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俗天文学》试读:出版说明:一本非常“传奇”的书

《通俗天文学》 宇宙原是个有限的无穷。 人类恰好是现实的虚空。 只有那无端的数学法则, 才统治了自己又统治了一切。 ——金克木 出版说明 出版《通俗天文学》是因为它是一本非常“传奇”的书。 说它传奇,是因为它的作者西蒙·纽康(SimonNewcomb)教授是个传奇人物。美国总统林肯于1861年委任他为美国海军的数学教授。《大英百科全书》说:“纽康肯定是那个时代最显赫的天文学家之一。”而且,这位大名鼎鼎的纽康教授一生著作颇丰,涉猎广泛,绝对不是个把学问做死了的学究,而是深入浅出地把学问做活了的明白人。 说它传奇,是因为它的译者金克木先生是个传奇人物。金克木先生是靠勤奋自学成杂家的奇才,学贯东西、融通古今、博通文理、精通多国语言,而且健谈、多闻、敏锐。他对知识掌握深刻,见地独特。从本书的译文中我们可以发现,金克木先生的翻译让浩瀚的宇宙、神秘的星辰更加清晰明了地展现在我们眼前。 本书第三个传奇之处在于它的引进、翻译过程。当年金克木先生对天文学发生兴趣,遂选定此书着手翻译,并痴迷其间。为此诗人戴望舒特意到杭州西湖孤山俞楼去看望他,力劝金克木先生放下对星空的兴趣,转回语言研究。于是,世界上少了一位天文学家,多了一位语言大师。 除了这些传奇之处以外,这本《通俗天文学》能长销不衰的原因还有它文字的流畅、描述的形象、内容的及时更新。我们请了北京大学天文学系的吴飞先生和热诚的天文爱好者朱睿竑先生、段建新先生对此书进行了仔细的修订、更新,大量现代知识的补充能适应现代读者的需求,使这本《通俗天文学》在今日的夜空中仍能放射出耀目的光彩。在此,特意向他们致谢,也向那些默默致力于天文学研究、为我们提供广博知识的科技工作者致谢。读者看到的书中黑色的字,即是纽康教授著、金克木先生翻译的原文,而蓝色的字则是后来者做的工作。 最后,引录金克木老先生在1996年11月1日写的《闲话天文》(收在东方出版社1998年10月出版的金克木先生个人专集《庄谐新集》里)作为结尾: 清初顾炎武的《日知录》大概是从前研究学问的人必读的。记得开篇第一条便是“三代以上人人皆知天文”,举了《诗经》的例证。现在人还需要提倡“人人皆知天文”吗? 不过我仍然认为,至少是读书人,现在也是有点天文常识、看点通俗天文书为好。从我的微薄经验说,看天象、知宇宙,有助于开拓心胸。这对于观察历史和人生直到读文学作品、想哲学问题,都有帮助。心中无宇宙,谈人生很难出个人经历的圈子。有一点现代天文常识才容易更明白:为什么有些大国掌权者不惜花重金去研究不知多少万万年以前发生而现在光才传到地球的极其遥远的银河外星系、超新星、黑洞等等。这些枯燥的观察、计算、思考只要有一点前进结果,从天上理论转到地上实际,就会对原子爆炸、能源危机产生不可预计的影响。最宏观的宇宙和最微观的粒子多么相似啊!宇宙的细胞不就是粒子吗?怎么看宇宙和怎么看人生也是互相关联的。有一点宇宙知识和没有是不一样的。哪怕是只懂小学生课本里的那一点点也好。古时读书人讲究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我看今天也应当是这样。不必多,但不可无。 我还想提一点是近代和现代天文学发展历史的通俗化。这会有助于破除流行的不准确认识。例如日心说和地心说是早就有的,困难在于科学论证。哥白尼神父有了第一次大成功,但完成还在开普勒的算出行星轨道。尽管人已能飞出地球,行走在太空,但太阳系里还有不少难题。牛顿对神学是有兴趣的,科学和宗教是两回事。科学可以研究宗教,但不能消灭人的信仰。要用科学实验破除迷信也不容易,还需要破除迷信中的心理因素和社会因素,如此等等。要知道历史事实,知道科学进步非常困难,科学家是会有牺牲的。    我想现在一定出了不少讲新天文学成就的通俗易懂的好书,可惜我不知道。希望读书人不妨翻阅一下,可能比有些小说还要有趣。  

>通俗天文学

通俗天文学
作者: (美)西蒙·纽康
副标题: 和宇宙的一场对话
isbn: 7509001277
书名: 通俗天文学
页数: 231
译者: 金克木
定价: 30.00元
出版社: 当代世界出版社
装帧: 简裝本
出版年: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