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日本》试读:平安时代、平安京与怨灵

天应元年(公元781年,即中国唐德宗建中二年)四月,光仁天皇第一皇子山部亲王即位,成为第五十代桓武天皇。这一年,桓武天皇四十五岁。翌日,立三十二岁的胞弟早良亲王为皇太子。 桓武天皇与早良亲王的母亲是朝鲜半岛百济国移民,且仅是光仁天皇的妃子之一,原本与皇位沾不上一点关系,却因当朝重臣藤原百川半哄半骗说服了光仁天皇,才让体内流有百济国血缘的山部亲王,登上皇太子地位。 光仁天皇原本也是皇室旁系,因第四十八代称德女皇在位与过世后,朝廷始终一片紊乱,藤原百川趁机伪造称德女皇遗诏,硬让当时年已六十二岁的光仁天皇即位。也因此,光仁天皇对于藤原百川几近唯命是从,言听计从。 悲剧的开端 光仁天皇即位后的第三年(773年),藤原百川以“皇后欲咒杀天皇”之罪名,剥夺了皇后与嫡系皇太子地位,并将母子幽禁起来。同时让混血儿山部亲王递补皇太子地位。而皇后母子,也于三年后被暗杀了。 光仁天皇在位十一年,将皇位让给桓武天皇。此时,桓武天皇有个八岁儿子安殿亲王,按理说,皇太子应该是安殿亲王。然而,光仁天皇却下令让另一个儿子早良亲王当上皇太子,由此埋下日后兄弟俩同室操戈的种子。 说起早良亲王的一生,实在值得同情。十一岁时,因父亲不忍让他长大后尝受旁系皇族的苦楚,命他出家当了僧侣。二十一岁时,成为平城京七大寺之一的大安寺住持。他做梦也没想到,年岁已高的父亲竟然登基成了天皇,一夜之间,他的身份也由僧侣跃升为亲王,得了个“亲王禅师”的别称。二十六岁时,又掌握了东大寺全权。若非被父亲指定为皇太子,他其实可以成为与世无争的高僧,寿满天年。 桓武天皇即位后,在朝廷崭露头角、急速走红的是藤原种继。藤原种继是藤原百川的侄子,母亲也是朝鲜半岛移民。或许身世背景类似,桓武天皇极其重视种继,即位第三年,便擢升种继为从三品的中纳言。当时的官位依次如下:太政大臣→左、右大臣→大纳言→中纳言→参议,由此可见藤原种继的地位已非常之高。 早良亲王身边的重臣则是中纳言大伴家持,是反藤原派的中心人物。简单说来,藤原种继是外来血统的新兴贵族,而大伴家持是传统氏族贵族,双方当然水火不容。大伴家持也是三十六歌仙之一,除了忙于政治斗争,更在《万叶集》中留下将近五百首和歌,也是《万叶集》编撰者之一。 政治暗杀与冤屈 延历三年(784年),桓武天皇决定迁都。大概想利用迁都一事,重新构筑自己的政治势力。毕竟朝廷内仍有许多不满藤原百川派做法的名阀大臣。 翌年六月,桓武天皇命藤原种继负责建造长冈京,且命大伴家持到东北地方当镇守府将军。美其名曰镇守府将军,事实上是流放。当时东北地方是虾夷地,而所谓“虾夷”,指的是“化外之民”,不服从中央朝廷政令、独立自主的诸多部落。让六十七岁的大伴家持到这种地方,无疑是死路一条。果不其然,大伴家持因操劳过度,八月末过世。 一个月后的九月二十三日夜晚,藤原种继在巡视长冈京工事现场时,黑暗处飞来两支箭,射穿胸部,落马。第二天,四十九岁的种继也过世了。 桓武天皇失去宠臣,勃然大怒。凶手很快便抓到了,经过拷问,得知暗杀主谋者是大伴家持与早良亲王集团。事件发生后第五天,早良亲王就被幽禁在长冈京内的乙训寺。当然,这完全是冤罪,大部分后世学者均异口同声认为桓武天皇假借种继暗杀事件,在朝廷内进行了一场整肃活动,彻底排除了反对党。 早良亲王为了证明自己的无辜,绝食了十天左右。但同胞哥哥依然做下了流放淡路岛的判决。护送途中,早良亲王因过度衰弱,于淀川高濑桥畔饮恨而终。桓武天皇接到弟弟断气的报告后,漠然不动,不肯收回诏令,早良亲王的尸体就那样被运到淡路岛,以罪人身份,草草埋葬。 一个多月过后,安殿亲王登上皇太子宝座,成为天皇后继者。 多年来想让儿子成为天皇后继者的心愿既已达成,朝廷内唠三叨四的反对党也扫除干净了,桓武天皇这下可以专心进行新都营造、虾夷征服、重整律令国家等大事了。 怨灵显现 早良亲王过世后隔年的延历五年,桓武天皇宠妃藤原旅子的生母过世了。藤原旅子是藤原百川的女儿。这时,桓武天皇还没想到可能是怨灵作祟,只认为是岳母年事过高所致。然而,两年后,三十岁的旅子竟也撒手尘寰。 延历八年十二月,这回轮到桓武天皇的生母溘然长逝。三个月后,三十一岁的皇后也西归了。同年七月,另一位妃子紧跟着呜呼哀哉。