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是如何忘记历史的》试读:1

目录 第一部分 导论 第1章 一般性理论的局限 一般性理论学家、虚无主义者和经验论者 解释性统一的局限 一般性理论和复杂性 经济学中的一般性理论建构 为什么易货交易的一般性理论会造成 货币缺失 博弈论与逃避一般性 第2章 历史特性问题 特质和同质 被忽略的问题 过去的遭遇 规避这一问题的几个途径 尽管如此,问题还是重现了 相对主义与后现代主义 哲学的现实主义 我们这里所提出的观点 第二部分 19世纪:德国历史学派及其影响 第3章 卡尔·马克思和资本主义制度的特性 走进马克思主义 一般性的深层次理论 非纯粹性(混杂因素)的必要性 结束语 第4章 德国旧历史学派 创建与持续 永久的主题 作为一个有机体的社会 第5章 不列颠群岛的历史学派 爱尔兰的历史学派 克利夫·莱斯利的贡献 迁移到英国 第6章 旧历史学派在方法论问题上的失败 因果解释的必要性 持久的优点 第7章 奥地利:卡尔·门格尔和关于方法论 的争论 本质与偶然性的分离 门格尔关于货币起源的实例 奥地利学派的诞生 自然的和社会的 总结:方法论大争论的遗产 第8章 马歇尔和英国的方法论讨论 一切皆为马歇尔:他对于德国历史学派 的尊重 渴望事实:却不仅仅依赖事实 方法论讨论:马歇尔和英国历史主义者 融合性的学术团体 第9章 德国新历史学派的反应 古斯塔夫·冯·施穆勒的反击 马克斯·韦伯思想中的历史主义、个人主义 和主观主义 韦伯的理想型理论 沃纳·桑巴特的成就 最后一搏 第三部分 20世纪:从美国制度主义到历史研究的终结 第10章 索尔斯坦·凡勃伦与制度主义的创立 索尔斯坦·凡勃伦的思想革命 凡勃伦对经济教条的批判 凡勃伦的历史框架 凡勃伦、实用主义和知识 凡勃伦的失败之处 第11章 早期美国制度主义和历史特性问题 约翰·康芒斯的早期作品 罗伯特·霍克西的悲剧 美国制度主义的兴起 弗兰克·奈特、制度主义和 历史特性问题 弗兰克·费特和萨姆纳·斯利克特 被忽视的伊芙琳·伯恩斯 第12章 约翰·康芒斯的理论宣言 约翰·康芒斯和理想型理论 康芒斯和历史时期划分 衰落中的美国制度主义 美国霸权和平和美国的例外主义的终结 第13章 塔尔科特·帕森斯和非历史社会学的兴起 沃尔顿·汉密尔顿和克拉伦斯·艾尔斯的作用 在阿姆赫斯特学院的改弦易辙 塔尔科特·帕森斯在欧洲 向哈佛的迁徙 约瑟夫·熊彼特的作用和策略 帕森斯对于制度主义的攻击 一点哲学是危险的 对于非历史社会学的探索 帕森斯和菜昂内尔·罗宾斯 帕森斯对于“经济学帝国主义”的解放战争 帕森斯和阿道夫·洛 总结性评论 第14章 发生在伦敦经济学院的死亡与反革命 埃德温·坎南和阿林·扬格 走进莱昂内尔·罗宾斯 经济科学的性质和意义 拉尔夫·苏特的批评 弗里德里克·哈耶克的经济学中的 普遍主义 克娄巴特拉的鼻子 ——“历史发展中的偶然因素” 第15章 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和他所宣扬 的《通论》 《通论》的通用程度到底如何 约翰·梅纳德·凯恩斯、约瑟夫·熊彼特和经济政策 《通论》的战后胜利 “后凯恩斯主义” 第16章 空洞的普遍性的胜利 预测 理论的不可证伪性 理性的空洞通用性 无力的批判和错误的认同 对理性的解构 第17章 制度盲目和历史研究的终结 对市场的盲目 非制度性市场的危险思想 在企业问题上失足的盲目 内部市场的神话 将企业和市场合二为一 更多关于公司和市场混合体的神话 结论 第四部分 新千年:历史研究的第二次来临? 