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女人》试读:三生修得同船渡 上篇

我走的时候有点像是逃跑。老齐和小陈非常认真地坚持到码头送我,他们和我并不太熟,算不上是朋友。把我托付给他们的那个人也不是我的朋友,都不是。后来东方号江轮又晚点了,我劝他们早点回去吧。我说得很客气,但是我的语气也应该能让他们感觉到,我更想一个人待着,他们让我很难受。你们不知道,我真的很难受呀。坚定角是个很小的码头,因为坚定角是个很小的地方,只有两艘刚刚油漆过的趸船。老齐一直把我的旅行包抱在怀里,站在趸船的甲板上,也不说话,就是不把包放下来。他的两只手臂一直很紧张,他不时地耸起右肩擦一下右脸,当我茫然的目光停留在他脸上时,老齐就朝我憨憨地一笑,说:下次再来玩。他已经说了好几次了,但是这一次还没结束呢,我想马上就能动起来离开这里,到随便什么地方去,先离开这里,然后我再想下一步该去哪。十天以前,我就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如果我继续在这个地方待下去,就会有麻烦找到我头上来的。我花了十天的时间才好不容易动身,我的动作太迟缓了。你不知道,我的预感从来没有错,每次我倒霉不是因为我没有预感或者预感错了,而都是因为当时头脑一热没有相信我的预感,或者就像这次一样相信了但是动作太慢。小陈也是个中年人,和老齐一样,我叫他小陈,是因为大家都这么叫。这里说的“大家”,就是指我在坚定角这个地方两个月来认识的有限的那几个人。小陈提着我的网兜,东张西望。网兜里有五斤当地盛产的那种鹅蛋橙,是坚定角镇广播站的一个女孩送给我的。前天晚上她让我作出选择,要么收下这五斤橙子,要么答应让她第二天到码头送我。我说她是一个女孩,仅是因为我乐意这么看而已,她的丈夫我也见过,是江对岸那个水泥厂的工人,绰号叫大胯,也属于前面说的那个“大家”的范围。江风很大,而且很冷,我看老齐和小陈的脸都给吹得有点发青,我想我的脸也好不到哪去。于是,我从网兜里掏出两只橙子请他们吃,再次劝他们回去吧。天色将晚,他们都是有老婆有孩子的人,我知道,而且他们的老婆都很厉害,我领教过,他们的家总有一些实在的事情需要他们去做的。我这里并不需要他们,真的一点也不需要。但是老齐和小陈只是把橙子破开吃了,还是没有采纳我的建议。我也没办法了,我顾自一个人到甲板的另一侧去站着,看着有些混浊的江水。我打定主意不再答理这两个人,如果他们看出我此刻很不高兴没有礼貌,我也不想去顾忌了。因为我确实很不高兴,而且有点莫名其妙地紧张。 这个月份长江的水位很低,码头这一段显露出一大片褐黄色的江滩。好几只木船就搁浅在江滩上,成为造型别致但很唐突的房屋。还有很多山里来的准备外出打工的妹子聚集在江滩上,打打闹闹的,要出门了,她们好像很高兴。她们也在等船,但是她们和我等的不是同一个方向的船。她们肯定是去下水,而我要去上水;她们是去打工的,而我到上水还不知道去干什么。所以她们可以高兴,我没有理由高兴。在一群欢欢喜喜的打工妹中间,我注意到一个中年男子腰杆挺得直直地盘腿坐在江滩上,目光平视着江面。他穿着一件旧蓝棉袄,脚边有一条扁担和捆扎好的被窝卷。他的面容非常憔悴,一点表情都没有,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我觉得他和那几只木船一样就像是搁浅在那里的。老齐和小陈站在我的上风头,他们觉得没事,就开始小声交谈起来,语调非常压抑。老齐还紧紧地抱着我的旅行包。我能听清他们的谈话,甚至可以闻到小陈嘴里的那股胃酸味。他们都在当地的编制不超过十人的党校工作,他们都十分清楚自己是国家干部,当然都是党员。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他们是决心走从政这条路的,不习惯冒险,和我不一样。但是我算是走哪条路的?小陈在说,党校行政班子最近要动一动,你听说了吗?老齐非常谨慎地证实了这一点。但是会怎么动呢?他们列举了好几种可能,并且一一地把它们否定了。我被迫觉得似乎更大的可能存在于他们的沉默中。小陈不止一次地提醒过我,党校的级别一般很高,比如中央党校校长就比清华大学校长要高。我转过身去,问他们,这里的船经常晚点吗?我的问话有些意外,他们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们谈得太投入了,看起来都有点气力不支的样子。他们没有看我,而是相互看看,好像先得决定由谁来回答我的问题。谁回答我的问题?老齐耸起右肩擦了一下他的右脸,说,晚点的事是有的,但是“经常”也谈不上。我问他,一般晚多长时间?老齐说,两个小时的有,半个钟点的也有,这就难讲了。主要看天气,有雾就麻烦点,小陈插了一句话。但是,今天天气很好呀,不是很好吗?那我就不知道了,船不来也没关系,正好就多待一天,明天再走嘛。大家都希望你多待几天的。他是这么说的:大家都希望你多待几天的。 我首先听到的是一连串纷乱急促的奔跑的脚步声,肯定是冲着我这边过来的。我连忙抬头四处搜寻,但是什么也没有看到。码头入口有一拨人在检票进站,不紧不慢,没有看起来和我有关的面孔。那声音更近了,方向更为确定。我猛一回头,看到三个男人从趸船的右舷窜出来,没命地向我这边狂奔过来。一个埋着头冲在前面,另外两个稍后一点。我看清了那三张脸,我都没见过。但是这三张脸以同一个速度向我扑上来的过程中,我几乎认为那确实是我担心见到的三张脸。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完全不知道。这时前面的那个男人一头栽倒在我的面前,后面的那两个随后就冲了上来。他们用膝盖压住倒地的那位,然后在他身上翻找着什么。那两个男人得意地站起来了,他们找到了一只皱巴巴的烟盒。他们掏出两支烟卷来,一人一支,然后把烟盒扔还给躺在我脚下的那位。后者骂了一句,也从地上爬了起来,掸掸身上的灰,从烟盒里也抽出一支烟来,把烟卷抹抹直,凑到那两个男人中间去。他们三个人都点着了他们的香烟以后,一起沿着左舷边走边拍来拍去地向另一只趸船过去。我缓过神来,却又意外地发现老齐和小陈正紧张地盯着我。我的心脏又突然加速跳了一阵。有什么好看的?我有些惊魂不定是吗?老齐迟疑了一下,然后抱着色彩艳丽的旅行包,向我这边走了过来。我跟你说,你不要着急。老齐说话时下巴往前一探一探的。上水船到万县峡口那地方反正都要停下来等,早晨七点以后才可以进峡口,所以你不管是早上船还是迟上船,都要到明天早晨七点多才能到万县,你知道吗?急也没有用,你赶到万县有急事?我对他摇摇头。万县我从没有去过,甚至我是第一次知道长江边还有这么一个地方。我要赶到万县去,是因为我买了一张去万县的船票。
1人

>看女人

看女人
作者: 朱文
isbn: 7208066639
页数: 364
定价: 25.00元
出版社: 上海人民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07-2
书名: 看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