是讲给“大读者”听的。它呼唤每个读者未泯的童心,以温暖的真情去重新注视还在困扰我们世界的不公和歧视。 、周洪宇(十届全国人大代表、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 这是第一部写农民工子女城市生活的小说。它以生动的笔触揭开了社会转型期农民工子女城市生活的真实一角,为当代文学史贡献了“蚂蚱”这样一个鲜活的农民工子女形象。 在我们的身边,像蚂蚱这样的农民工孩子,有着成千上万,甚至已经过亿。他们的生活值得我们了解。了解他们,可以更好地认识我们自己;他们的命运值得我们关注。关注他们的命运,就是关注我们民族的未来。 我希望,不管是城市的孩子,还是农村的孩子,都应该读读这本书,它不但可以使你从中了解同龄人的命运故事,还可以使你从中汲取一种积极向善的、正义的力量,成为一个真正的“人”。 5、何怀宏(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这不是童话,但胜似童话。孩子们不仅需要想像的世界,还需要了解真实的世界。所以,我愿推荐《草根儿》这部充满感情、而又朴实无华地反映了农民工子女生活的作品。不仅离开或打算离开乡土的人们可以用之为“启蒙书”,城里的孩子和大人也许更应当读它,以了解和进入这些就在他们身边,却命运迥异的孩子们的生活和心灵世界。 6、赵汀阳(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 曹保印的《草根儿》是直面城乡和农民工问题的、一本很值得一读的好书。记得一个朋友说到过,中国人都是农民,不能假装自己不是农民。又想起一个朋友说,他担心城市人将堕落为劣等人。又记得当年有人唱道,到底是我们改变了世界,还是世界改变了我们?这些问题都需要想想。 7、徐友渔(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 这不是用语言文字写成的小说,而是与农民工及其子女共呼吸的气息。 这不是同情者的叹息,而是兄弟般的休戚与共之情。 这不是城里人或知识分子一般的道义表示,而是对我们自己的人性和良知的发问。 曹保印的小说《草根儿》,对中国社会各个阶层的人都是一种警示。 8、梁治平(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农民工是这样一个特殊群体:他们是城市的建设者,也是城市繁荣的牺牲品,而这仅仅是因为,他们是农民。当农民成为一种身份,生为农民就变成命运的诅咒。这无疑是当代最为野蛮和不正义的社会现象。《草根儿》以小说方式讲述一个农民工家庭的故事,激发我们的同情和思考,有助于改变不合理的制度安排。 9、程方平(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 《草根儿》这部长篇小说,是帮助少年儿童认识社会、培养责任感、净化心灵的生动读本;也是帮助处境不利的少年儿童自强不息、努力奋斗、追求美好生活的励志读本。与风靡世界的韩国励志剧《大长今》一样,这部小说告诉小读者,我们的家庭出身尽管不能选择,但我们的人格不容轻视,我们的精神是同样积极的,我们的努力肯定会得到回报。这就像一缕春风启迪着社会的良知,在我们的儿童读物中,应有更多这样敢于面对真实社会问题的优秀文学作品。 10、窦桂梅(全国特级教师、清华大学附属小学副校长): 时空跨到后现代,高玉宝的“我要读书”,成了当今“蚂蚱”们的渴望。 贫困,苦着一张稚嫩的娃娃脸;没有安全感,而过着受刑般的日子;渴望平等,不敢奢望“锦上添花 ”,哪怕“雪中送炭”;寻求幸福,逃离种种困境,虽在“磨盘”中,磨得血肉淋漓。 打开书,祝福这些蚂蚱们吧,让他们脱离贫穷,拥有平等、安全和幸福。 11、党国英(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 也许再过若干年,蚂蚱和三虫儿的后代读这本书时,就像现在的人读关于“文化大革命”的故事一样,但这个结果一定与蚂蚱和三虫儿这一代人阅读这本书或与此类似的书并学会思考有关。我希望城市的孩子好好读读这本书,并懂得他们和蚂蚱与三虫儿们原本是一类。 12、毛寿龙(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中国人民大学行政管理学系主任): “爷爷七岁去要饭,爸爸七岁去逃荒,今年我也七岁了,高高兴兴上学堂”。这句话的前半部分说明了万恶的旧社会老百姓的悲苦生活,后半句说明了新社会孩子们的幸福景象:有学上,就能够摆脱贫困,过上幸福的生活。