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日本》试读:汉字,能这样玩吗

汉字,到底是哪个时代传进日本的?有关此一问题,答案众说纷纭。一般说法是4世纪中旬,但某些百科辞典却又标明是1世纪左右,更有学者坚持是秦始皇统一文字那时代,也就是纪元前200年的徐福传说时代。 总之,汉字传入日本后,抵换了日本原有的神代文字(神代,日本史前时代的专称),由于没有任何史料,神代文字是什么模样,已无法考证。但根据日本第一部史藉《古事记》的文字来判断的话,可以想见,于8世纪初,日本学者便已完全掌握了汉字的字形与字义。 记纪神话 《古事记》于712年完成,与720年完成的《日本书纪》统称“记纪神话”,简称“记纪”。二者虽都是日本神话的代表作,但因撰写者不同,书中人名称呼各行其是。例如神话中地位最高的太阳女神,《古事记》称为“天照大御神”,《日本书纪》中则称“日神”;而天照大御神的弟弟,也是出云众神祖先,在《古事记》中是“须佐之男”,在《日本书纪》中则是“素戋呜”。而《古事记》中的“倭建命”(“命”是敬称),在《日本书纪》中竟变成“日本武尊”(“尊”是敬称),连性格也迥然不同。这些人名的汉字写法虽不一,念法却都相同。 然而,无论《古事记》或《日本书纪》,正文都以汉字写成。《古事记》第一段第一行如下: 天地初发之时,于高天原成神名,天之御中主神。次高御产巢日神。次神产巢日神。此三柱神者,并独神成坐而,隐身也。 《日本书纪》第一段第一行则是: 古天地未剖,阴阳不分,浑沌如鸡子,溟而含牙,及其清阳者,薄靡而为天,重浊者,淹滞而为地。 原文均无标点符号。对日本人来说,读原文时,必须加上助词、补助记号与“音读”(古代中国南北朝时代吴音、隋唐时代汉音、宋朝时代唐音),才能念成日文。但即便加上补助记号,也必须再翻译成平假名“训读”(日语固有语音),现代日本人才看得懂。不过,对汉文圈读者来说,即便不用翻译成白话文,是不是也可以读出大致意义? 话虽如此,汉文圈读者也别高兴得太早,误以为可以读得懂日本古籍。接下来看看这一段: 夜久毛多都,伊豆毛夜弊贺岐,都麻微尔,夜弊贺岐都久流,曾能夜弊贺岐袁。 这是《古事记》中第一首歌谣。不要说是日本人了,恐怕连汉文圈读者也会读得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吧。其实,在这儿的歌谣汉字用法,与前述的人名用法一样,都是取汉字的音调自行拼成日语。 上述歌谣翻成正确汉字,应是: 八云立。出云八重垣。妻笼。作八重垣。八重垣。 翻成现代中文,便是: 云朵不停涌起的出云国呀。重重云朵环绕而形成大垣墙。宛如我想让吾妻居住的宫殿垣墙。真是壮观的云朵垣墙呀。 参照正确汉字与原文中的汉字,便可以发现“夜久毛”其实是“八云”(yakumo),而“夜弊”其实是“八重”(yae)。这种汉字用法,就算自认为全球最具权威的汉学家,大概也会如坠五里雾中。 简单说来,这时代的日本人,运用汉字时有两种用法。一是“以各种补助符号将汉文转为日语”,另一是“为所欲为地利用汉字拼成日语”。后者的典型例子正是成立于奈良时代末期、日本最古的和歌选集《万叶集》。《万叶集》中的文字称为“万叶假名”,意思是以汉字代替假名文字。 举例来说,《万叶集》第九四九首和歌,原文如下: 梅柳,过良久惜,佐保乃内尔,游事乎,宫动动尔。 有人看得懂吗?我完全看不懂,只懂得“梅柳”二字。翻成中文,便是: 梅柳过时久,惆怅惜春归,游于佐保内,宫阙发天威。 有趣的是,和歌一旁有译注,也是用汉字写成: 右神龟四年正月,数王子及诸臣子等,集于春日野而作打球之乐,其日忽天阴雨雷电,此时宫中无侍从及侍卫,敕行刑罚,皆散禁于授刀寮,而妄不得出道路,于时悒愤即作斯歌,作者未详。 比较一下和歌与译注,可发现译注文章百分之百接近正确汉文,而和歌与歌谣是挂羊头卖狗肉的汉文。难怪于一百多年之后,村上天皇必须设置专门解读《万叶集》的官署。 大和民族向来在积极吸收外来文化的同时,也会改造外来文化,使其脱胎换骨,成为自己的固有文化。汉字,正是一例。因为,目前的平假名与片假名,均是拆解汉字而来。

>平安日本

平安日本
作者: 茂吕美耶
isbn: 7563367063
页数: 296
定价: 34.00元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07-10
书名: 平安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