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个孩子》试读:4

“天知道是什么。”海蕊语气苦涩,毫无玩笑之意。她问:“我要怎样撑到七月?”语气胆战震骇:“我真的办不到!实在不行!” 大家(包括大卫)认为她是累坏了,因为这胎与上一胎隔得太近。大家必须提振她的情绪。她只能独自承受煎熬———她很清楚只能如此。她并不埋怨家人无法感同身受,因为她也才慢慢被迫接受现实而已。她变得沉默、愁苦,怀疑所有人,怀疑大家对她的观感。唯一的缓解之道就是不断地动。 如果一帖镇定剂能让她的敌人———这是她现在对腹中那个野蛮东西的观感———安静个一小时,她就尽量利用时间努力捕捉睡眠,保有它、吸收它,接着又是一跃而起,因为胎儿醒了,开始拳打脚踢,让她痛苦不适。这时,她会打扫厨房、起居室、楼梯,清洗窗子、橱柜,激烈运动身体抵御疼痛。她坚持朵拉丝与艾莉思让她工作,当她们说厨房不必再刷洗了,她回说:“厨房是不必刷;但我有必要刷洗。”吃早饭时,她已经工作了三、四个小时,看起来憔悴狼狈。她载大卫到车站,又送两个孩子上学,然后将车停好,下车走路。她会一连数小时奔走在陌生街头,直到发现自己引人议论为止。然后她开车出城,到附近的乡间道路快步疾走,几乎像奔跑。开车的人吃惊地回头望她———一个急奔的女人、脸色苍白、头发飞扬、嘴儿张开、大口喘气、两手紧紧抱住肚子。如果他们停车想要帮她忙,她会猛摇头,快步跑开。 时间流逝。虽然她现在被禁固在一个与身边人大不相同的时间表里(也和一般孕妇不同,她们的时光缓慢行走,蕴藏一个生命的成长日志,而她的时光却是隐含痛苦与无尽忍耐),但,时间毕竟还是过去了。鬼魅与妖怪占据了她的脑袋。她常想当科学家做实验,将两种物种不同、体积也不相等的动物混接在一起,其结果,就是现在她这种可怜母亲的感觉。她幻想自己体内藏着恐怖的混合怪物,真实得令她寒颤。大丹狗(或德国狼犬)与小猎犬混合的产物;狮子和狗;拖车马与小驴子;老虎与山羊。 有时,她深信是动物的蹄子或爪在割刺她体内的柔细组织。下午,她到学校接小孩,稍晚,去车站接回大卫。吃晚饭时,她不断在厨房里走动,饭后,她叫孩子看电视,她则爬上三楼,在走廊来回疾走。全家人都听到她笨重而快速的步伐从楼上传来,不敢相视。 时间流逝。真的过去了。怀孕七个月时,海蕊的状况稍好,那是因为她服用了大量的镇定剂。她惊骇地发现自己与丈夫、母亲、艾莉思,还有孩子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她开始每天只计划一件事,那就是下午四点海伦与路克放学后到八、九点上床前,这段时间,她要尽力表现正常。镇定剂对她似乎没有发挥作用,她以意志指挥它不来影响她,只对胎儿———这个让她陷入生存苦斗的东西———发挥作用。在那数个小时里,它很安静,如果它出现苏醒迹象,开始殴打她,海蕊便再吞一颗镇定剂。 全家人都十分高兴她恢复正常;因为她的刻意安排,使他们忽略了她的紧张与疲累。

>第五个孩子

第五个孩子
作者: 莱辛, lessing, D.
isbn: 7305053732
书名: 第五个孩子
页数: 181
译者: 何颖怡
定价: 20.00元
出版社: 南京大学出版社
装帧: 精装
出版年: 20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