第18章 在社会学和经济学理论中存在 一般性规律吗 普遍市场的神话 供给和需求是普遍的吗 稀缺和竞争是普遍的吗 一般性领域中的试探性路标 人类学的范围 作为普遍原则的维持生存性倾向 第19章 财产、文化、习惯和制度 习惯以及思维与行?的源泉 难以琢磨的概念:文化 从习惯到制度 制度与文化:区别何在 生产和法律规则 法律规则总是不完全的 文化作为辅助性标准重新进入角色 就业合同的例子 结论 第20章 交换与生产:财产和企业 财产和合同的确立 生产、企业和组织 将劳动整合进企业 第21章 对于社会构成和抽象层级的一个注解 分析的五个层面 现实和分析:一些一致性原则 术语:“真实”或“理想”类型 第22章 历史问题的演化观点 历史的功能性痕迹 从“种群思维”到不纯粹原则 优势原则和突显概念 社会构成的初步划分 真实类型理论和过渡理论的含义 优势原则的应用 一些进一步的含义和结论 第23章 不借鉴传统的发明将举步维艰 经济学是什么 制度研究:THESMOLOGY 市场研究:AGORALOGY 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学 重建社会科学 附录 参考文献 索引 泽后记 历史是重要的,这部分是由于每一个复杂的有机体、每个人和每一个社会都带有过去的痕迹。演化建立在历史残存的基础上,这些残存会阻碍当前的行动。我们祖先做出的选择很难被消除。例如,现代高速火车所用的铁路衡量标准根源于两千多年前马车所使用的车轮尺度。现代的铁路设计所采用的一些标准继承了不合宜的古代运输方式所使用的标准。在技术与风俗演进中存在“锁定”(lockin)和“路径依赖”(pathdependence)的其他例子,这在社会科学中已被人们所熟知。① 如果历史是重要的———至少在社会发展具有路径依赖特性这个意义上———那么我们在分析问题时就必须探索过去的特定事件。虽然我们可以保留一般性的原则或指导方针,但是对特定事件、结构和环境进行详细分析还是有必要的。如果在这一意义上历史是重要的,那么一般性理论就有它们的局限性。一些被广泛引用的关于技术锁定的例子如此具有争议,原因之一是:路径依赖削弱了一般性理论的魅力。② 对比而言,如果我们拥有一个关于社会-经济构成与变迁的充分的一般性理论,那么在广泛的应用领域内就可以用它解释任何情况。特定的情况会仅仅作为数据进入这一理论之中。将不再需要特殊的理论。一个关于经济行为的一般性理论的获得,使得以历史为界限而划分的理论成为多余。一个单一的理论框架就可以囊括所有的可能性。这正是一般性理论的魅力所在。③ 然而,我要说明的是,这样的目标是不可能实现的,至少在社会科学领域是这样。建立一般性理论的愿望迫使科学家们简化并推翻他们所努力追求的真正的一般性。人们对一般性理论的迷恋,部分地导致了在现代经济学和社会学中存在一定程度的忽略历史的现象。本章将讨论这一问题的本质。本书认为,一般性理论在社会科学中只有有限的作用。具有历史特征的特定理论仍应拥有其一席之地。 可是,好几个世纪以来,科学家们一直对一般性理论羡慕不已。古希腊人寻求自然界的共同模式和对称性。毕达哥拉斯观察铁匠工作时发现不同长度的铁棒在锤的敲打下会发出不同音高的声音。声音与长度、音乐与度量的概念被融合了。几个世纪之后,在现代社会的初期,牛顿建立了关于运动的一般性定律,这些定律既可以解释从地面抛出的物体的运动,也可以解释天体的运动。1820年,汉斯R26;克里斯琴R26;奥斯特(HansChristianOersted)观察到流经电线的电流会使附近的指南针转向,从而发现了前人从未发现的磁与电之间的关系,并且启发了发电机的发明。迈克尔R26;法拉第(MichaelFaraday)致力于发现光、热、磁与电之间的联系,并且建立了一个关于电磁辐射的统一性理论。