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拉德论施拉德》试读:影评

和戈达尔、特吕弗、里维特的早期影评一样,施拉德的电影评论也有着双重意义:一是让人更好地了解电影史,二是让人更好地了解他将来会执导的那些电影。如今重新挖出这些文章来看的读者,大部分抱的都是第二个目的,但是,正如我在序言中所坚持的,这种回溯性质的线索寻觅,反而会令你的注意力远离那些文章本身的价值。 这里挑出来的施拉德早期影评,体现的是一种多样性。为《洛杉矶自由媒体》写的《逍遥骑士》影评,即那篇令他被该刊解雇的文章,便很好地说明了这位年轻影评人逆大势而行的想法。《扒手》(Pickpocket)的影评以及关于伯蒂彻(BuddBoetticher)的文章都触及一些在《超验风格》中他花大篇幅讨论的观点;关于伯蒂彻的那篇文章,还为我们勾勒出了他身上一些与作者论相逆的观点。 关于罗塞里尼和佩金帕的那两篇文章,不仅是对他喜爱的两位导演的个人研究,也是施拉德那种传播福音的精神的很好例证,我们可以看出他为那些被忽视或被误解的导演创造舆论或拨乱反正的努力。《黑色电影笔记》则是关于这种电影类型的一次开拓性研究,表达出施拉德心中对当时美国电影评论中的社会学偏见的不满。《观点的诗意》(这也是施拉德心目中的个人最佳作品)很详细地解释了那段"将我的世界一举颠覆"的经历:发现"伊姆斯的美学思想,为一个一直以来令人震惊的反知性的媒介带来了一种全新的认知方式"。 如果说是伊姆斯最终令施拉德成为导演,那么,就他最终会成为哪种导演这个问题其实早就有迹可循。来自布烈松的影响被多次提及;这些文章中还提到了一些并不那么出名的大师。一方面,施拉德受到《路易十四的崛起》(被当时大部分影评人看作"冷酷"、"无聊"的一部作品)那种知性疏离的吸引;另一方面,《野战群》(TheWildBunch)也吸引他,这是一部"利用暴力令观众兴奋,然后又用更多暴力来对这种兴奋做评论"的电影。将这些看似相左的东西捏合在一起的尝试听着不就很像是一部施拉德作品吗? 至少,《黑色电影笔记》中的一段话,听上去就像是直接预示了施拉德笔下最痛苦的男主角:"……是1949年至1953年的精神病行为和自杀冲动的时期。黑色电影的主人公们,在经历了十年的失望情绪重压之后,开始发狂了。"查韦斯·比克已经离我们不远了。

>施拉德论施拉德

施拉德论施拉德
作者: [英]凯文·杰克逊 编
isbn: 7563374221
页数: 394
译者: 黄渊
定价: 35.00元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08-4
书名: 施拉德论施拉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