显然,新社会的幸福景象并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蚂蚱的故事告诉我们,穷人的孩子要都能高高兴兴上学堂,即使到了今天,依然需要我们艰苦的努力。蚂蚱的故事,让我深深感动。 13、李强(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清华大学社会学系主任) 当前,农民工问题已经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焦点,他们的命运牵动着很多人的心。与此同时,另一个更为严重的社会问题,也在悄悄浮出水面,那就是像野草一样顽强成长着的农民工子女的公平权利问题。《草根儿》采用冷静的写实手法,描述了农民工子女在城市的艰辛生活历程,它既是在吁求社会给予农民工子女公平的待遇,更是在向每一个人发问:同样是中国的国民,农民工及其子女何以如此遭受命运的折磨?面对他们,我们该想些什么,又该做些什么?不但少年儿童读者需要认真阅读本书,成人读者尤其是城市的家长们,更应通过阅读本书,问自己也问自己的孩子:大大小小的蚂蚱们,和我们有什么两样?对类似蚂蚱的农民工子女,我们是该无视他们、忽视他们,还是该热爱他们、帮助他们? 14、信力健(信孚教育集团董事长、总裁): 农民工是最基层的国民,我们不能抛弃、歧视他们,而要公正地对待他们;他们的孩子更应该得到最公平的对待,如果他们不能够及时融入到城市之中,将对未来的社会潜藏着巨大的隐患。借《草根儿》这部小说,我呼吁社会上所有的人,都来关心农民工和他们孩子的命运。而关注他们的命运,正是关注我们自己的命运。 15、刘仁文(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教授、刑法室副主任): 在讨论农民工的时候,我们似乎没有对农民工的孩子给予足够的关注。事实上,无论是那些随父母进城的孩子,还是被父母留在家里的孩子,他们心灵上对人间冷暖和亲情别离的感知,又有谁说不如我们的成年人呢? 曹保印先生的《草根儿》,从当代农民工的孩子的生存处境着眼,为我们记录和保留了一个很好的知识样本,我相信若干年后,任何一个想了解这个时代的人,都能从阅读本书中获益。 作为一个法学工作者,我亦深信:光靠法律的制裁不足以有效地治理社会,更重要的是,要改善民生,以防患于未然。农民工的孩子在我们下一代中将继续占人口的绝大多数,法学家们如果不去关注这一群体,将是严重的失职。 16、陈家琪(同济大学哲学和社会学系、同济大学德国哲学与文化研究所教授): 我自小在城里长大,直到文革后期到农村插队落户,对农村的孩子怎样读书,怎样生活并不了解,一是因为当时在各种媒体上看到的永远是光明面;再就是自己的麻木和漠不关心——以为自己该关心的只是全世界三分之二尚在受压迫、被剥削的劳苦大众。现在,发生在自己身边的类似于蚂蚱这样的事多了起来,自己也知道了更多更悲惨的故事,但我怀疑自己是否又陷入了另一种状态的麻木与漠不关心之中。在作者的提醒下,我能作些什么?这会始终是一个问题。 17、许纪霖(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 民工不是贱民,作为共和国的国民,同样有为人的尊严。一个社会是否和谐文明,不是看社会上层有多少人物,而是看像大大小小的蚂昨们这样社会底层,能否都活得像一个人。 18、丁东(著名学者、大型丛书《口述历史》、《大学人文》主编): 童话离我们很远,生活离我们很近。小说《草根儿》继承和发扬了从狄更斯的《雾都孤儿》到张乐平的《三毛流浪记》的人道主义传统,主人公蚂蚱和他的父母兄弟姐妹,就在我们身边活着。面对他们,不论是少年学生,还是成年读者,只要你良心未泯,就无法闭上眼睛。 19、倪乐雄(上海政法学院政治学系教授): 孔子有言:“以不教民战,是谓弃之”,察其微言大义,觉得圣人此语似有被国家抛弃的人民也必将抛弃国家的弦外之音。历史表明:被抛弃感一旦蔓延为普遍的社会心理,内乱外患便接踵而来。因此,一个治理成功的国家的重要标志是人民没有被遗弃的感觉。在此意义上,曹保印先生的《草根儿》触及了未来国家安全的根本问题。 20、李宝元(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马蒂亚·森曾说:“对收入而言的相对剥夺,会产生对可行能力而言的绝对剥夺”。就此来看,改革开放背景下农民工在城市所遭遇的相对贫困,相对于城乡隔绝状态下农村居民收入低下造成的绝对贫困,其所面临的生存状态更险恶、更悲惨、更可怜。