这些后宫嫔妃,都不是长期卧病才过世,而是突然倒了下来,当天随即断气。以现代人观点来推测,很可能是脑溢血或心脏病之类的疾患,可是,对于一千多年前的古代人来说,这不是怨灵作祟,难道还会是什么? 同年九月,安殿亲王卧病不起。桓武天皇命京都七大寺所有僧侣夜以继日念经祈祷,依然不见效。俗话说:平日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桓武天皇想到上一代皇后母子的冤狱,想到弟弟于幽禁期间,一心请求自己听他的辩解,而自己却……越想越心慌,越想越卧不安枕。 这一年,桓武天皇命人到淡路岛清扫早良亲王的坟墓,并安置了专属守墓人。 可是,延历九年这一年里,夏季流行疫病,秋、冬两季又爆发痘疮,全国各地旱灾不断,病死、饿死的人数不胜数。 延历十年,瘟神依然猖狂,旱魃依然肆虐。八月,伊势神宫遭盗贼放火。安殿亲王的病情时好时坏。到了这个地步,桓武天皇再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了。本想摆脱平城京的种种血债,才选了长冈京当新都,料不到,在这长冈京里竟又惹来更跋扈张扬的怨灵。 延历十一年六月,桓武天皇终于命阴阳寮占卦安殿亲王的病症。阴阳寮占卦的结果是:这一切都是早良亲王怨灵在作祟。 平日内心便有鬼的桓武天皇,听到阴阳寮也将箭头指向早良亲王,马上派人到淡路岛整建弟弟的坟墓。不但在坟墓四周挖掘了护坟壕,更严禁在附近杀生。可是,早良亲王依旧夙怨不解。八月,京都豪雨不断,淀川泛滥成灾,长冈京成了沼泽城。 迁都“平安乐土” 第二年元旦一过,还未完工的长冈京便走向拆毁的末路。新都是“平安乐土”的平安京。这回的新都,汇集了当时宗教家、咒术者、阴阳师的意见,设计成封杀所有怨灵的咒术空间。北方有玄武“船冈山”,东方有青龙“贺茂川”,南方是朱雀“巨琼池”(1933年为了增产食粮,遭政府填拓),西方则是白虎“山阳”、“山阴”二道。玄武、青龙、朱雀、白虎,四神相应。 如此这般,延历十三年十月二十五日,新都还未竣工,桓武天皇便浩浩荡荡地迁都了。平安时代于焉开幕。 两年后,桓武天皇又发出诏令,在鞍马山建立鞍马寺,而鸭川本就有上贺茂与下鸭二神社,均在此时被封为王城镇守寺院与神社。鬼门东北方,则配置了阴阳师。日后,平安时代阴阳道大师安倍晴明的宅邸,正位于此。 可是,早良亲王的冤魂肯就此罢休吗?似乎不然。 延历十五年五月,皇太妃藤原带子骤逝。带子是藤原百川的女儿。由此可见,藤原百川当初卖力让光仁天皇、桓武天皇父子两代即位的目的,其实在于自己的野心。同一年,桓武天皇的宠妃之一也突然过世。事到如今,对桓武天皇来说,无论天灾或身边人病逝,全是怨灵在幕后作祟,都该算到早良亲王的头上。 延历十六年五月,桓武天皇派了两位高僧到淡路岛早良亲王的坟墓前念经谢罪。十九年三月,富士山爆发,火山灰整整下了三十五天。七月,桓武天皇终于追赠早良亲王为崇道天皇,同时也追赠了被藤原百川手下所暗杀的前代皇后,让她恢复身份,并正式将二者的坟墓改建为山陵。 此时已六十三岁的桓武天皇,对早良亲王的怨灵可说是全面降伏了,但似乎仍无法驯服自己内心的魅影。延历二十四年元月,又下令在淡路岛建立安抚崇道天皇怨灵的灵安寺。根据《日本后纪》记载,这时期的天皇,时常涕泗交加地向近侍忏悔自己对弟弟所做的罪行。三月,赦免并平反所有于种继暗杀事件时遭流放或抄家的罪人。四月,将早良亲王的忌日订为国定忌日。五月,于纪伊国(和歌山县)伊都郡建立了祭祀早良亲王的三重塔。 总之,直至延历二十五年三月十七日,桓武天皇结束他的七十寿数之前,始终费尽心思想镇抚早良亲王的怨灵。问题是,桓武天皇内心的那个魅影,是不是也随他到黄泉共为友了呢? 在日本史上,延历十三年(794年)至同治元年(1185年)约四百年期间,史称“平安时代”。不过,拜怨灵之祟而兴建的“平安京”,也就是今天的京都,却持续了千年以上。

>平安日本

平安日本
作者: 茂吕美耶
isbn: 7563367063
页数: 296
定价: 34.00元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07-10
书名: 平安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