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鲁晓夫回忆录(全三卷)》试读:引子

许久以来,我的同志们纷纷问起(岂止是问起,他们还建议)我是否打算撰写自己的回忆录,因为我和我这代人曾经生活在一个很有意思的时代:革命,内战,以及同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过渡、同社会主义的发展和巩固有关的一切。这是整整的一个时代啊。从入党之日起,我就有幸积极参加政治斗争。我始终担任一些选任的职位。关于卫国战争和国内战争、国内的事件,人们已经写得很多了。然而也有许多人都不明白的"空白点"。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也不明白。斯大林去世后,我们可以接触到我们过去不知道的档案材料,许多事情有了不同的解释。从前我们只是对斯大林盲目信任,因此在他领导下所做的一切,都说成是必需的,而且是唯一正确的。当我们自己开始稍微以批判的态度来思考时,就开始尽量根据档案材料来对事实进行检验。 许多人遇到我都问,我是否在写关于我所经历的时代的回忆录。大家都向我论证,我自己也明白,这是一个重要的历史时期,所以人们很想通过我这个亲自经历了这个时代并曾身居高位的人,来了解它。我希望下一代对于我曾经历的那个时代所发生的现象,能够亲自进行评估。这个时期十分重要,也很伟大,其伟大之处就是党在改造工业、农业、文化以及管理国家方面所成就的事业。同时,也干了许多有碍我们的发展的事情,假如没有这些事情,那就更是成绩斐然。 对于力劝我拿起笔来的同志们的忧虑,我很理解。再过一段时间,今天活着的人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可说是一字值千金。何况是那些曾经掌舵的人,舵轮曾使整个巨轮驶向我国政治社会生活的改革,并从而对世界发展产生巨大的影响。不过我只得在实际上无法利用档案材料的情况下写作。这实在太困难了,而且以我目前的处境,大概是办不到的。 我想做到十分诚实,在援引事实时,要让下一代(我就是为他们写的)便于核对。我将指出应当查阅的文献资料,以便更加详细地了解、核对和理解事实。凡是我认为下一代会特别感兴趣的问题,所有的事实都已经过核对并且如实地记录下来。可以详加查阅。眼下这些档案材料无法看到,不过它们必将成为大家的财富。甚至现在我就认为大多数材料并不是内部材料。 我想讲讲自己对一系列问题的看法,我凭经验知道,我们的下一代将会苦苦寻觅关于这个十分重要的时期的片语只言,当时我们曾经生活、创造和建立强大国家。这是靠我们的努力,靠人民、党和当时作为群众组织者的领导人的的努力。我很走运,我也是其中的一员,在不同的时期和不同的阶段,从我党最小的基层单位--基层党组织直到高级领导机关--党的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和主席团、部长会议主席和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的职位。我曾经参与许多重大问题的决策,曾参与将决策付诸实施,我曾经是这个重要时期的事件的参与者。因此我认为自己有责任讲出自己的看法。 我事先就知道,没有一种看法会使人人都满意,再说我也不追求这个目标。然而,我希望在以某种方式记录下来并作为给子孙后代的遗产留下去的诸多看法中,我的看法也为人所知晓。这些对于某些问题的看法中,有些彼此相同,有些则各不相同。这是很自然的,这里没有什么矛盾的地方,其实今后也是如此。真理是在争论中产生的。即使在一个党内,即使都站在一个共同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原则立场上,人们也会有不同的理解,在解决某个问题时也会有不同的细微差别。我生活在一个需要对某些问题的解决采取灵活态度的时代,我知道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甚至是相互对立的观点,这不会使我感到困惑。 我寄希望于那些将成为类似评判者的人。人民将会做出评判,他们将阅读这些材料,并做出自己的结论。我并不认为我所说的一定是真理。不是,每个人都会在某个时候对于某个问题上各种观点的比较中,去发现真理。这正是我所希望的。有人想对什么都搞一刀切,凡是不符合标准的,就统统宣布为异端邪说、胡说八道,也许甚至宣布为罪行,这是很荒唐的。让历史自己来评判,让人民来评判吧。 因此,对于读者可能在我的笔记中发现的不正确之处,我事先请求谅解。这是我的观点,我现在是这么看,这么理解,我也就这么写。我不想虚与委蛇,因此也不想隐瞒、不想掩饰、不想润色、不想美化我国的现实。它不需要这样的美化,因为它本身就雄伟壮观。因为我有幸生活在这样的转折时代,当时我们打破了建立在资本家地主基础上的旧生活,将它推翻,并且在新的理论和实践的基础上建设新的生活。 没有实践的理论是僵死的理论。我们曾经根据最先进的马列主义理论为实践开路。这是十分困难的,因此那个时期不可能不出现有意或无意的疏漏和错误。常言说得好,子孙后代定会原谅我们的,他们考虑到这是第一次试验。因此它是唯一的,至于第二次,那就是它的某种重复了。让人们在评判我们时,考虑到我们曾经生活和创造的条件吧。我们是先干,然后才开始写回忆录的,为的是不致遗漏我们党、工人阶级和劳动农民在我国历史上所创造的好东西,也不致重犯那些据说是代表党和为了党犯下的错误,我甚至要说是罪行。现已清楚,这是滥用权力。出现这种滥用的原因,二十大报告已经做了说明,二十二大报告中在某种程度上再次做了说明。我认为这方面所说的话都是正确的。我至今站在这样的立场上,正是从这样的立场出发来讲述伟大卫国战争前夕和战争期间的重要时代,然后在我精力允许的情况下依次讲述事件的过程,讲我当时的观感和理解以及今天的评价。 从何入手呢?我想应当从斯大林这个人物入手。为什么?这个问题到往后就会清楚的(如果我能够把事情做到底的话)。如果要马上多少做出解释的话,那么可以说,在斯大林去世前,我们以为在他生前所做的一切,都是绝对正确的,也是为了革命能够成活、巩固和发展唯一可以做到的。诚然,在斯大林晚年,党的第十九次代表大会以前,特别是代表大会刚刚结束之后,我们这些他身边的人(指我自己、布尔加宁、马林科夫,某种程度上也包括贝利亚)已经产生了一些疑虑。当时我们无法去验证。只是在斯大林去世之后(并非刚刚去世时),我们才有足够的党性和公民的勇气掀开帷幕,看看历史的后台。这时我才了解到某些事实,我想一一道来。1简单谈谈我自己

>赫鲁晓夫回忆录(全三卷)

赫鲁晓夫回忆录(全三卷)
作者: 尼基塔.谢.赫鲁晓夫
isbn: 7802303362
书名: 赫鲁晓夫回忆录(全三卷)
页数: 2776
译者: 述弢 等
定价: 198.00元
出版社: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06-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