由此给农民工下一代带来怎样的伤害,曹保印先生的小说《草根儿》有生动描写,读来催人泪下、激人奋发。 21、蒋高明(中国科学院植物所首席研究员、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 中国农民是世界上最可敬的群体,他们生产了世界五分之一人口的粮食,建造了城市,创造了中国经济腾飞的神话。然而,他们的劳动并没有得到公平的待遇。同样是工人,但他们是“农民工”;同样是孩子,他们是打工者的后代,不能像同龄人那样享受公平教育的权力。曹保印先生借主人公 “蚂蚱”之口,喊出了新时代的最强音:“我要公平!” 22、季卫东(日本神户大学法学院教授): 一个农民工的最大心愿,莫过于省吃俭用让孩子接受教育,将来能比自己出息些。这是人之常情。如果连这条路也给堵住了,那么,剩下的就只有绝望。几千万为生存而奔波的农民工,背后还牵连着数亿翘首期盼的农民,构成无边无垠的“草根阶层”。他们一旦陷于对将来的绝望和不断枯萎,社会生态就会陡然变成荒漠,追求富强的所谓“中国梦”也就会消失在天昏地暗的沙尘暴里。曹保印先生在《草根儿》这本书里指给我们看的正是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有生”的绿意,以此呼唤春风,以此祈求细雨。芳草,寸心,天知否? 23、沈睿(美国海军学院助理教授): 这是每个青少年都必读的书。小蚂蚱的故事应该让每个孩子、每个成年人都分享和理解。这是一本每个家长都应该给自己的孩子买、并跟孩子们一起读的书。这本书告诉我们做人的准则:诚实、善良、理解、同情、勇气、顽强、正直和向上。我们生活在这些准则似乎都被忘记了的时代。本书的力量在于真实、面对生存和不屈不挠的理想主义;在于巨大而宽厚的同情、怜悯和热爱——这些是优秀文学的真髓。 本书通过小男孩蚂蚱的经历反映了我们生存的时代,并对这个时代提出了尖锐的批判。放在世界文学传统的背景里看,本书可以被看作是二十一世纪中国的《雾都孤儿》,其意义不仅是现实的,也是文学的。其现实意义要求读者面对生存,并对我们存在的形态进行分析。其文学的意义在于提倡更高的道德理想和人性社会。优秀的文学作品都具有罕见的道德力量。从十九世纪英国的《雾都孤儿》到今天的《草根儿》,我们可以感到这种道德和激情力量的链接。 24、王学泰(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 小说的主人公蚂蚱在城市遭遇的种种不公、种种歧视、种种痛苦,就在于他是“农民工”的儿子。“农民工”这个称呼就是荒谬的,它是身份社会的产物。19世纪的英国史学家梅因曾说:“所有社会进步,是一个‘从身份到契约’的运动。”希望我们不断深化的改革中,城乡二元的身份制度被彻底废除。所有的公民都受到一视同仁的待遇。 25、薛涌(美国萨福克大学历史系助理教授、美国耶鲁大学历史系博士候选人): 《草根儿》这部小说,是在质问我们社会的良心。它表现的是发生在我们身边,却不被我们注意的事情:农民工创造了中国的经济奇迹,但是他们的孩子却从他们创造的财富中分享不到任何东西。这部小说描述了我们的社会正在怎样做孽。 我希望大人不仅给孩子买这本书,而且自己也读一读。中国马上要进入老龄化。现在的青壮年老了以后,就要靠蚂蚱这样的孩子来养活。我们的社会如果能够好好教育他们,他们就会成为创造高附加值的人才。他们人均的剩余价值高,才能分出相当的财富养活老年人口。我们的社会如果还象现在这样作孽,那么就像我说的那样,“民工的孩子永远是民工,盲流的孩子永远是盲流”。 “蚂蚱“们长大后,还是一个月挣六七百块,在贫困线上挣扎的人。怎么还有能力养活别人?现在的城里人一对夫妻只有一个孩子,许多夫妻根本不要孩子。老了怎么办?还是农民工给我们多生了几个蚂蚱。以后社会要靠这些蚂蚱们创造财富。骄傲的城里人啊,想想应该怎么对待他们吧。你们即使不为他们想想,也得为自己想想。 26、周振鹤(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教授): “幼吾幼及人之幼“是一句老话了,但现在做起来并不见得容易,农民工子弟学校的遭遇就是如此。改革以来,城市发展很快,有的城市的面貌几乎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在这当中贡献最大的是谁呢,正是那些进城的农民工。他们生活十分简陋,工资很低,还经常被拖欠。但这些还不是最难过的问题,最最难过的是他们的下一代的教育问题。 