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日神剑》试读:三 狙杀

丁三愣神呆呆地看着手里的三八步枪:“那……老总,当兵有啥好啊?” “当兵就当不了亡国奴,以后别人抽你嘴巴,那就掂枪整死他。”孙寒说着,其实他也知道,当兵有时也是身不由己,上头要是不许开枪,还不是一样被人欺负。 “那当兵管饭吗?”丁三怯生生地问。 “当然管饭,大白米饭管够,酸菜、粉条子可劲造。” 丁三下了天大的决心:“老总,那我就当兵吧。” 大伙看着这个瘦弱的小孩乐,其实大家都一样,好多人都是穷得吃不上饭才去当的兵。战争就是这样,为了活下去而去打仗,为了自己活下去,有尊严地活下去,也为了父母、兄弟、妻子有尊严地活下去,所以不得不打仗。 有些人放弃尊严,有些人甚至放弃了灵魂,出卖了灵魂。那个年代出卖灵魂的汉奸,其实还不如这个身材矮小瘦弱的丁三。 排里绕着河堤走到了下午,才看到一座残破的石桥。远远地,一小队鬼子也在朝石桥这边跑。孙寒眯着眼睛看了半天,让排里的兄弟尽快把伤员找桥头的几户人家安顿好,然后排里继续向后方撤。他让李雄明带一个班守住桥头,排里伤员未安顿好之前尽量拖住远处过来的鬼子。 此时排里经过河堤上的战斗已经减员到不足两个班,鬼子的战斗力的确很惊人,七个鬼子进攻孙寒的一个排,排里兵力在五比一的情况下,阵亡了八个兄弟,负伤六个,其中不能行走的重伤三个。由此可见,鬼子的单兵战斗力明显高于东北军。 如果再加上在城里损失的弟兄,孙寒排里在一天之内损失了十几个兄弟。 孙寒想到,现在更大的困难是不知道部队的主力在哪儿,如果找不到主力的话,像自己这样的小股部队根本没办法和鬼子抗衡。这时他感叹不该一时意气把部队留下来,自己孤身入城去找李雄明他们。 鬼子约十几个很快逼近了石桥,孙寒心里实在是捏了把汗。这么多的鬼子,自己能不能打得赢啊,如果打不赢那就要迅速撤走。但现在伤员还没安顿好,好几个重伤员血流不止,重新包扎需要时间。 此时李雄明的这个班只剩下了八个人,而且还要加上没有任何作战经验的丁三。利用短暂的时间,李雄明重点把三八步枪观瞄的方法和射击的要点向丁三交代了一遍,完了之后重重地拍了一下丁三的肩膀:“兄弟,你要记住一点,今天我们要是打不过鬼子,那就是死路一条了。反正豁出去了,别怕。” 李雄明把一个班分散布置在桥头的几所民房里面,里面的老乡看到他们要用自己的屋子做掩护打鬼子,好几户人家都怕房子给打坏了,心里都不太乐意。李雄明土匪出身,做事比较鲁莽,但这个时候倒是需要那股子鲁莽劲。他拿枪指着挡着他的老百姓,然后带着门小平推开窗户做好了战斗准备。 鬼子派出了三个人探头探脑地毛腰走上石桥,这次李雄明长了个心眼,他事先命令要是他不开枪,任何人都不准提前开枪。那三个鬼子很安全地走过石桥,其中一个鬼子朝对面挥手,后面的九个鬼子也放心地站起来朝桥上走过来。 李雄明注意到有个鬼子的步枪上挂着一面膏药旗,而其他的鬼子步枪上没有旗子,此外挂着膏药旗的鬼子腰上还配着牛皮手枪套,显然是这群鬼子的头。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李雄明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定住神瞄准了那个膏药旗鬼子。 这个鬼子似乎很有战场经验,他在行军的时候是把钢盔挂在身后的背包带上的,这样跑起来不累。而且他的背包也没有带臃肿的毛毯,比别人的背包轻便很多。前出侦察的鬼子示意很安全,可以过来的时候,他还是很机警地摘下钢盔戴上。他是来自仙台的二师团老兵,此前曾经在朝鲜担任过警备任务,刚刚调入二师团。 他从安静的环境里面却嗅到了一丝危险。这种安静的环境非常像平壤乡村射出冷枪的环境,当时他的指挥官就是被一发冷枪从马上打下来的。 此时桥面很安静,他戴好钢盔后快步从桥上跑了过去,就在他即将跑下桥的时候,不远处的一个窗户里面闪出一道火光。一发子弹准确地击穿钢盔把他打倒在地,他像根被伐倒的木头一样倒在桥上。 李雄明利落地重新上了一发子弹,远处的鬼子听到枪声后立刻卧倒寻找子弹打过来的地方。李雄明刚刚瞄上一个鬼子,那个鬼子在弯腰试图快速通过路口的时候中了一枪,趴在地上不住惨叫。 被李雄明瞄准的那个鬼子听到惨叫声抬头去看,李雄明心里说了句:“谢谢了。”手指抠动扳机,把抬头观望的鬼子打伤了。鬼子一眨眼就伤亡了三个人,但队形丝毫不混乱,而且没有想败退的意思。 