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赛性学报告》试读:发生率与实施频率

总发生率 总人口中92%有过达到性高潮的自慰,大学文化的人中有96%,高中文化的人中有95%,高中以下文化的人中有89%。看来许多医生相信每一个男人在一生中的某个时候都有过自慰的说法不甚准确。有些人没有过自慰的原因很简单:他们没有足够的性驱动力。他们主要靠梦遗来达到性高潮,不会偏离此道去寻求其他什么释放途径。还有些人,尤其是下层青少年,没有过自慰是因为他们很早就有了异性性交合,不怎么需要其他释放途径。还有一些反应较迟钝和迟缓的人,无法通过自慰达到性高潮,第一次失败以后就不再尝试了。这些人就构成了那些比例相当小的无自慰的人。 在我们之前,有许多人研究过自慰现象。从1902年到1947年,美国至少有16位学者写过专著或专论。其中11篇的结论与我们近似,5篇的发生率比我们的低。从1902年到1937年,至少有3篇专论是研究欧洲人的自慰的,其发生率也与我们发现的近似,在85%到96%之间。我们有一切理由相信,那些关于较低发生率的研究报告必定是由于调查失真。我们必须理解,在某种群体中,自慰不仅是一种禁忌,甚至是被严厉镇压的对象。尽管许多大学生满不在乎地报告自己的自慰情况,但是许多其他群体中的男人,却总是讲完其他一切种类的性活动之后,才勉强吐露自己有过自慰。 另一方面,男性的发生率高,并不意味着女性也高。女性的资料将在本书下部《女性性行为》中讲到。前青春期的自慰男孩中有68.4%是通过自慰发生首次射精的,其余的是通过梦遗和异性性交合。各阶层的情况差不多,但青春期开始早的男孩中通过自慰的占72%,开始最晚的只占52%。 现在,几乎每个男孩在自己尝试之前,就都听说过自慰这件事了。在高中以下和高中这个层次里,很大一部分男孩都亲眼目睹过小伙伴自慰。但大学文化的人却会对此百思不得其解,因为在他们那个阶层里,自慰这一方法主要是男孩们自己发现的。当然,青春期初期一过,许多男性就再也没有机会目睹其他男性的性活动了。因此,男孩们通过目睹而引发自己的首次自慰,便是一个非常值得注意的现象了。女性更多的是自己独立地发现自慰方法,而且在此之前一点也不知道任何其他女性也有这样的活动。 许多较小的男孩仅仅依靠自己对自己的刺激,无法获得性满足。如有成人用成人中流行的方式来刺激他,他一般都会被唤起并达到性高潮。因此这类情况也应该归入自慰之列。 9岁以前开始自慰的男孩不超过10%,10岁以前为13%,即使考虑到成年人在回忆时有可能失真或者遗忘,10岁以前也不会超过16%。其余男孩大多在13岁前开始。在持续而有规律的性欲勃发出现之前,很少有男孩实际开始自慰。就是说,如果付出的努力得不到满意的回报,男孩们对自慰是不会感兴趣的。有些男孩很明白、很满意自慰带来的性高潮,但也有些根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无法用小伙伴们都懂的话来命名或描述之。男孩的自慰常常是几分钟的事,即使被打断,他也觉得足够了。也就是说,他既可以达到性高潮,也可以只是至少释放一些性的内在张力。一些男孩和许多成年人都回忆道,自己在具备实际射精能力之前,就获得了某种特殊的性高潮。 成年人发现小男孩自慰后总是十分苦恼,许多医生又添油加醋,去“治疗”小家伙的正常生物能力。我们必须在此讲清楚:根据我们数千例调查的数据,自慰无论对开始实施非常早的儿童,还是对开始于青春期或者更晚的男孩,同样都没有任何损害。 即使从社会价值的角度,我们也同样可以说,自慰开始早绝不会干扰儿童的心理平衡。倒是其他一些情况会造成他的心理失调,诸如成人发现儿童“手淫”后予以谴责或者惩罚,公开他的“丑事”,以及其他种种打破他心理安宁的做法。即使那些从不惩罚孩子的父母,也会因孩子的自慰而非常恼火,因为这些做父母的认为这是被禁止的,或者因为他们不习惯目睹任何形式的性活动。