对进了城的农民工而言,他们看到了城市生活与农村生活的明显差距,有哪一个家长不希望他们的子女,能够通过学习知识来改变他们的地位与命运,但这些子女们的教育却是难以解决的问题,《草根儿》这本小说的写作就是希望能改变这种状况,呼吁有良知的公民来为解决这样的困境出谋划策,这些公民既包括你我,也包括一般的公务员与当权者。 我是一个从来没有在农村生活过的人,但也对农民的生活有粗浅了解,因为我在矿山里工作了十五年,而矿山的周围正是地道的农村。我受到这本书的感动,我想它也一定能感动所有关心农村农民与农业,并由此而关心国家的未来的所有人。 27、袁岳(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董事长): 蚂蚱这类孩子和我们是同时代的人,我们每个人有道义的责任,去关心他们的成长故事和需要。当我们的心里,也对蚂蚱这类孩子,怀有对自己的孩子一样的负担,那么,我们就知道我们该为他们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因此,我希望家长们好好读读这本书。 28、庄礼伟(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教授): 通过孩童的眼睛去披露弱势人群的生存状态,这是《草根儿》这本书的独到之处:因其纯真,所以蚂蚱们心中的疑问更逼近人世的本真;因其年弱,所以蚂蚱们的苦难命运更让人不忍;因其友善坚强,所以我们相信蚂蚱们终将会拼来自己的一片天。 29、胡锦光(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草根儿》这本小说,描写了我们这个社会最底层的一个特殊群体的生活实况,真实、感人。它除了能引起生活在我们这个社会中的其他层次的群体去同情他们、关注他们的命运,更能够催促人们去反思由人组成的社会怎样才能达到人与人之间、不同社会群体之间、不同社会阶层之间的和谐共处的状态,人类在一种怎样的社会状态下才能获得真正的幸福?因此,我们的家长与少年儿童,不可不认真阅读。 30、姜明安(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北京大学法学院宪法与行政法教研室主任): 《草根儿》是一本小说,是供我们和我们的孩子们茶余饭后阅读、消遣的书。 但是,这又不仅仅是一本小说和供我们消遣的书,作为研究今日中国问题的学者们,也许可以从这本书中获得某些问题或某些启示。 试想: 从事当代中国社会学研究的学者们如果不研究,不涉及当下中国人口中数以亿计的农民工及其子女的社会地位和生存状况,其研究成果的全面性、真实性和深刻性能有保障么?其成果的价值恐怕要打些折扣。 从事当代中国经济学研究的学者们如果不研究,不涉及当下中国人口中数以亿计的农民工及其子女的生产和再生产规律,其研究成果的全面性、真实性和深刻性能有保障么?其成果的价值恐怕要打些折扣。 从事当代中国政治学研究的学者们如果不研究,不涉及当下政府政策对中国人口中数以亿计的农民工及其子女的影响和农民工及其子女对政府的期望,其研究成果的全面性、真实性和深刻性能有保障么?其成果的价值恐怕要打些折扣。 从事当代中国法学研究的学者们如果不研究,不涉及当下法律对中国人口中数以亿计的农民工及其子女权益的保障现状和法律对当下农民工及其子女所处各种社会关系的调整现状,其研究成果的全面性、真实性和深刻性能有保障么?其成果的价值恐怕要打些折扣。 从事研究今日中国问题的各领域的学者们要研究当下农民工及其子女涉及的种种问题,读读这本非真人真事但却是真实的关于农民工及其子女现实生存状况的书也许是有益的。 31、周永生(外交学院教授): 关注弱势群体中的弱势群体——农民工孩子受教育的权利!他们就生活在我们身边,他们的孩子就像蚂蚱一样在破旧的工棚里玩耍或学习。即使风雨飘摇的旧厂房,租来的旧屋,也难以成为他们长期使用的校舍。我们无法让孩子选择出身,但是,因出身而带来的歧视和不公的遭遇会在小蚂蚱心中播下什么种子?我们不敢想象!卑微的小蚂蚱没有权利接受教育,没有起码的人格尊严,这对那些自视清高或处于上位的人来说,也许是不屑一顾的事情,但长远看来,社会动荡的祸胎将因此而酿成。 童心的世界永远是美好、欢乐和清朗的。这种童心保持越长,人的幸福指数越高。可惜,由于生活所迫,一些孩子过早地卷入了成人的世界,尽管他们依然用好奇、天真烂漫的孩提眼光看待成人世界,但成人世界的复杂程度是他们始料不及的。当成人世界的不公、虚伪和血腥扑面而来的时候,无情地打击、摧残了他们稚嫩的心灵。《草根儿》这部小说,正是以小主人公蚂蚱的观察和亲历,展示了社会底层农民工、农民工的孩子现时境遇的作品,是一部勇于面对社会问题,关心下层民众疾苦的力作。 