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果1993》试读:坐冷板凳

自从1993年1月8日那个大雪纷飞的夜晚之后,我们的商店正式开业了。我如同一个交了考卷的学生在等待成绩发榜一样,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可整整两周过去了,竟没有一个顾客进来。在那颇为僻静的街道上,偶然过往的行人甚至都不朝我们这家商店看一眼。尽管已是初春,大雪过后还是很冷,我却把店门大敞开,可除了一个路人进来问哪儿有厕所,就只进来过一个要饭的。我由希望变成失望,最后几乎绝望了。这折腾了好几年才刚刚开始做的“事业”,难道就这样夭折了?是我太超前还是地点太僻静了?是人们的观念太保守还是我这种构思太异想天开?我望着橱窗里为数不多的商品和街道上三三两两的行人发呆。 常言说得好,没有不开张的油盐店。等到第十六天,终于有人进来了。那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看样子好像是无目的地随便逛逛。他一边轻松地吹着口哨,一边打量着货架上的商品。当他终于看清楚这是怎样一家商店的时候,口哨声戛然而止,圆圆的口形半张着,冻得红红的脸上沁出细小的汗珠。那尴尬表情很是滑稽,事隔多年后我仍记得他那样子。我当时真怕他一转身走出店去,可他并没有走,而是在不断地看着。随着时间的不断延长,他那腼腆和略带几分害臊的表情也变得越来越严肃甚至有些庄重。最后他深深地点了点头,大大方方地从口袋掏出钱买了一盒 避孕套,一句话没说便转身走出门去,很快消失在华灯初上的街头。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我心里一阵发热,真想追上去请他留个姓名做个纪念。可惜他走得太快,留给我的只是一个穿着军大衣的背影。 终于开张了,这是商店的第一笔生意,一共是9元6角钱。我高兴极了,赶忙跑到隔壁包子铺买回一屉包子和大家庆贺一番,花了10块钱。 自从这家门可罗雀的“油盐店”第一次开张之后,几天又是没人光顾,我心里刚刚燃起那一点希望的火花又快要熄灭了。好心的朋友建议我到电视上打广告宣传一下,可我连开店的钱都是找别人借的,欠一屁股债的人哪敢想上电视打广告的美事。我只好缩在棉大衣里,抱着一本大黄页电话薄,给各个报社打电话,告诉他们我办了一家性商店,希望他们报道一下。可得到的都是模棱两可的回答,只有《北京青年报》的记者答应来看看。 那是一个春光明媚的下午,灿灿的太阳把我冰冷的小屋照得暖暖的,我见到了那位记者,是个大学没毕业在报社实习的小姑娘。她听我介绍情况,面色红一阵白一阵,羞怯之情一直挂在她稚嫩的脸上,这样年轻的小女孩怎能写出好文章呢。但既然人家来了,我们也要当贵宾来接待。我领她在店里转过之后,便开始回答她提出的问题,她一边听一边认真地在采访本上做着记录,那股子认真劲倒是很打动人。我也慢慢进入角色,把办性商店的理念定位和设想一一倒了出来。 几天后我在《北京青年报》的夹缝里看到了一则小消息:“中国第一家性商店开业,这家商店坐落在人民 医院门前,总经理文经风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年轻人。”短短的二十多个字在大块的文章和广告之间显得那么不起眼,而且字里行间没有一句赞扬之词。

>禁果1993

禁果1993
作者: 文经风
副标题: 我和我的性商店
isbn: 7506340348
书名: 禁果1993
页数: 249
定价: 17.00元
出版社: 作家
出版年: 20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