他们对此不知所措,只好大惊小怪,或者强作微笑,假装视而不见,或者神秘地“研究”起自己的孩子来。 这一切都会使儿童察觉到父母因此很苦恼,很伤感情,会使儿童认为性活动是一种与其他日常事务非常不同的怪事。这是因为儿童,甚至婴儿和幼儿,对其他人的反应特别敏感。如果儿童对自己的行为感到苦恼或困惑,他一生的个性都会染上焦虑和不安的色彩。这方面的例子,精神病学家和心理学家掌握得太多了。 做父母的如果想使孩子不对自慰产生苦恼,唯一的办法就是接受这种行为,既不使它显得有什么特殊或重要,又要使孩子明白,如果当着别人的面自慰,毕竟会招致社会的非难。当然,父母在家里对孩子所做的精心调节和适应,很可能被其他孩子或成人发现此事后所做出的粗暴反应所干扰甚至破坏。但是也有许多父母成功地帮助自己的孩子渡过了这个难关。他们使孩子逐渐认识到,在家里可以做的、父母也可以接受的事,在外面却不可以做,因为其他人“只是出于无法理解”,这样便培养了孩子灵敏的适应能力。 青春期的自慰 如果自慰开始于前青春期,那么它几乎将不可避免地延续到整个青春期内。对任何一个社会阶层的大多数男性来说,自慰是青春期初期最主要的性释放途径,并在此期内达到其频率的最高峰。如果他后来转向与他人的性接触,自慰频率就不会再如此之高了。 男性自慰的频率,因人而异相差甚大。有人从未有过,有人一生中仅仅有过一两次。有人长期以来每周平均有20次甚至更多,有人的高频率一直持续到结婚。也有人婚后直到老年仍然保持每周三四次。有一些人到70岁仍然有,但是不再有性高潮。有些频率高的人能比其他人高出几千倍。据我们调查,青春期初期的最高频率为平均每周23次,在20岁时最高为15次,在50岁时最高为6次,60岁时为两周一次。这里我们要再次重申:即使对这些频率最高的人来说,自慰也没有造成任何损害。同时我们也要说,较老的男性大多喜欢警告青春期男孩:如果你总是“手淫”下去,终有一天会带来某些损害的。其实这些老一些的人只是到了自己的自慰频率下降以后,才这样说教的,而且这种所谓损害,其实也并没有发生在他们自己身上。 在所有群体中,结婚后继续自慰的人数(发生率)并没有急剧直线下降,下降的只是实施频率。大学文化的人中,婚后继续自慰的人占69%,但是频率在婚后初期降为约两周一次,以后还稍有下降。不过低阶层情况有所不同。高中以下文化的人的发生率降为29%,高中文化的人降为42%,他们的实施频率不超过每三周一次。婚后继续自慰大多发生在夫妻分开的时期内。有些丈夫本已多年不再自慰,但离开妻子之时又会重操旧技,以求释放。大学文化的人中多有此事。有些时候,这种情况是由于妻子不想遵从丈夫的性交合频率,或者恰逢妻子怀孕、月经、生病之时。不过,也确实有些丈夫把自慰当做改换性生活方式,不考虑他与妻子的性交合次数是多还是少。 各阶层的不同情况自慰的发生率和实施频率,都以大学文化的人为最高,以高中以下文化的人为最低。后者中有些人只有过少数几次,有些只持续一两年。16岁时,已有16%的低阶层人停止自慰,20岁以后停止的人已达近40%。即使在十几岁时,自慰在所有性释放途径中所占的比重也不过29.2%。 大部分低阶层男性难于理解:一个成年人怎么会想到去“手淫”呢?尤其是他已结了婚,又和妻子生活在一起,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呢?这是因为低阶层社会中存在着对自慰的严格禁忌。人们都说“手淫”会使人发疯、生疮、体虚,或者带来其他种种生理危害,但是更多的情况下,只是由于“手淫”违反天性。低阶层中流行的性哲学就是:性行为有好有坏,做好的,反对坏的。上层社会广泛接受自慰,实际上也并非因为他们具有科学认识,只不过由于他们对婚前性交合的禁忌极其严厉而已。他们也并非更偏爱自慰而不喜欢非婚异性性交合,禁忌使然耳。 当然,与22年前相比,上层社会中的自慰更加自觉,人们更普遍地把它作为一种客观现实来接受,同时,真正以科学态度来对待它的人也有很大增加。