32、蒋劲松(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 农民工的孩子,“秋后的蚂蚱”,最卑微的群体,最不幸的生活,就在我们周围,就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感知他们的存在,关怀他们的生活,就是在认识我们自己,关心我们自己的生活。他们在巨大磨难下顽强挣扎的生命力,会让我们的那些空虚、无聊和烦恼显得那么苍白和无谓。他们不幸,需要我们的帮助和关爱。然而,在《草根儿》里表现出的这种充满地气的草根力量,又是滋养我们灵魂的可贵营养。 33、郭巍青 (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教授) 如果要为农民工的孩子们做一点事,我很愿意给他们读一读《草根儿》,讲一讲书中小主人公蚂蚱的痛苦。每一个跟随大人出来打工漂泊的孩子,都是苦命的“蚂蚱”。大家如果一块儿分担痛苦,也一定能够一起改变不公平的命运。成年人也应该停一下匆匆的脚步,听一听蚂蚱的故事。孩子单纯,看到了多少人间不平,而他们幼小的双肩,要扛着多大的社会压力。我们从此要想,怎么做才能对得起这些孩子们单纯的眼睛和心灵。 34、葛剑雄(复旦大学教授、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 读了曹保印写的《草根儿》,我但愿这是小说。因为小说是可以虚构的,这或许只是作者根据自己媒体工作的经验编写出来的故事。但是读了作者的《后记》我才明白,尽管这的确是小说,现实中的蚂蚱们和他(她)们的父母乡亲或许比这样的故事还要凄惨。我想,作者之所以没有写成纪实作品,是因为他写作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暴露社会的创伤,而是要尽一位公民的义务。朱学勤将这称之为车薪面前的杯水,但众城成城,一杯杯水最终会熄灭车薪燃起的大火。何况蚂蚱们应该有美好的明天,所以我还是但愿这是小说。 35、李楯(清华大学当代中国研究中心教授、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社会政策研究所执行所长、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社会学研究所所长): 现在,我们的城市确实有了极大的改观,面对不断拓宽的马路、大片的绿地和数不尽的高楼大厦,老师对孩子说:这就是新的城市,日新月异,蒸蒸日上。但是,在城市中,还生活着另一些人,他们生活在城市中,而这个城市却不是他们的——这就是像这部小说中的蚂蚱一样的广大农民工子女。如果我们的孩子从小习惯了不平等,如果我们对这些熟视无睹,那么,这个社会就无和谐可言。 我希望童心是善良的,能像希望自己的生活美好、愉快一样,也希望别人和自己一样生活得美好、愉快,能为别人的不幸而落泪;希望良知不会随着时光的逝去和年龄的增长而衰减,不会使人变得麻木不仁。仁者,人也。仁者,爱人。因此,也希望我们民族的文化传承不至于断绝。 ——题曹保印小说《草根儿》后 36、萧功秦(上海师范大学历史学教授、上海交通大学政治学教授): 人们都说,经济发展使社会越来越开放,信息越来越流通,然而,事实却是,经济发展却使城市里的孩子对农村的孩子越来越陌生,彼此越来越隔阂,如果你是城市里的一位孩子的家长,就让你的孩子读一读这本小说吧,让你的孩子透过《草根儿》这本小说的打开的窗口,去了解那个他们从来无所知的真实世界。不要让他的纯真的同情心在缺少心灵滋润的世侩生活中过早地干涸。 37、邓正来(吉林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社会科学评论》、《中国书评》主编): 在“现代化范式”的支配下,国人关注的更可能是中国“都市化”浪潮中的城市居民的利益,而不太可能是中国“城乡二元结构”和“贫富差距结构”下的广大中国农民工子女之身体健康、受教育和生命安全的切实权利。而曹保印先生这本《草根儿》的小说,则会把我们的视线转向我们早就应该关注的、发生在我们周围的中国农民工子女的命运。

>草根儿

草根儿
作者: 曹保印
副标题: 中国首部农民工子女生命备忘录小说
isbn: 7505953427
书名: 草根儿
页数: 384
出版社: 中国文联出版公司
定价: 22.00元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