他们很快收拢队伍,扶着伤兵退到河边,利用河堤的斜坡趴了下来。这个过程中李雄明又打死了一个鬼子,但剩下的鬼子已经发现了班里埋伏的屋子,一挺轻机枪泼水一样打过来。班里的兄弟片刻就被穿墙而过的子弹打死了两个。 出现伤亡之后班里立刻乱了阵脚,因为没有机枪,步枪根本没办法压制鬼子的火力。班里败退下来,李雄明几次想打掉鬼子的机枪手,但距离太远,最后只好带着兄弟们砸开后门撤下去。 排里此时刚刚把伤员安顿下来,孙寒看到撤下来的李雄明顿时一阵恼火:“赶紧回去,再坚守一炷香。”孙寒又带了几个兄弟把李雄明几个截了下来,孙寒沿着屋子外围布置了防线,然后自己带着人绕过屋子包抄到侧翼。 通过上午在河堤的战斗,孙寒从鬼子身上学到的一点新打法就是在正面防守的情况下,利用侧翼的火力威胁敌人。他领着四个兄弟快步跑了过去,结果迎面撞上了三个鬼子。 原来鬼子在刚才遭遇冷枪的情况下,一方面利用机枪火力进行压制,同时集中伤员和剩下的人手朝李雄明开枪,一部分人打算从河边迂回过去,从后面打。没想到在这里遭遇到孙寒的五个人,尽管是遭遇战,而且是三对五,但鬼子丝毫不慌乱。三个鬼子端着刺刀开始肉搏战,孙寒也顾不上掏手枪,立马一个战术动作准备和鬼子拼刺。 三个鬼子拼刺经验很丰富,三把刺刀把孙寒五个人杀得节节败退。其中一个矮胖身材的鬼子力气非常大,每个动作都异常凶狠。他瞅见个破绽,一刀扎进孙寒边上的兄弟的肚子。那个兄弟步枪没有配发刺刀,本来拼刺就吃了长度的亏,再加上拼刺经验不足,所以露出了破绽。 尽管身中一刀,但他死命抓住鬼子的枪管。矮胖鬼子有点慌了,刺刀在那个兄弟肚子里面左右豁开个大口子,但那兄弟死死攥住枪管不撒手。孙寒趁着这个破绽一刀扎在矮胖鬼子的脖子上。 现在变成了四对二,而且最勇猛的矮胖鬼子被孙寒干掉了,鬼子立刻落了下风。孙寒拿步枪前段刺刀上的护木钩挂住一个鬼子的步枪,那个鬼子力气没孙寒大,最后只好撒手,同时后退几步,从身后背包左侧抄出工兵锹。 孙寒挺身又是一个突刺,工兵锹鬼子侧身闪过,一手抓住孙寒的步枪,另一只手狠狠地举着工兵锹劈向孙寒。边上另一个兄弟将步枪磕上去,工兵锹顺着枪身劈在那个兄弟的胳膊上。孙寒立刻松开步枪,从腰间摘下手枪,此时鬼子举起铁锹劈在胳膊受伤的兄弟的脖子上,一股鲜血一下子喷了出来,是脖子上的动脉断了。 孙寒推上膛,举着手枪连开数枪,工兵锹鬼子捂着胸口倒在地上。剩下的那个鬼子也被三把刺刀刺得手忙脚乱,一个慌乱,两把刺刀扎在他的胸口。他瞪着眼睛,把腰上的手榴弹拉开弦,不顾刺刀还插在他身上,扑过去死死抱住一个兄弟。轰隆一声巨响,那个鬼子和黄老歪班上的一个兄弟同归于尽。 短短两分钟的遭遇战,五对三,没想到鬼子尽管都死了,但自己的手下又损失了两个兄弟,而还有个兄弟肚子被刺刀豁开了大口子,不知道还能不能活下去。 孙寒和剩下的那个兄弟把肚子受伤的兄弟抬了回去,路上看到了黄老歪,孙寒命令道:“立马把兄弟们集中起来。” 黄老歪扭头回去集中起排里所有还有战斗力的兄弟,刚才损失了五个兄弟,现在整个排里已经伤亡过半。孙寒大致计算了一下,现在鬼子只有不足半个班了,现在仍然是接近三对一的兵力对比。但问题是鬼子的机枪比较麻烦,要想办法把鬼子的机枪打掉。 “老李,你上房顶,我带着人从那边冲过去开火,逼迫鬼子把机枪火力转移,你一定要把他们的机枪打掉。” 李雄明砸开窗户,在另外几个兄弟的帮助下爬上屋顶。孙寒看他爬了上去,立刻带着几个兄弟沿着刚才包抄的路线继续冲过去。剩下的兄弟由黄老歪带着去引诱鬼子的火力。 孙寒从墙角探头看过去,时机应该差不多了,他定定神,招呼手下的兄弟开火。 子弹纷飞,鬼子立刻被吸引了过去。 李雄明此时身上只剩下四发子弹了,他瞄准远处河沿上鬼子机枪枪口的火光,嗒嗒嗒,机枪射击的声音清脆而连贯。李雄明一枪打过去,机枪声音哑了。李雄明长出一口气,没想到中枪的鬼子机枪射手挣扎着又扶起机枪开始射击,李雄明又开了两枪,分别打死了鬼子的机枪射手和副射手。 此时鬼子只剩下五个了,其中还有三个负伤的。孙寒和黄老歪从两个方向分别压了过去,鬼子最后剩的几个和孙寒他们进行了白刃战。

>逐日神剑

逐日神剑
作者: 张磊
副标题: 雪亮军刀前传
isbn: 7806739092
书名: 逐日神剑
页数: 376
定价: 29.80元
出版社: 花山文艺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