下层社会的总态度虽然变化不大,但是其中的年轻一代开始得更早,有过的人更多,而且实施频率已是上一代人的两倍。自慰的技巧这方面个体之间差异极大。一般来说,实施者的目标都很明确,即通过刺激生殖器来获得性高潮和性满足。当然也有很少的人有意避免性高潮,但其中有一些只不过是推迟它的到来,从几分钟到一个多小时。大多数男性都尽可能快地达到性高潮,一般不超过一两分钟。某些人每次都能在半分钟左右达到,有时甚至只需10秒或20秒。有些男孩以阴茎去触摸床或者其他物品来自慰,但大多数人只有一两次如此。 令人惊讶的是,这种方法似乎只在某一特定社会阶层中流行,但是由于这方面的材料还不足,我们暂且不作定论。这样做的人一般是把这种自慰想象成真实的异性性交合。有一些门诊医生特别喜欢向求教者推荐此种技巧,据说可以防止发生性幻想,而且可以较好地过渡到日后实际的异性性交合。其实这种好心和好理论全无必要。我们的调查表明,大多数人都采用手刺激自慰,而他们全都适应了日后的异性性交合,并获得了完全的满足。我们倒是应该注意,一直采用这种技巧的男性,幻觉的恰是同性之间的性摩擦或者肛门性交。 尽管调查起来非常困难,不用特殊问询方法许多成年人就不肯承认,但是也有相当一部分人坦然承认,自己确实曾经尝试过自我口刺激,尤其是在青春期初期。根据别人的调查,它主要发生于类人动物中,人真正能做到的不过千分之一二。但是我们知道,在人类的性行为中,口刺激和生殖器刺激的联系非常密切。任何一个科学家都会并必须承认,任何一种口刺激都是人类这种生物的正常性活动的一个方面。因此相当多的男性都曾经试图自我口刺激,就根本不足为奇了。对口刺激行为的严厉镇压,只是某种文化的产物。 使用其他技巧的人很有限,主要是受教育水平较高的人中,那些想象力极为丰富和最不喜欢与他人发生性行为的人(以下关于另外7种技巧的论述均略去——编译者注)。大多数男性都一直只用一两种自己觉得很满意的技巧。 在自慰过程中,近乎全部男性都产生了性幻想,而女性中则少得多。我们这里所说的性幻想,是遵照精神病学和心理学对它的通行定义。具体的幻想形象是什么,要看实施者的主要兴趣何在,如一个喜欢两性性行为的人,就可能时而幻想自己在与异性性交合,时而幻想在与同性性交。当然,如梦遗一样,性幻想的具体内容与实施者的实际性行为可能有很大区别,不能据此推知。 许多人在自慰时,辅以观看自己的生殖器。尽管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根本没有任何同性性行为的意愿,但是这种方式确实可能具有某些这方面的意义。相当多(但不是所有)不完全同性恋者就是这样做的。某些绝对异性恋者则完全避免此类行为,而是在黑暗中进行, 以确保异性性交合的幻觉形象更加完美动人。 人们一直在争论:自慰到底是一种自恋过程,还是一种社会和交往行为?但他们没有考虑到:这只有根据实施者的个人意向如何才能判定。对某些人来说,只要幻想的时间足够长,幻想的具体对象足够逼真,那么他们就是在实际从事着真实的同性或异性的性交合,就是形成了性的社会交往。 与其他释放途径的关系一般说来,梦遗频率最高的人,自慰的频率就会低一些。但是另一方面,自慰频率高,却极少会降低梦遗频率。自慰与婚前爱抚女性,有一定正比例关系。但是由于这两种行为都是在上层社会中最多,因此这种正比例关系很可能并不是两种行为相互作用的结果,而可能是上层社会那种性哲学的产物。不过,手刺激生殖器的实践,确实可能给异性爱抚提供一些技巧。

>金赛性学报告

金赛性学报告
作者: (美)阿尔弗雷德·C.金赛
isbn: 7807001267
书名: 金赛性学报告
页数: 489
译者: 潘绥铭
定价: 49.80元
出版社: 海南出版社 三环出版社
出版年: 2007-5
装帧: 平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