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日本》试读:恶女药子

延历十三年(794年)左右,也就是桓武天皇迁都那一年,皇太子安殿亲王又迎进了一位嫔妃。此嫔妃是藤原种继的外孙女,母亲是藤原药子。根据正史《日本后纪》记载,这位藤原药子正是平安时代的“妖妇”,若用现代用词形容,便是“平安恶女”。 论辈分,药子是安殿亲王的丈母娘,但按年龄来讲,安殿亲王此时约二十一二岁,药子三十出头,嫔妃大概仅有十二三岁,以现代人眼光来看,安殿亲王会迷上丈母娘,似乎也情有可原。 不伦之爱与政治纠缠 药子当初陪女儿入宫的目的,很可能基于为人之母的情怀,担忧女儿禁不起后宫的钩心斗角。没想到,顾一顾二之余,干脆连床笫之乐也代女儿包办了。这样讲,或许对药子有点不公平,应该是安殿亲王先色迷心窍,命药子就任“东宫宣旨”职务,允许药子自由进出寝殿,日久生情,两人便发生男女关系了吧。 不过,药子或许也是为了振兴家门,而积极以“色”笼络安殿亲王。既然女儿可以获选为后宫嫔妃,想必药子也应该是个美人胚胎才对。 在此时期,先祖族谱可以回溯到神话时代、7世纪“大化革新”第一功臣中臣镰足的藤原家,已分裂为京家、式家、北家、南家,史称“藤原四家”。藤原百川与藤原种继都是式家一族,种继有一儿一女,女儿正是药子。种继遭到暗杀后,儿子仲成在朝廷失去靠山,失意过日。如今,外甥女成为皇上嫔妃,妹妹也入宫服侍,这一千载难逢的机会,仲成当然不会放过。事实上,仲成就是因为妹妹药子的关系,升官为参议。 桓武天皇听闻皇太子与药子的不伦消息后,怒不可遏,将药子逐出宫廷。然而,桓武天皇驾崩(806年)后,皇太子安殿亲王即位,成为第五十一代平城天皇时,随即将药子迎进宫内,并封她为正三品官位的“尚侍”,也就是后宫女官之首,地位仅次于众后妃。药子的哥哥仲成,也升任为中纳言。 平城天皇此时已三十三四岁,而药子已四十多岁了。一位是后宫满是年轻貌美的嫔妃,环肥燕瘦任君选的天皇;一位是在当时算是即将迈入老年的半老徐娘,且是膝下有二男三女的有夫之妇。按常情来看,即便恋奸情热,似乎也没必要只取一瓢饮。只是,男欢女爱本就无理可循,年老色衰的药子既然可以得宠,表示天皇与药子之间,除了色欲,应该还有更多外在条件所无法取代的情分存在。 天皇上任后第二年,药子与仲成便设下阴谋,让深得朝廷官员拥护爱戴的伊予亲王母子,死于冤狱。伊予亲王是平城天皇的异母兄弟,在三十多位兄弟姐妹中,特别卓越。药子兄妹俩怕其他贤明官员拥立伊予亲王即位,干脆先下手为强,拔去眼中钉。《日本后纪》中有一段记载:“药子善媚求幸,矫托百端,帝不知其奸,百司众务吐纳自由。”可见仲成与药子在朝廷内的势力。 安殿亲王即位后第四年,突然病倒了。《日本后纪》只记载是“风病”,后人推测可能是自律神经失调。四月一日,没头没脑传唤了弟弟,当下便将历代天皇传国之宝“三种神器”(镜、玉、剑)交给二十四岁的弟弟,退位了。这位弟弟正是嵯峨天皇。 药子之变 成为上皇的平城天皇,起初住在仲成的官邸内,日后命仲成在旧平城京建造宫殿。第二年,便搬到平城京了。结果,原本体弱多病的上皇,竟然不药而愈。坏的是,药子见上皇身体恢复健康,又开始蠢蠢欲动,枕边细语碎碎念,要上皇复位。不到四十岁的上皇大概也有点后悔自己过早退位,竟与嵯峨天皇作对起来。更坏的是,有些官员也搬到平城京上皇宫殿了,主要是藤原式家一族。简单说来,就是有两个朝廷了。嵯峨天皇所发下的敕令,平城上皇可以另发敕令撤销,致使朝廷乱成一团。 大同五年(810年),上皇竟然宣布迁都。意思是说,平安京不是正统朝廷,平城京才是真正的朝廷。这道诏令,逼使向来都让哥哥一步的嵯峨天皇不得不诉诸武力,再说,朝廷内藤原三家也忍无可忍了。首先,逮捕了前来传达上皇诏令的仲成,并处以极刑。上皇和药子得知此消息后,摒弃了平城京宫殿,动身前往东国(关东地方),打算择日举兵。然而,嵯峨天皇的行动更快,早派兵在奈良守候,阻挡其去路。 折回平城京的上皇,只有一条路可走:落发出家。药子则于三个月后,服毒自杀。这一连串事变,史称“药子之变”。 后世史学家对“药子之变”评价很高,正因为药子的存在,平安京才奠定日后千年古都的地位,朝廷也正式与奈良时代告别,步入平安贵族王朝时代。又因为藤原式家一族没落了,嵯峨天皇改为重用藤原北家,不但引发日后的摄关政治(外戚干政),更确立了百花缭乱的王朝女流文学根基。 虽然当时的世人与后世吾辈,均视药子为恶女,可是,我总觉得,她只是哥哥仲成的掌中政治工具而已。如果没有哥哥的存在,她应该可以同平城上皇共度琴瑟和谐的晚年才对。

>平安日本

平安日本
作者: 茂吕美耶
isbn: 7563367063
页数: 296
定价: 34.00元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07-10
书名: 平安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