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个孩子》试读:8

不久(比预产期约提早一个月),阵痛开始。一旦她开始阵痛,生产就很快。朵拉丝打电话给人在伦敦的大卫,立即将海蕊送到医院。这是海蕊首次坚持到医院生产,让大家都吃了一惊。 当她送抵医院时,开始强烈阵痛,她知道比以往任何一次生产都痛。胎儿好像要从肚子里打出一条血路来。她知道她里面一定青紫瘀血了———她知道;她的体内铁定有一大块瘀青,但是没有其他人知道。 当大赦的最后一刻来临,她忍不住大喊:“感谢上帝,感谢上帝。终于结束了。”她听到一位护士说:“这可是强悍的小家伙,你看看。”然后另一个女人的声音说:“骆维特太太,你清醒吗?醒过来,你先生来了,亲爱的,你生了个健康小子。” 布莱特医师说:“真是个小摔跤手。生下来挑战全世界的。” 她吃力抬起身来,因为下半身酸得动不了。他们把孩子放到她臂弯里。十一磅重。其他孩子都不到七磅重。他浑身结实,身躯棕黄,个儿很长。他用脚踢挤海蕊的腹侧,好像想站起来。大卫说:“真是个有趣的小家伙。”话声有点沮丧。 他不是漂亮宝宝。应该说,根本不像个小宝宝。他的肩膀厚实,背儿隆起,躺直在那儿都好像蜷曲着身体。额头很宽,从眼睛往后倾斜到头顶。头发模样奇怪,头上有两旋,从那儿形成一个V 字形(或三角形)往下一直长到额头,额前的头发往外窜,一团粗硬的黄发,两旁和后面的头发则贴着往下长。他的手又厚又重,手掌心有一团肌肉。他睁开眼,直直望着母亲的脸。 那是专注的黄绿色两球,好像两块肥皂石。海蕊一直等待与这个她深信企图伤害她的“东西”面对面,但他的眼神陌生。她的心揪了起来,可怜的小怪物,他的母亲这么讨厌他……她听见自己故作轻松却显得紧张的声音说:“他好像小侏儒或小妖怪什么的。”然后她抱抱他,企图修好。但是他的身体又硬又重。“别这样说,海蕊。”布莱特医师对她恼怒了。海蕊心想,布莱特医师曾帮她接生过四个孩子,每次的经验都那么美好,现在却对她板起老师面孔。 她拉开衣服,让孩子吸奶。护士、医师、她的母亲与丈夫站在一旁注视,脸上挂着此种场合应有的笑容。但是丝毫没有欢庆、大功告成的气氛,也没有香槟,相反的,每个人都心怀忧惧与紧张。强烈的吸吮反射,硬邦邦的牙床狠狠钳住她的奶头,她皱眉了。孩子抬头看她,用力一咬。“哎呀,”海蕊努力挤出笑容,把孩子的头拉开。 护士说:“再试一下嘛。” 孩子没哭。海蕊把他抱高,用眼神命令护士将他抱走。护士紧抿着嘴以示不满,抱走孩子放入小床里。他没抗议。这个孩子打出生就没哭过,或许呱呱坠地的一刹那,他曾发出一声抗议怒吼,可能是吓一跳吧。

>第五个孩子

第五个孩子
作者: 莱辛, lessing, D.
isbn: 7305053732
书名: 第五个孩子
页数: 181
译者: 何颖怡
定价: 20.00元
出版社: 南京大学出版社
装帧: 精装
出版年: 2008-1