后来,能量和质量在阿尔伯特R26;爱因斯坦(AlbertEinstein)的相对论中得以统一。物理学现在依然努力在用一个共同的框架来解释各种不同的现象。科学在努力实现统一:它致力于发现一般性理论。统一的目标贯穿于科学历史之中,并且启发了诸多成就的诞生。 科学中的许多创新都归功于将不同的现象整合进一个更一般性的科学框架之内。科学哲学家们已经正确地认识到了统一性解释的力量和价值。例如,保罗R26;萨加德(PaulThagard,1978)与菲利普R26;基契尔(PhilipKitcher,1981,1989)正确地指出了统一性解释在自然科学的发展中发挥了巨大作用。同样,克拉克R26;格利穆尔(ClarkGlymour,1980,p.31)论证说,科学中成功的解释都具有这样一个特征,即它们“消除偶然性,实现统一”。我们不应该低估统一性解释的重要性和可能的价值。 需要强调的是,本书的论点不是反对一般性的力量或价值。虽然一般性理论建构永远不可能足够,但是一般性陈述却不仅是必需的,而且是不可避免的。本书也不是要低估经验性工作的价值。本书真正关注的是,经验主义和演绎的一般性都有它们的缺点,而且还具有一些共同的错误假设。因而,试图走中间路线的任何努力都可能具有两者各自的局限。我们必须找到一个更为深刻的观点,不仅要认识到一般性理论的重要作用,也要认识到它们的局限。需要某些类型的中层理论———借用罗伯特R26; 默顿(1968)的术语———来架通一般性理论与经验工作的桥梁。在现代社会科学中,许多有价值的工作大体都是这种类型。然而,问题是,相对来说方法论支柱和元理论论证都没有被开发出来。 本书的第四部分也是最后一部分,对具有历史敏感性的经济学的发展提出一些建议。我们必须强调,这里所提供的仅仅是初步的建议,而不提供完全的理论。那些期待这样一种理论的人一定是误解了本章前的15章内容。具有历史敏感性的经济学已经走过了超过160年的艰难发展历程,却在其最后的60年中几乎完全放弃了对这一问题的探讨。我们第一个重要的任务是简单的:将这一问题重新提到经济学和其他社会科学的研究日程上来。那些期待快速解决方案的人们没有理解,在现阶段建立任何新的基础理论需要经过多少努力,经历多少苦难。他们忽略了历史本身的分量。尽管如此,在以上历史论述的指引下,我们可以在余下篇幅所提供的有限空间里,努力将分析推进得尽可能远。由于存在这些约束,我们不可能全面讨论所有的相关发展,讨论中的某些部分不可避免地是概述性的,或是不完整的。 大多数经济学的错误是,将市场经济的非制度化的基本原则视做普遍的。与市场相关的概念,诸如稀缺、竞争、供给和需求被作为分析任何经济体系的基础。我们这一章的观点是:虽然所有社会学分析和经济学分析都必须利用非历史的和超历史的概念,但是我们必须谨慎地选用它们。特别是,如果我们错误地将适用于一个系统的范畴———例如一个以市场为基础的经济———应用于另一个不太适合的系统,历史分析就被曲解和削弱了。认识到这一点,我们将分出精力来考虑一些基本的普遍原则和思想,这些原则和思想可以应用到更多的社会—经济系统之中。 我们从讨论交易和市场的历史特性入手。从这一优势出发,就有可能判断许多概念,诸如稀缺、竞争、供给、需求等概念的一般性程度。

>经济学是如何忘记历史的

经济学是如何忘记历史的
作者: 杰弗里·M·霍奇逊
副标题: 社会科学中的历史特性问题
isbn: 7300086942
书名: 经济学是如何忘记历史的
页数: 504
定价: 59.00元
出版社: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08-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